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定

*CP向 

*OOC(ry  被打臉我也認了

 

11.總有一天你不再需要我吧

  「下雨了啊……」真麻煩。

  放學時刻,遙看著窗外飄著細雨的天空,皺起了眉頭。

  「來,雨傘。」遙回過頭,見真琴笑著對他遞出備用雨傘。「遙今天沒帶傘對吧?」

  「謝謝。」遙接過傘,沒有正面回應。

  兩人並肩走出建築,灰濛濛的雨中綻放了兩朵透明的花。

                                                                                                                                                                                                                                                                                                                         

  「這天氣讓人想起小時候呢,突然下起大雨,我們一起躲到櫻花樹下,結果原來樹上有松鼠,牠一跳,樹葉上的雨水就全灑下來,結果凜就被淋濕了……」講到凜的名字,真琴的聲音停頓下來。

  遙也停下腳步,看著他。

  「會不會有一天,你不再需要我呢?」真琴溫和的八字眉輕輕皺了起來,嘴角的弧度也不若平常的上揚。

  「……你想太多了。」遙伸出手,握緊真琴。

  與其說他可能有一天不再需要真琴,不如說真琴總有一天會不再需要他吧。

  一把折疊傘在遙的書包裡,靜靜躺著。

12.故意編造出來的暗戀對象

  「松岡學長,你怎麼了?」似鳥出聲叫喚著原本手上拿著筆正在寫筆記,卻突然一動也不動地發著呆的凜。

  凜回過神,繼續看向古文課本上選讀的百人一首。「……沒什麼,我在讀百人一首。」

  「嗯?哪一首?」似鳥湊了過去,看到『しのぶれど 色にいでにけり わが恋は 物や思ふと 人の問ふまで』時,靜默了下。

  「……刻意掩藏不為人知的情感,卻因為太過思念對方而顯露在臉上,甚至被人探問是為誰而若有所思……」似鳥的眼中有幾絲陰霾。「學長,你在想七瀨嗎?」

  「怎麼可能。」凜回答的速度快到令人起疑,似乎覺得自己反應過度,他又補上一句:「我什麼也沒想。」

  似鳥完全不相信。「就算不是七瀨,學長果然還是有在意的人吧?」

  「嗄?似鳥你煩不煩啊?不要像個跟蹤狂一樣問東問西的行不行!」凜漂亮的眉毛反感的擰了起來。

  似鳥沉默了幾秒。「學長,你自己可能不曉得,但是有時候你會在夢裡喊著『千葉』。」而且那時候的學長,看起來總是特別脆弱,皺著眉頭像是下一秒就會流出眼淚。

  「……那是我在澳洲時撿到的貓的名字,在我回日本之前死掉了。」凜打開抽屜拿出一張照片,橘色的小貓脖子上繫著刻上『CHIBA』字樣的項圈。「要說我有在意的對象,大概就是牠吧。」

  「學長對不起……」似鳥發現自己說錯了話,不再多問,回頭專注在自己的作業上。

  凜再度望向自己的課本,想起自己為小貓取名字的記憶,深呼吸一口氣。

  『小貓咪你的八字眉和真琴好像哦!嗯……TACHIBANA(橘)……那就叫你CHIBA好了!』

 

13.寫滿你名字的日記本

  真琴坐在書桌前整理著東西,無意間找到小時候的日記,便開始翻閱起來。

  『今天和小遙一起去了海邊,小遙一看到海就興奮的跳了進去…』

  『小遙今天看到活生生的青花魚在大水缸裡,眼睛都亮了起來…』

  『今天和小遙交換便當菜,小遙說媽媽烤的青花魚很好吃,到底多喜歡青花魚啊小遙…』

  滿滿的都是遙的名字,真琴笑了起來。是呢,他們一直都是在一起的,真的很快樂。

  日記裡的事情,都是他和遙的回憶,幾乎只有他們兩個人,是他們兩個人的世界。

  『金魚生病了。今天和小遙一起,看到了一列白色的人的隊伍。兩個小孩牽著手跟在後面。漁夫爺爺不在了。』

  看到這一行,真琴的手輕輕撫上頁面,好半晌才翻過別頁。

  一冊一冊讀著,真琴正隨著小時候的自己一同神遊於回憶裡的時候,突然眼前出現一道熾熱的火燄。

  『今天班上來了轉學生,名字叫松岡凜。記得他好像是佐野SC的……為什麼會轉來我們學校呢?』

  隨著心臟的鼓譟,真琴彷彿聽見耳邊傳來有什麼破裂的聲響。

 

