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


「不送了!我等會兒還有事情要辦。」達成協議之後,蒼夜轉身進屋,似乎不想與這位男子多做接觸。

男子跟著移動腳步,最後悠閒的倚在門口看著蒼夜的背影,臉上又漾出了笑容,但似乎添加了幾分危險的氣息。「啊!對了。我想起來主子買了個禮物,想要送給你的徒兒當作見面禮,雖然他好幾年沒見過那孩子,但尺寸應該還合適。」

「如果你們連『地』都找好的話,我會更感謝的,這樣可省了我料理那兔崽子的花費。」這傢伙……膽子不小阿,只不過是個貼身保鑣,替『他』傳個口信,居然這麼目中無人。相較之下……昊那小子到底在混什麼!

「你要站在那兒到什麼時候?當我家的看門狗已經夠久了吧?我可不負責餵食的。」砰!話一說完,蒼夜隨即用力的把門帶上。

「哼,原來他早就知道我在附近埋伏很久啦!」世界最高價的國際殺手果然不同凡響,難怪主子一直拉攏他加入我們的行列。總之,先得回去向主子報告蒼夜已經收到禮物了才行。不知什麼時候移動到前院那顆幾乎乾枯的老樹上的男子,輕盈的翻手一跳,瞬間在這個空間消失了……。

此時,蒼夜正站在窗旁冷眼看著。「勞德洛夫‧緹雅斯…搞垮了緹雅斯家族對你有什麼好處?叛賊……可不是誰都當的起的……。 也罷!那是他們魔族的事情,我沒興趣管。」

※※※※※※※※※※※※※※※※※※※※※※※

經過上次的獵殺事件之後,昊無意間卸下了霓月對他的防衛心,昊便與他們一路同行,畢竟對於這座迷幻森林……他是一無所知的。

此時負傷的一人一獸在大樹下稍作休息,而一旁的女子則四處張望周圍的動靜,同時和她所謂的救命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你還有哥哥?!」昊發出驚嘆。光是霓日那傢伙,他就得用百分之80的力量才能招架的住了,竟然又多出一位棘手的人物……情況似乎不太妙。

「我有哥哥會很奇怪嗎?」俏麗的臉龐露出不悅的神情,似乎對他這種反應不是很滿意。

啊!糟糕,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不!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想到,妳都已經這麼厲害了,那你的兩個哥哥也一定毫不遜色!」然後希望這個任務不會太花費他的時間,不然師父可能不辭路途之遠,追殺他到這個地方來。

「那還用說嗎?尤其是那老戴面具的笑面虎,處罰我的伎倆更高超!」

「笑面虎?你們當家的啊?」這句話帶著試探的意味。

「沒錯,他每次都會罰我禁足、罰我整天待在書房讀書,更狠的是……他還找人來監督我!他明明知道我就是坐不住….偏偏又這樣整我……。」霓月雖然帶著抱怨口氣說話,但眼神中卻有著敬佩之意。
照這情況來看,她口中說的大概是霓日吧!他還得套出另一個人的底細才行……。「那你另一位哥哥……?」

「我很少看到,他似乎跟父親大人意見不合而離開這個家了!詳細情形我也不是很清楚。」說到這兒霓月的神情變的有些落寞。

哼!爭權奪利的場面他看多了。「說不定是為了分家產而意見紛歧吧?聽說你們家族很龐大,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緹雅斯家族的血統……魔法……。」霓月小聲的嘀咕著。

「什麼?」雖然小聲,但他還是聽的見了幾個重要的詞。

好險,她差點把秘密洩漏出去了!對他……敷衍一下就好了。「身上流著緹雅斯家族血液的人,雙眼的瞳眸幾乎都是紫色的。」

「妳這麼輕易的就將緹雅斯家族的秘密告訴別人,難道不怕引來殺身之禍?」怎麼突然改口了?不過,這項訊息對他來說還頗有用的。

「這不算秘密了吧!而且要來殺我們的人,往往最後喪生的都是他們自己。」

「……」

「怎麼了?突然靜下來。」霓月朝原本該發出聲音回應她的地方轉身,只見昊直盯著她看。不!他是盯著她的後方看。此時昊身旁的白雷也擺出了攻擊的姿態。

昊只是冷靜的回答了一句話:「警戒性太低。」

=======================================
下一棒→<炎舞>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