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舞>

  順應著心中不詳預感,霓月再怎麼累也勢必要在今夜趕回家裡。

  「我們已經趕路趕了一天半,再怎麼樣也要休息一下吧?」昊無可奈何的說著,終於在第N次勸阻時直接拉住霓月的手。

  「不行,我想趕快回去……」霓月慌張的搖頭,心中不詳的預感愈見加深,冥冥之中好像有什麼在催促著自己,胸口在這幾天趕路時,愈發疼痛。

  「到底怎麼回事?」看出她表情的慌亂,昊緊皺起眉,臉色嚴肅了起來。

  該不會在他和大小姐相處的這幾天裡,緹雅斯家發生了什麼變數?

  有可能嗎?那個雇主除了雇用他們之外,難道還雇用了別人幫忙除去緹雅斯家族的人?

  思及此,突然一滴冷汗流下。
  千萬別是這樣,也千萬不要是別人先下手得逞了,不然……

  腦海中閃過師父的臉龐,昊全身頓時起了雞皮疙瘩,他倏地轉向白雷,像對人說話似的問道:「你,還撐得下去吧?」

  白雷聽懂的點點頭,轉眼間霓月已被他攬抱的坐到白雷身上去。

  「呀!你幹嘛?」不預警的被他擺佈,霓月嚇了一跳。

  「妳不是急著想要趕路嗎?看妳臉色糟成這樣,搞不好是妳家真出了不好的事。」昊說著,要她在白雷身上坐好,自己則拍拍白虎的頭,然後嚴肅說道:「白雷,跟上我。」

  語畢,他一馬當先由前竄去,身手迅速的根本不像一般人類。

  趴坐在白雷身上,霓月看著昊的背影,眼裡閃過一絲光芒。

  她始終覺得,這個叫昊的男人根本就不像他自己說的那般簡單!

  她沒見過人界的殺手,雖然無從比較,但直覺告訴她,遠比一般人類,昊要厲害得多了!而全身上下都是祕密的他,到底是為了什麼來到魔界?

  她不相信,真的只是被魔物襲擊而掉到崖下這樣單純!

※※※

  紫月,彷彿比以往更要明亮皎潔,摻雜了一絲嫣紅,在月的陰影之中,象徵著什麼?

  回到緹雅斯家,站在宅邸之外,霓月望著天上的月,深濃的不安彷彿要將自己整個掩埋,她的呼吸雖然平穩,卻趨向冰冷,只因為在還未踏進家門前,便先聞到極濃厚的血腥味。

  「……」似乎來晚了。同樣也聞到血腥味的昊全身緊繃,屏住氣息感受著周遭一切,卻感受不到除了他們兩人以外,是否有其餘殘存的生命氣息。

  「白雷,讓我下去……」霓月拍拍白雷脖頸,伸出的手有一些顫抖,在牠低下身讓自己得以下地之後,她甚至差點直接跌倒在地。

  「喂!妳還好吧?」即時扶住她,昊擔心的問,隨即又甩了甩頭,要自己別被獵物給影響。

  嘖!為什麼相處愈久,他愈放不下她?這對自己來說絕對不算好事!一旦讓師父知道自己肯定完蛋!

  「帶我……進去……」被昊扶著,霓月在心裡要自己千萬別哭,也許這味道只是多羅領著守衛殺了一些闖入者,她進去時,一定能看到他們看見自己平安回來後,鬆一口氣的無奈笑臉,也一定能看到婆婆老淚縱橫的說自己又讓她擔心,更一定能看見哥哥冷凝著臉,說著不准自己再亂跑的話語。

  霓月顫抖著,微微扯出了個難看的笑容,昊看著如此的她,不由得猶豫是否真要將她帶進裡頭。「還是妳在這裡等,我進去看看?」

  「不行,只有你進去他們看到你的話,搞不好也會將你當作闖入者殺死,我跟你一起進去!好幾十天了,他們一定很擔心我!」強撐起精神,霓月搖了搖頭,彷彿想恢復成平常頑皮又活潑的模樣,卻成效不彰。