14.怎麼就不能考慮一下我呢

  「不贏過你的話,我無法前進。」凜的眼神裡,染上一抹憂鬱。

  遙看著那樣的凜,心口一陣刺痛。

  「那是在說游泳的事情,還是真琴的事情?」

  凜愣了兩秒,「你在說什麼?」

  「我看見了,那天在海邊。」他朝著凜逼近,後者不自覺又往後退。「為什麼你明明吻了真琴,卻不讓他碰你呢?」

  「那、那是……」凜的腳跟抵到牆壁,他知道自己無路可退了。

  「不要逃。」遙將他禁錮在自己雙臂間,一手撫上他的頰。「你就不能,考慮我嗎?」

  如同三年前在泳池邊,他再度吻了凜。

  

15.『我才沒有喜歡你。』

  比起真琴更加柔軟的唇,帶著水的氣味。

  這一次與三年前帶著惡意的吻不同,遙的碰觸十分輕柔,小心翼翼撫摸著凜的臉龐。

  彷彿被水擁抱一般,所有的恐懼不安慢慢被安撫,凜漸漸不再掙扎,閉上雙眼。

  他忍不住回應遙的吻,渴望將自己不堪回首的過去洗淨,直到他聞到一絲風的味道。

  --真琴的味道。

  猛地睜開眼,他用力推開遙,滿臉通紅,淚水盈眶。

  「你到底在做什麼!」他朝著他低吼。「你明明知道真琴對你的感情,也知道我對真琴……戲弄人的話這也太過分了!」

  「我沒有戲弄你。」遙握緊凜的手腕讓他無法甩開。「我承認我都知道,不管是真琴對我,還是你對真琴。但是,你不知道我對你--」

  「不要說出來!」吼完,他低下頭咬緊了唇,讓遙看不見他的表情。「不要……說出來……」

  從指尖傳來的顫抖,雖然輕微,但每一下震動卻都打進遙的心中。

  凜也在害怕,和真琴一樣的害怕。害怕自己的動搖會傷害到自己重要的人。

  一但聽到了遙的告白,凜對於遙的吻有回應這件事,就真正會傷害到真琴。

  「……我沒有喜歡你。」遙鬆開手,湊到凜耳邊,輕輕地說。

  凜身體一震,抬起滿是淚痕的臉,看著遙露出像是哭泣般的微笑:

  「你不是一向都知道,我很壞心嗎?」

 

16.心虛的真心話大冒險

  鮫柄學園和岩鳶高中的合宿集訓當天傍晚,因為一整天下來不分校的分組競賽結果,即將舉行處罰遊戲,大家都非常興奮的圍在室內泳池邊或坐或站,全身都還濕漉漉的,只有上半身披了條毛巾。

  和遙一組的似鳥、和渚一組的凜雖然平手,但累積成績都是第一名,順利的作為看好戲的旁觀者;和怜一組的真琴則是被完全的拖慢起步,到了中途也沒有挽回,於是一路墊底。對於這樣的結果,大家似乎都沒有特別意外,只是鮫柄學園名次倒數兩組的部員臉色非常難看。

  在聽到處罰遊戲是真心話大冒險之後,怜和另外兩組人都露出了像是被雷打到般的表情。江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籤筒,對著在場即將被處罰的少年們露出天使般的微笑,頓時哀號四起。

