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


「進入這一帶之後,大家要多注意一點!」絳雲白著一張臉,緩緩的朝另一條小徑走去。

「絳雲,你要上哪去?正門在這兒呢!」霓月停下腳步,伸手指著前方不遠處的龐大建築物。

看著絳雲的舉動,此時昊憑著身為殺手的第六感,覺得好像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分家的人知道我們來了?」魔族真如此神通廣大?還是…不,希望只是他多想了。

「我不確定,可是照現況推算起來機率還滿大的。分家裡有位『預言者』具有看見未來的能力,但聽說他看不清與事件相關的人的面貌,只知道未來大概會在某個時間點發生什麼事情而已。」絳雲揮了揮手,意示他們先走再說。

「我們之所以不走正門,昊先生方才說的確實是原因之一,但主要原因是…。」他該不該說?絳雲猶疑了一會兒。

「是什麼?你快說阿!」都已經到門口了,絳雲到底在溫吞些什麼?!面對近在咫尺的分家,霓月似乎有些沉不住氣。

「呃…小姐,妳應該沒聽過有人偷襲的時候是走正門的吧?」

「我們是登門尋仇,不是偷襲!」

「絳雲,有話就直說,不需要這樣敷衍我們。還是…」這一路走來昊持續地聞到一股血腥味,雖然原先只是淡淡的,但越接近分家本營這氣味就越濃厚,甚至到令他作嘔的程度。他們倆個人為什麼都沒發現?
「你正在猶豫要不要領著我們走向早已設好的陷阱?」看絳雲那副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模樣,說到底心中還是效忠分家主子是嗎?昊眼神銳利的盯著絳雲瞧,似乎想看清此人是敵是友。

「我…」正想說出真正原因的時候,卻被另一道聲音硬生生地打斷。

「絳雲才不會做出背叛我們的事情!你怎麼可以隨便懷疑自己的同伴?!」霓月突然衝到昊的面前,展開雙臂作勢將絳雲護在自己身後。

「為什麼不行?!人心難以捉摸的道理妳不懂嗎?看來妳得再回去教育教育一番。」為什麼她總是護著別人,難道她不能偶爾站在他這一邊嗎?昊冷哼了一聲。

「我和絳雲是一家人,我沒有理由去提防他!」她常常從哥哥那聽到絳雲的事情,所以她很清楚他的為人如何。昊這樣懷疑絳雲等於是在懷疑她和她哥哥看人的眼光。

昊突然替自己前一刻萌生的想法感到好笑,他們才認識多久?「那妳的意思是…我才是需要被提防的人?」對她來說他才是不能隨便相信的外人吧。

「家人」,對昊來說只是個名詞而已並沒有實質上的意義,他不曾擁有過…所以他不懂霓月為何會如此相信絳雲。但他的心中突然閃過一絲的苦澀,不禁想問他和師父是「家人」嗎?

「我…」昊的話讓她頓時語塞,張著嘴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這時昊微微的低下身在霓月耳邊低聲道:「呵~看來這些日子以來,我好像從來沒有真正被當成同伴過。所以…我突然有個提議想提出。」

「這事完結之後我們馬上拆夥…如何?」昊笑了笑,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朝著絳雲走去。

「什…麼?」霓月頓時無法消化她剛才聽到的話,一時反應不過來。

「昊…我從來沒有這麼說過!我們…」看著昊的背影,霓月似乎意識到自己這番話會傷到他。

「絳雲,畢竟你是對這兒最熟的人,還是麻煩你帶路了!至於真正的原因等你想說的時候再告訴我們,上路吧!」昊故意打斷霓月接下來的話,慵懶的搭上絳雲的肩。

「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的…,昊。」她聽過他曾提起自己沒有家人也從未見過他們的事情,她不是故意要說那番話來氣他的。被拋在後頭的霓月一個人杵在那兒喃喃自語,說著說著愧疚的淚水不斷的積聚在眼眶中。

「昊先生,你和小姐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如果是為了我的事情,真的很抱歉。」絳雲看著霓月難過的樣子,身為家族的護衛他下意識想要過去身邊攙扶著她、替她遞上手巾拭淚。

「去吧!」將這狀況收入眼底的昊壓抑住心頭那種怪異的感受,猛然地推了絳雲一把。

「?」絳雲疑惑的看了昊一眼。

「你不是想過去安慰她?去阿!我留在這兒等你們。」他現在需要好好冷靜一下,從口袋拿出一包衛生紙交給絳雲後,便隨地坐下閉上眼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

「謝謝!」雖然剛才昊先生似乎惹小姐哭了,但他覺得昊先生其實是很在乎霓月小姐的。向昊倒過謝之後,立即跑到霓月的身邊想說些安慰她的話,但他秉持著不能踰越身為屬下的身分,靜靜待在一旁替淚流滿面的霓月遞上衛生紙。

※※※※

緹雅斯分家廳堂…白色的薄紗隨著微風飄阿飄的,隱約可看見薄紗的後面站著一名男子。

「誰能告訴我…絳雲的人頭呢?」男子一臉不悅的說。

執行任務的兩兄弟跪在主子的面前不發一語,只是低著頭。

「一群飯桶!連個奄奄一息的小夥子都殺不了,真是浪費我的食糧!」那個傢伙不儘早除掉,以後恐怕會有大麻煩。瞇起眼,把玩著手中的鑲玉戒指。
「你們…應該明白接下來該怎麼做吧?」瞇起的眼散發出一種懾人的殺氣。

「是!屬下明白。」兄弟倆恭敬的向眼前這位男子行禮後,往緹雅斯分家的正門口庭院走去。

推開門,陣陣的屍臭和刺鼻血腥味迎面撲來。映入眼簾的是整片沾染上血色的雛菊花海及散佈在其中的屍體及白骨,死在這兒的人都是與他們有著相同命運的同門師兄弟。

走入花海中,跪著仰望天上的月,讓紫色的月光灑在他們的身上,似乎這麼做就可以淨化他們這一生的罪孽。「兄弟,能在月的見證之下死亡,我們是如此的幸運!」抽出護身的短刀,瞬間劃過頸部…碰、碰,兩人接連倒在血泊中,自己親手結束掉生命。

他們不會怨恨主子訂下這樣的規矩,因為如果當初主子沒有收留他們的話,身為暗殺一族的他們也是慘遭被人追殺、流浪的命運。主子,是他們生命中的貴人!


====================================

說真的...我真的不知道要把分家主子設定成什麼樣子>"<
我對於設定人物這方面實在弱的很阿orz
各位...發揮你們的想像力吧!!


下一棒→ <炎舞>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