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話>

  當昊一行人脫離險境,來到那老伯的住處,他很驚訝的發現,這座怪里怪氣的山當中,竟然也有如此清幽的居處。一棟不算小的竹屋裡頭有著三、四間房,桌、椅、床鋪一樣不缺;四周的環境一反先前霓月等人迷路時的幽暗恐怖,前庭可眺望明媚的山光水色,後院是一整片幽靜的竹林,給人「療養的好地方」的感覺。

  「老先生,請問你到底是誰?」等到老伯把霓月和絳雲安置好,又幫絳雲把了把脈之後,昊終於忍不住問道。

  「你問我是誰?我還想問你是誰呢!」老伯瞥了他一眼。「小子,潛魔山可不是隨便的『人類』進得來的地方,你剛剛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是魔族』,如果真的是人類,你就死定了。」

  「我不懂你的意思。」昊瞇起眼,「我只是個不小心從異世界掉過來的人類罷了。」

  「潛魔山是被下過詛咒的山,除非擁有魔族血緣,否則人類在潛魔山裡是活不過兩天的。」老伯放下絳雲的手。「你真的確定,自己是人類?」

  「……」昊沉默了。他只知道自己是被師父撿到的…師父知道嗎?他的來歷…。

  眼神中透出的迷惘,讓白雷不禁靠在他腳邊磨蹭,他苦笑了下,摸了摸白雷的頭。

  老伯見他的表情,咧嘴一笑,正打算說些什麼,霓月卻在此時醒了過來。「唔…白雷…絳雲…昊…」

  白雷立刻丟下昊跑到霓月身邊,不停舔著她垂在床緣的手。昊無奈地笑笑,也走到霓月的床邊,將她扶起來。「在這兒呢。」

  「絳雲…呢?他、沒事吧?」她臉色依舊蒼白。

  昊還沒回答,老伯就開口了。「小姑娘,妳也真不解風情,人都沒清醒呢,想的不是小老虎就是那個昏迷的小夥子,竟把救妳命的那個擺到最後去了。」語氣中不乏揶揄之意。

  霓月看向老伯,想起昏迷的前一刻看見的臉孔:「請問你是…?」這人到底是敵是友?她下意識抓緊了昊的手臂。

  「別擔心,是這位老先生救了大家的。」昊安撫著她,一邊回頭向老伯問:「老先生,請問我們的同伴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你說這個紅衣服的小子啊?」老伯指了指昏迷不醒的絳雲。「他中了個麻煩的毒哦。」

  「是的,請問他的毒…能解嗎?」霓月抱持著一點希望。

  「嗯。」老伯應了句,搖頭晃腦了番。「我也沒辦法。」

  霓月忍不住在心裡給了他一個白眼。既然沒辦法,就直接說沒辦法呀!在那邊應什麼應啊!「果然不行嗎…」

  「毒是解不了,但我可以幫他把毒性抑制到最小,讓他平時的能力得以發揮,甚至能幫助他的功力。」老伯抓了抓自己的下巴。「不過這是有後遺症的,就像是燃燒自己最後的生命一樣,只要他使出了最後的力氣,他就死定了。」

  「會…死…」霓月喃喃自語著。

  「欸,小姑娘,那紅衣服的小夥子是妳什麼人?感覺上妳很在乎他是死是活呢!」老伯又咧了咧嘴。

  「絳雲他…是個令人心疼的弟弟。」霓月垂下了眼。「尤其是,知道了分家的惡行之後…」這句話她說得很小聲。

  「那,這邊這個小子又是妳什麼人?」老伯打趣的將視線來回在昊跟霓月身上打轉。

  霓月和昊不約而同的撇過臉,「只是剛好同路罷了!」

  「哦~~同路。」老伯不再在這個話題上逗留。「所以說,要不要讓我把毒性減到最低?如果願意,就得快點開始了。」

  「這…」霓月還在猶豫。「那,這個慢性毒還是會發作嗎?」

  「一定會發作。我將毒性抑制到最小之後,發作的症狀會比較輕,發作的時間也會隔得比較長,但是能活的日子會縮短三分之二,例如本來還能活三個月的話,就只剩下一個月。」老伯解說道,眼睛卻不是看著霓月跟昊。「怎麼樣,你是想要死不活、拖累同伴的過三個月呢?還是恢復以前的體力與能力,渡過最後的一個月?」