  「那個戴眼鏡的傢伙對真心話大冒險有什麼心靈創傷嗎?」凜悄聲問了渚,渚只能笑著抓抓頭表示回應。

  處罰完倒數第三名和第二名的少年們之後,終於來到眾所注目的最後一名--怜和真琴。

  怜顫抖著從籤筒裡抽出紙,看了裡面的內容之後,滿臉通紅。

  「哦--真心話!請告訴大家,你的初吻是在什麼情況下送出去的!」

  就在大家盯著他看了幾秒,紛紛竊竊私語著『這傢伙真的有過初吻嗎?』『不可能吧?』『一看就是個處男啊!』之後,怜結結巴巴地說:

  「呃……在、呃……體育館的倉庫……後面……那時候……一起當值日生……」

  八卦的少年們全都發出『哦--!!』『同班同學啊!』『幹得不錯嘛!』之類的叫聲,結果一道聲音插了進來。

  「不對哦小怜,那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你溺水時的人工呼吸。」

  眾人動作一致地往聲音來源看,只見渚露出可愛的微笑,無辜地眨了眨眼。

  怜抱頭慘叫起來,其他人也不敢再往渚的方向看,更沒有人敢問他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了。

  充當主持人的江咳了一聲,看向自家部長朝他遞出籤筒。「真琴學長。」

  真琴笑著抽出紙條,看著裡面的題目,愣了一下。

  「大冒險!請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在場與今日一組的夥伴身高一樣的人,並且繞著泳池走三圈,如果沒有其他符合條件的人,請抱起自己的夥伴。」

  「我記得怜君身高是……一七七吧?」江一拍手,歪著頭笑著說:「跟哥哥一樣呢。」

  頓時,少年們又目光一致地看向凜;正在喝水的凜岔了氣,狼狽地咳了起來:「咳咳……嗄?」

  真琴先看了看遙,再走到凜的面前,一臉抱歉。「不願意的話也沒關係的,凜。」

  「松岡,你是男人吧?別磨磨蹭蹭的!」御子柴部長搭上凜的肩,凜雖然嘖了一聲,卻沒有甩開他。

  真琴又露出了微笑,待御子柴的手從凜身上拿下來,真琴便一個彎身直接打橫抱起凜,完全不讓他有心理準備。鮫柄的學生們紛紛吹起口哨鼓譟著。

  「等、等等?!」真琴有力的臂膀摟著他,凜感覺皮膚接觸的地方像是被火燒一般燙熱,他僵直著身體不敢亂動,避免和真琴有更大範圍的碰觸。「為、為什麼我覺得被處罰的根本就是我啊!?」

  開始繞泳池的真琴感覺到凜的不自在,邊走邊調整了下位置,突然的震動讓凜倒抽一口氣,原本想抓住真琴的肩膀,但還是收回手,將自己縮在真琴懷裡;見狀,真琴有意無意的收緊手臂,讓凜的頭靠在自己鎖骨上。

  凜的身體更僵硬了,趨近求饒地喊著真琴:「真琴……」

  「那天之後,我一直在想凜的事情。」聲音還是一貫的溫柔,但在看不見真琴表情的情況下,凜不知為何,總覺得真琴不像平常的真琴。「為什麼其他人都能碰凜,我卻『不可以』呢?」

  「那是……」

  繞完了一半,接下來要轉回正面,面向所有人了。經過眾人面前時,凜的目光瞥了在角落的遙一眼,出乎意料地,遙竟然也一直看著他,兩人的視線交會了幾秒,凜不自覺抓緊了自己的手臂,指甲陷入肉中。

  「……反正對你來說重要的是遙,我怎麼樣都無所謂吧?」講完,凜咬緊了下唇,不再說話。竟然被自己的話傷到,到底有多蠢啊他。

  開始繞第二圈了,背對眾人的兩人氣氛有些尷尬。  

  聽著這樣自貶的凜,真琴覺得胸口有種說不出的刺痛。

  他不禁垂下頭,在沒人看得見的死角,輕輕在凜的額頭上一吻。

  凜瞪大了眼,接下來最後一圈半,他都沒記憶了。  

 

