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西山,滿天的雲彩在落日餘暉照耀下,呈現紅霞一片的美景。老狗司令官伸了個懶腰,卻突然感覺膝蓋的關節傳來一陣劇痛,牠忍不住長嘆一聲;一旁的夫人--茉莉聽了,便問道:「怎麼嘆氣了呢?」 

「唉,想當年,我是那樣的英姿煥發、威武挺拔,而妳又是那麼的婀娜多姿、妖嬌美麗,轉眼間,我們都老了。」老狗司令若有所思。茉莉聽了,也是長嘆一聲,這次換老狗司令問了,「那妳又在嘆什麼呢?」 

「我在想,咱們的兒子也長大了,可是成天不務正業,和那群叫什麼剉冰戰隊的小鬼們混在一起,不是上網咖、跑夜店喝酒,就是泡妞,你也在身邊安插個職位給他,別讓牠一天到晚往外頭跑。」 

老狗司令搖搖頭說:「連妳都管不住他了,我怎麼有辦法呢?」說完二狗相視一眼,長嘆。 

另一方面,老狗司令的兒子--小王子,此時正和剉冰戰隊一起從網咖裡出來;小王子頭頂挑染了一撮白色的毛、左耳戴著耳環,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牠活絡活絡筋骨,對剉冰戰隊道:「欸,我們今天去東區那間夜店把妹吧!我請客!」 

「沒問題,大哥。」剉冰戰隊應允之後,便一行人跨上改裝過後的野狼一二五,呼嘯而過,絶塵而去。 

到了夜店,彩色的霓虹燈照射在舞台中央,所有人都扭著舞著。小王子剉冰戰隊走到牠們平常坐的位子,點了幾瓶威士忌開始喝了起來。突然一陣香風飄來,一個清脆的女音響起:「請問,我可以和你們一起坐嗎?」 

小王子一抬頭,一位金髮碧眼的美女正對牠微笑。只是這輕輕的一笑,小王子就感覺自己似乎掉進了戀愛的漩渦中,不禁站起身:「當、當然可以!請坐請坐!」剉冰戰隊的幾個人也全都為了這個美女而迷醉,眼睛中充滿了愛心。 

「謝謝。」美女風情萬種的坐了下來。「我叫做玫瑰,請問你的名字是?」
「我、我的名字是小王子。」
「原來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小王子,今晚能在這裡認識你可真是我的福氣。」玫瑰笑盈盈的道。
「好說好說…」 

幾杯酒下肚,加上美人作陪,色不迷人人自迷,幾隻狗也差不多醉了。此時,玫瑰附在小王子耳旁輕聲道:「我在後門的巷口等你,記住,一個人來就好,千萬別讓你那些朋友來唷。」說完便轉身離去,臨走前還不忘送了個秋波。 

小王子心想:『今晚艷福不淺呀!』玫瑰
走後一分鐘不到,他便藉口上廁所溜到後門的小巷去了。 

到了巷口,小王子四處尋找玫瑰的身影,最後在牆邊看見了她。他很開心的上前去,突然三個大漢將他團團圍住,一輛車疾駛過來,三名大漢不由分說便將小王子押上車綁走了。原來,玫瑰是貓老大的妹妹,前幾日才由國外學習易容術回來,化妝成一隻美女狗的模樣,就是為了誘惑小王子;不知情的小王子,就這樣中了貓老大的美人計。車子往隱密的山間開,到了一棟小小鐵皮屋,小王子被關進貓籠裡、被迫吃貓食,不斷被凌辱,幾乎不成狗樣。 

這時,老狗司令官收到一封勒贖信,信上只寫了:『你兒子在我們手上,要想他活命,就在二十四小時內準備好一億元,接下來聽我們指示。別有妄動之舉,否則小王子
這條狗命不保!』老狗司令憂心忡忡、夫人茉莉哭得肝腸寸斷,卻因不知是誰下的毒手而無法想方法營救。 

正當狗族一片愁雲慘霧、坐困愁城的時候,機警的花豆想到,當時他們在夜店遇到的那名美人──雖然玫瑰身上很香,但是現在想想,好像是有點貓騷味兒…由於上次霹靂火帶著他們魯莽行事,為了將功折罪,於是花豆決定就找剉冰戰隊來組成『少年偵探隊』,發誓要找出綁架小王子的兇手。 

首先他們來到夜店,果然在舞台上發現了幾根貓毛,循著小王子
的味道一路跟到後門的小巷子,在附近他們也發現了被丟棄的金色長假髮,以及一件狗皮衣。這下他們肯定了,一切都是貓族幹的! 

剉冰戰隊便跟著地上的輪胎印和幾許貓騷味兒,一路找到了小王子被囚禁的地方,將他救了出來。經過了此事之後,花豆成為了狗族裡新一代的少年狗英雄剉冰戰隊的其他成員也升了官。 

小王子
經歷此事之後,終於醒悟了。回想過去年少輕狂的荒唐,他實在感到懊悔萬分,因此,他決定戒除所有惡習,努力打拼向上…

===============================================================================

在我打了一個小時的時候,因為一個意外,結果全部的內容都要從頭再來Orz
媽的 我怎麼這麼衰Orz 


是說,我們在講到『凌辱』那一段的時候,我整個腦中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
 

『凌辱』,是
『凌辱』耶!這樣怎麼可以不想到○○╳╳的畫面!(死滅) 

但是我只敢在腦中偷想,免得被我家老爹砍死(汗)
不過想想…算了,只是一隻狗而已,我幹麼因為牠這麼萌啊Orz 


喔喔喔我的思想真是有夠不純正,社長夫人和阿美還說要找我寫小說接龍的開頭,雖然我會為了阿美盡量保持純潔&正常,但是我這個腦袋…真的做得到嗎…Orz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