之二 煉

在夢裡,我還可以看見與你整夜不睡的瘋狂;
醒來,那十五頁曖昧至今也不過是個玩笑。

在夢裡,我還可以想起妳大方的擁抱;
醒來,絲毫不帶情分的漠視冰冷有如嚴冬。

在夢裡,我還可以感覺到他外套上的溫暖;
醒來,他人在何處我根本不知道。

在夢裡,我還可以聽見她對我所唱的「當你」和「童話」;
醒來,我卻看見自己雙手染滿帶有她真心的鮮血。

在夢裡,還可以想起那十指交扣、輕柔觸吻;
醒來,只剩下當時無法放過自己的心酸,與永遠問不出的話語。

在夢裡,我還可以聽見那個令我無奈的暱稱;
醒來,不耐煩與刻意忽略卻清楚寫在臉上。

在夢裡…。
永遠不要清醒,多好?

如果不能長久,相戀一旦成為過往,只會成為相煉。

就算說著「我們還是朋友」,但是心裡都清楚,
在午夜夢迴的時候,原本被填滿的空缺會開始侵襲自己,
直至下一個身影的到來。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