17.你睡著時偶然靠向我的肩膀

  在坐車回岩鳶的路上,大家都累得東倒西歪,唯有真琴一人還醒著。

  身邊的遙也已經睡著了,身體隨著電車的起伏搖搖晃晃,看著遙的睡臉,真琴的眼神複雜起來。

  凜那絲毫不敢動彈的身姿,像極了第一次接觸人的小貓。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本來想著如果凜真的不願意被他公主抱,他也可以直接抱怜就好了,反正他們兩個本來就是最後一名,開開玩笑的處罰其實無傷大雅,但御子柴搭著凜的肩時凜卻沒有拒絕。一想到自己之前只是想握住凜的手,凜立刻往後退地躲開他,並且拒絕他的碰觸,他心中就頗不是滋味,頭腦發熱的抱起他了。

  明明知道遙喜歡凜,自己卻一時衝動親了凜。

  他喜歡遙,他也有自信這份喜歡永遠不會改變。但是為什麼,當凜說出『我怎麼樣都無所謂』的時候,他卻感到心疼呢?

  肩膀被撞了一下,真琴回過神,看見遙的頭靠在自己身上,他稍稍調整了位置,讓遙靠得更舒服一些。

  「如果什麼都不知道,是不是就不會傷害任何人?」

  他喃喃自語著,輕輕十指交扣握住遙的手,緩緩閉上眼睛。

  

18.打完了又全部刪除的短信

  他不斷重覆點開手機裡的一封空白簡訊,試圖想猜出傳訊來的那個人想說什麼。

  「--遙這個笨蛋,我又不是真琴,怎麼可能知道你在想什麼,是按錯還是有別的意義啊……」

  凜完全無法為了真琴親吻他的事情高興,更何況他根本不知道真琴那個吻的意義。

  一想起遙像是哭泣一般的微笑,凜就感到愧疚。

  儘管當時的自己也是一片混亂,但要求遙不要對自己告白是多麼殘忍,彷彿否定他的感情一樣,連聽都不願意聽的自己,何等傲慢。

  凜皺著眉頭,仍舊重複著動作。

* * *

  『不管是真琴或是你,我都不會放棄。』

  遙盯著自己按出來的文字看了半晌,都無法決定要不要送出去。

  這是什麼貪心的發言啊,根本就是正大光明的宣告『你們兩個都是我的』一樣。

  自己到底有什麼立場說這種話,就目前的情況來講,最佔下風的應該是他吧。

  在處罰遊戲的時候,真琴的動作非常不尋常,而凜也是,被抱回來時竟然一臉呆滯。

  看了看手機,遙又默默將簡訊內容全部刪掉,身後卻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往傳送鍵按下去。

  「!」遙猛地回頭,看見渚的笑臉。「渚你在幹麼!」

  「因為我看小遙你煩惱很久了,想說就助你一指之力嘛!身為男子漢,發個簡訊扭扭捏捏的,可不像你啊!」渚對他比了大拇指。

  遙開始確認寄件備份,發現送出去的是空白簡訊後鬆了一口氣。

  「……這樣也好。」

  至少凜沒有機會再次拒絕他。

 

19.我好像..變得不像我了

  他最近總覺得心煩意亂,只能不斷藉由游泳練習,粗暴的發洩自己的情緒。

  真琴仰躺在水面上,看著蔚藍的天空,心情卻一點也沒有好轉。

  腦袋裡閃過很多畫面,關於遙、凜和他三個人的。

  或許是因為一直以來心理保持的平衡被打亂了,導致他一想到遙和凜就十分難受,胸口悶得無法呼吸。

  他將自己沉入水中,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真琴?真琴!」看到真琴很久都沒浮上來,遙擔心地跳進泳池裡,一把撈起真琴。「真琴你在做什麼!」

  「……遙。」他突然緊緊抱住遙。「我不知道……我覺得自己變得很奇怪,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麼做……我……變得不像我了……」

  「真琴……」遙輕輕撫摸著真琴的後腦杓,思考了半晌,他吻上真琴的唇。

  儘管兩人是互相「喜歡」的,但卻從未有過牽手及擁抱以上的親密舉動,一方面是兩人知道即使不用身體上的接觸,他們的心靈也都相通,另一方面是因為真琴顧慮著遙的心情、珍惜著遙,因此從來不曾主動要求過什麼。