  霓月跟昊這時才發現絳雲不知何時已經醒了,霓月輕輕喚了聲,「絳雲…」

  昊雖然一句話也沒說,但他看得出來,絳雲眼中已有了不同的光彩;那是知道自己將死的人,竟然還有一絲希望的喜悅光芒。

  絳雲下了床,直勾勾地看著老伯,彎身鞠了躬。「…麻煩您了。」

  「嘿嘿。」老伯怪笑兩聲。「好唄,那咱們就要開始囉!」

  絳雲眼神堅定地點點頭,昊跟霓月卻同時嘆了口氣,帶點不忍。

  ==================================

  「現在你的感覺怎麼樣?」昊問著臉色雖然仍偏白,但明顯已恢復精神的絳雲。「體力恢復了嗎?」

  「是的,謝謝您的關心…」絳雲望向他。「…昊先生。」這是他第一次叫出昊的名字。

  「要謝就謝那位老先生吧,他才是幫忙你的人。」昊擺擺手。

  絳雲走到正拿著團扇搧涼的老伯面前,單膝下跪:
  「老先生,真的非常謝謝您,您的恩情,絳雲今生怕是無以回報了,但若有我能做到的事情,請您儘管吩咐。」

  「唉,老頭子活了幾百年,做事從來都是隨我心意而已,況且我也不是解了你的毒什麼的,算不得恩情;你們被人追殺的事啊,我也不想過問,不過如果你們接下來要報仇什麼的,得好自為之囉!」老伯揮了揮扇子,突然眼神銳利的看向昊。「不過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小子的來頭。」

  「…我是不小心從異世界過來的人類!」昊依舊堅持自己的答案。

  「你說人類就是人類唄。」老伯又怪笑兩聲,喃喃自語道:「看這臉倒是有些面熟…不過可能嗎?」

  「老先生?」霓月喚了他一聲。

  「妳們快走吧!現在紅衣服小子的壽命可是很寶貴的啊。」老伯打了個哈欠,背過身去。

  「是!謝謝您!」絳雲再度朝他鞠了個躬。

  昊一行人從老伯的居處走出來後,再回頭卻發現那不算小的居所竟然消失在山林當中,昊跟霓月皆驚訝不已,嘖嘖稱奇不知道這奇怪的老伯到底是誰。「這怪老頭到底是誰啊?他也太神秘了吧!」

  絳雲卻微微一笑,「大小姐,您有聽說過潛魔山有一位奇謎賢者嗎?」

  「那不是只是潛魔山的傳說而已嗎?奇謎賢者,人如其名,是奇也是謎,有時候會以老人的姿態出現,有時候是以女子的型態,還有小孩子跟年輕人的模樣…行事作風古怪,但卻是一位難得的賢者,從當今魔王猊下還是儲君時,他就退隱山林,一直讓人找不到…」霓月瞪大了眼,「你是說,我們遇到的就是那位奇謎賢者?!」

  「很有可能。」

  昊『啊』了一聲。「難怪我在他的扇子上面看到了個『奇』字。」

  這下換絳雲跟霓月愣住了。「你什麼時候看到他的扇子上面有字的?扇子不是一直都在他手上嗎?」

  「這個嘛…我視力比較好,他搧風的時候,我一瞄就瞄到了唄…」昊尷尬的笑笑。

  因為殺手的職業而訓練出好視力…他總不能這樣說吧!

  =================================

哦哦哦嘎嘎嘎嘎!!(無意義吶喊)
我終於把第29回打出來啦!!
阿美不要殺我O口Q

是說最近幾次輪到我,我家絳雲跟霓月的戲份都明顯的比昊多很多啊啊啊…。
還好還好,這次因為前半場絳雲昏過去了,所以昊稍稍回來點男主角的樣子了(誤)

(天音:不過明明都昏過去了還給他戲份,這娘也當得太偏心了點)

因為某些理由,絳雲的毒絕對不能解(點頭)
(其實是怕被人砍…)
所以我只能讓他的毒性被減弱一些,讓他盡量保持跟分家死戰的體力Q口Q


身上懷有劇毒的打鬥,這不是很熱血沸騰的一個場景嗎!?(是嗎= =)
所以,如果下一輪大家終於寫到分家去了的話,我就會讓絳雲死(大拇指)
(從22回說要讓他死到現在還沒死透,這小子命也太大了…。)

那麼,下一棒→<社長夫人(翾翎)>
請接棒囉~ˇ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