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

「昊,你要不要吃一個?」霓月心想,上次他接受了雞腿,這次應該不會拒絕吧?有了一次的經驗,現在覺得交朋友也不是這麼難的事情嘛!

「什麼東西?」昊轉身看著霓月,只見她手上拿著一個紙袋,從裡面掏出五顏六色的…..小熊?!他可以確定,他的額上有無限多條的黑線。

「怎麼一副面有難色的樣子阿?這個很好吃的,相信我啦!」邊說邊拿幾隻小熊放在昊的手上,接著自己也吃起來了。

「這個能吃嗎?」他盯著手上的小熊,再看看霓月吃的津津有味的表情。

「當然!難道你沒吃過這種零食阿?可憐,沒童年的小孩…」霓月那張充滿同情眼光臉龐突然在昊的面前放大好幾倍。

「我…..」小時候的生活就是訓練再訓練,哪來的童年。而且生活在深山中,怎麼可能有零食吃,況且生活補給品都是師父”丟”給他的。丟?沒錯!是用丟的,每次師父執行任務回來,一大袋的東西就直接往他身上丟,存心就是要將他壓死!

「你有沒有再聽我說話阿!」霓月舉起手在昊的眼前晃動。看到他回神之後,兀自繼續講剛剛他沒聽進去的話。「這種零食叫『小熊QQ糖』沒吃過就嚐試看看阿!」

昊一臉待會兒要殺身成仁,一口氣把手上的小熊QQ糖丟進嘴裡嚼。他看見霓月蹲在地上身體不斷的顫抖…這是吃完後的副作用嗎?

「阿!好慘忍,剛剛你把小熊的頭咬斷了。現在又把牠嚼爛… 媽阿!小熊開腸破肚了!」霓月不知什麼時候恢復正常,開始盯著昊嘴裡的小熊做實況轉播。

昊愈聽心裡愈毛,趕緊把嚼爛掉的小熊吞下肚,因為不可以浪費食物,之後又看見霓月在次蹲在地上不斷的發抖,像是極力忍住什麼疼痛似的。

「霓月,你身體不舒服?」昊看她好像真的很不舒服的樣子,是零食過期嗎?他拍拍霓月的肩。只見霓月突然開始拍打地面,狂笑不止……
「哈哈哈…你的表情好好笑…哈哈…哈….笑到肚子好痛,停不下來….哈哈哈…哈!」霓月笑到全身無力,眼角還泛著淚光。「痛!真是的,借人家笑一下又不會怎樣。」這次痛的是頭部,就在剛才昊賞了她一個爆栗。不過其實他下手很輕,霓月的感覺到心頭甜甜的,臉上泛著微微的嫣紅。

「不好笑!」昊惡狠狠拋下這三個字,往更前方走去。後方還是聽得見那銀鈴般的笑聲…

※※※

「昊……」霓月生怯怯的喚道。

「幹麻?」昊停下來帶著防備的神情看著跟在他後頭的女子。

「你在生氣?」霓月仔細的觀察他的表情。

「沒…」他還是一臉嚴肅,整個臉是冷的。

「那你怎麼是這種表情…還說沒生氣!」她邊說邊模仿昊看她的表情。

「就說妳警戒心低到不行。」昊揉揉自己的太陽穴,一臉受不了的樣子。

「這次又怎麼了?」其實她剛剛就發現白雷好像不太對勁,好像在警戒什麼。

「天空愈來愈暗…氣溫一直下降…我們大概闖入一個奇怪的區域了!明明是大白天,卻突然陰森起來,好像有什麼鬼魅會突然從身後冒出來。」昊冷笑,這次不會又像在赭魔峰一樣,出現那種殺不死的怪物吧!

瞬間,昊發現有一道黑影從他眼前閃過,好像剛剛有一張笑臉跟他貼的很近。「霓月,妳有看到什麼嗎?」他轉身發現霓月像是受到驚嚇一般,眼睛瞪的大大的。

「嘖!又是什麼鬼…」昊銳利的眼神向四周尋找剛剛的黑影。老天!又看見一個傷眼的生物…。

眼前的怪物有著蛇的身體,堅硬的鱗片像冰一樣透明,還可以清楚地看見裡面的內臟在蠕動,左右兩側還有一對像死神腐爛的翅膀,此時正散發著令人反胃的惡臭,怪物有三個頭,說也奇怪…那是人的頭,臉部還有表情,每張都是尖牙利嘴的。
中間的是笑臉,就是昊剛剛看見的那一個,還會一直發出呵~呵~呵~比貴婦還可怕的笑聲,滴下的口水好像是…強力膠?黏黏稠稠的樣子,滴到地上還發出啪的聲響;右邊的是暴怒臉,整個是殺紅眼…頻頻從口中噴出火燄,還可以聽到吼~吼~吼~的咆哮;最後左邊的是哭臉,也一直發出嗚~嗚~嗚的鬼哭聲,還可看見不斷從下垂的眼角汩汩流出不用錢的淚水,淚水似乎是硫酸…滴到地上發出嘶~嘶~的聲音,不!這個是王水…地上的洞似乎無止盡的腐蝕下去…。

「呿!魔界的怪物似乎很喜歡鹽酸、硫酸、王水這類的東西阿…」而且那三個頭還會各自的旋轉,擺明就是要把那些奇怪的液體亂噴。昊握緊的口袋中的武器膠囊,想著該如何度過這次的難關。

==================================================
下一棒→ <炎舞>

某話按:阿美妳太強了…一個晚上…只有一個晚上啊…Orz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