  「好好好,我帶妳進去。」見她如此,昊只能妥協,再不去在乎自己的情緒是否受她影響,扶著她顫抖的身軀走向大門。

  門「嘎」的一聲打了開來,空氣中傳播的鐵鏽味更加濃厚,讓霓月呼吸一窒,就連昊也緊皺起眉,嗅出氣味中隱約夾著的一絲腐爛味道。

  情況不但不樂觀,裡面的人可能也已經死了有好幾天……

  當大門完全被打開後,紫色月光順勢照入了大廳之內,明暗摻雜的大廳景象,映入眼簾。

  霓月和昊同時瞪大雙眼。

※※※

  看著大廳裡一片狼籍,到處都是屍體和被搗毀的家具,霓月的呼吸愈來愈急促。

  屍體有些倒臥在地上,有些倒掛在燈柱上,有些仰躺在沙發椅上……她內心簡直無法承受這種巨大的衝擊,只能緊緊抓住昊扶著自己的手,顫抖。

  看著那些屍體,昊敏銳的發現他們死因一致,都是被一刀割斷了喉嚨,那些血液早已凝固,甚至因為維持好幾天而呈現著黑紅色。

  這些人的死法……他倏地靈光一閃,並暗自流著冷汗。

  如此的手法,只有一個人──昊差點因為這種刺激鬆開雙手,若不是霓月愈加遽烈的顫抖提醒他現在的情況,他可能會放開扶著的手,然後抱頭陷入一片驚慌吧!

  「不……不……哥……」微弱的聲音漸漸加大,霓月受不了的發現不遠處躺臥在血泊中的男子,她猛地揮開昊扶著的手,步伐踉蹌往那平躺的身軀奔去。

  「霓月……」跟隨在後,昊皺著眉頭,這種情況、這種情況他哪還下得了手?他真的放不下她啊!

  「哥!不要嚇我!你起來!起來!」往前跪倒在霓日身邊,霓月顫抖著手握住他的,將那帶血的手掌舉到臉頰旁貼著,眼淚終於不受控制,落了下來。

  早已無生息的人理所當然沒有回應,霓月抽泣著,知道任憑她再如何呼喚,那雙閉著的眼已經無法再次睜開。

  「不──不要!我不要!你起來!我回來了!我回來了啊──我跟你保證我以後不再亂跑了!我保證我會乖乖的!哥哥!霓月回來了!啊──」使勁力氣搖晃著,聲嘶力竭的呼喊著,霓月嚎啕大哭,徹底崩潰。

  「霓月、霓月……喂!妳不要這樣!」這時哪還管師父的告誡,昊整張臉可以說全皺在一起,看著趴在霓日身上大哭的霓月,昊只能在心裡承認,他的的確確,是在心疼。

  「都是我不乖!因為我亂跑害他們擔心,他們才會遇到危險對不對!都是我!都是我!」霓月撐起自己,轉頭看向昊,邊說,眼淚更是掉得愈兇,到最後她甚至打起自己的頭,滿腦只有自責與愧疚。「是我!都是我害的!都是我!」

  「霓月!妳怎麼這樣想!」急忙抓住她自虐的雙手,昊大喊著。

  「難道不是嗎?如果不是我跑出去!哥哥不會為了找我派好多人出去!如果不是把那些人都派出去!他們也不會遇到這種事啊!」咆哮,霓月愈想愈覺得自己對不起他們,尤其是哥哥!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轉頭看著大廳景象,糢糊的視線中早已看不清究竟有哪些人躺在哪裡,霓月痛苦的哭泣著,一夕之間風雲變色,她最愛的家人、她視如好友的家族人、她親如家人的婆婆,全部、全部都在她不在時死於非命,這叫她如何承受!

  「霓月!」眼看她一逕自責,昊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將她往自己懷裡拉,緊緊的將她擁在懷裡,希望藉此能讓她冷靜一點。

  他無法說什麼,他更無法做些什麼!這是他的任務,雖然是師父執行,卻始終是他的任務!無論如何否認,無論如何推卸,他也是……害死霓月家族人的兇手之一!

  咬牙,昊抱著她,緊閉起雙眼。

  「大小姐……」虛軟的嗓音,來自於門口。

  兩人一頓,無論是哭泣的,亦或是閉眼心痛的,都同時緩慢將頭轉向門口。

  「絳……雲?」霓月抽泣著,不明白他……為什麼在這裡?

===========================================================================================

話話,就照妳說的,把絳雲的死讓給妳啦!
當然,如果妳不想他那麼早死,妳也可以讓他混過去不被昊或霓月給"!"了(劃頸的手勢)
原本在猶豫是否要讓蒼夜出現跟昊說解除殺了霓月的任務,畢竟霓日最後的請求是什麼,還滿明顯。
做哥哥的在最後,自然仍想著要保護妹妹啊~~
不過蒼夜一旦出現,就表示霓月有可能會知道一些事,想說造成他們之間心結應該還早,所以就--
乾脆交給別人去解決吧!(咧嘴)
先謝謝話話、翎還有阿美願意等我,已經能打字囉!真好。^^
希望這次的情節大家都能接受吶!(飛吻)

下一棒→<神話>

話:我家絳雲啊…其實他才出現這麼一下下,實在有點可惜啊…。不過,未免夜長夢多(啥)我還是早點想辦法解決他好了…雖然…我家絳雲真的是我難得有愛的一個孩子啊…(遠目)

好吧,我、接棒啦…Orz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