  真琴先是愣了愣,接著依循本能親吻這個一直在自己眼裡的人,彷彿這麼做就能夠忘卻一切煩惱一樣,遙也熱烈的回應著他,直到兩人聽到更衣室裡傳來江和渚的拌嘴聲,才乍然停止。

  真琴微微喘著氣,看著同樣呼吸不順的遙,眼中的情感萬分複雜。

  「--遙,我喜歡你,一直喜歡你,可是……」

  「我知道。」

  被擁抱的同時,遙在真琴的頸項上輕輕一吻。

  

20.『可不可以...稍微陪我一下下?』

  緩步走到海邊,一路上凜都不斷想著剛才接到的真琴的來電。

  『凜,可不可以……稍微陪我一下?我在海邊等你。』

  真琴找他,是不是要向他道歉那天不該親他之類的?還是,他是想好好講清楚,他心裡只有遙,所以永遠不可能接受他之類的……

  苦笑一下。不管怎麼樣,他本來就已經決定不要再跟遙和真琴兩人糾纏了,現在抽身對三個人都好。

  有點心煩的抓了抓頭髮,凜走到跟真琴約定好的地方。

  除了真琴之外,還有另一個人。

  凜平靜地看著他們兩人。原來真琴約他,是為了遙嗎?

  「什麼事?」

  「我們喜歡凜。」這句竟然是異口同聲。

  「嗄?!你們兩個有病嗎!哪有人這麼突然就告白,還是一起來的啊!」凜驚愕喊道。「再說真琴你明明喜歡的就是遙!」

  「可是,喜歡你的心情也是真的。」真琴的八字眉溫和地垂著,眼中沒有半絲猶豫。

  凜覺得有股情緒起起伏伏的,雖說自己的感情似乎得到了回應理應是件高興的事情,但這個告白來得太突然也太令他措手不及,還是在遙的面前,凜皺著眉,不知該如何回應。

  「凜,不必顧慮我。」遙默默地開口。

  「……怎麼可能不顧慮啊!」凜蹲了下去,感覺全身脫力。「我又不是鐵做的,你那扭曲的溫柔我怎麼可能沒感覺……可惡,我本來都已經決定放棄真琴不再打擾你們兩個了,現在這樣算什麼啊……」

  「既然我們都無法放下對方,為什麼不乾脆接受彼此呢?」真琴也蹲下身環住他。「我喜歡凜,凜呢?」

  「我……喜歡真琴……也很在意遙……」哽咽。

  「決定了。」遙牽起兩人的手。「你們兩個都是我的。」

  聽到這句話,凜和真琴對看一眼之後,笑了出來。

  「這是什麼貪心的發言啊!」

  「遙你只是想講講看這句話吧?」

  「不,我是認真的。」面無表情,眼睛卻帶著笑。

  「那算什麼啊……」

  糾葛了好幾年的感情,終於晴朗。

+++++++++++++++++++++++++++++++++++++++++++++++++++++++++++++++++++++++++++++++++++++

謝謝大家我讓他們3P了(炸)

對我來說竹馬組因為太熟所以雖然可以接吻擁抱甚至互撸

但兩人是無法真正有一方成為受的這樣,何況遙這麼MAN。(因為很重要所以要粗體)

比起聖母人妻受我更喜歡聖母人妻攻啊所以除非遙真不然我還是虎鯨攻顆顆。

所以凜凜加油wwwwwwww(幹)

感謝願意看到這裡的妳(你),接下來最後的10題大概就會是亂跳式的不會再有什麼太大的相關,基本上可以看做各種PARO(?)

下次我要寫真凜甜文啦可惡,什麼暗戀三十根本虐我三十(痛哭)

BY某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wa 的頭像
shinwa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月詠楓**
  • 哇!!太精彩了(拍手
    從來沒看過那麼虐又甜的文呢(笑
    好厲害(崇拜
    推推囉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