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長夫人>


「哈啾!」一聲,打了個寒顫,在這微涼的秋后。

但年近四十的蒼夜卻不認為這只是生理的不適,而是一個預兆──不祥的。

他原本是在前院的涼椅上睡午覺,而突來的惡寒讓他轉醒,全身起了疙瘩。

他皺著眉,瞪著兩隻手臂紛紛獨立的汗毛,心理似乎正忖度著什麼。

「世界最高價的國際殺手,退休後的生活居然跟一般老人沒兩樣啊?」
聽見聲音從後頭屋內傳出,來人的腳步漸漸接近,蒼夜沒有回頭,持續察看著自己的手臂,但仍口頭上招呼了一下:「你來啦?我才在想怎麼這時候了還沒見到『他』派的人,正想著是不是該自己過去一趟。」

「豈敢勞駕?」說著,那人來到蒼夜面前,那是名極美的男子,美麗的金髮以綁帶束在身後,稍些不馴地隨風左右擺動,穿掛在纖白肌膚上的華美服飾,和這秋涼枯荒的院景產生強烈的對比,而最搶眼的,便是那對,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紫色雙瞳,正偽裝在一派輕鬆的笑臉下,像隱藏在陰影中的猛獸,漸次分析起面前這個人的一切狀態,隨機而動。

這時蒼夜才緩緩抬起眼,看向來人,挑起了一邊眉毛,說道:「勞德洛夫?哼。」

他輕蔑地嗤笑了一聲,老大不高興地半坐起身,繼續說道:「原來『他』這樣地瞧得起我啊?竟然派了他的貼身保鑣來跟我談。」

男子臉上多了幾分難看的臉色,似乎也沒心情和蒼夜胡混下去,於是直接切入了話題:「我是奉主子的命,來提醒你任務的進度,似乎有點落後了。」

蒼夜垂下眼皮,低喃道:「那孩子還沒殺了他們?」男子不屑地一笑:「看來是那孩子的天賦不足,都過了各把個月了,緹雅斯家族到現在還沒垮台的跡象,若不是真的能力不足,就是……」男子用輕蔑地眼神看著蒼夜:「他的教育出了問題。」

蒼夜真真切切地將這句話聽進耳裡,也明白這個人並不是真的像他所說,只是來提醒任務進度,而是抓住機會來羞辱他的。

臭小子,就會讓我丟人!

蒼夜重新抬起頭,一派慵懶地回應:「他可能死了,我聽說過緹雅斯家族,他們現在的當家固然年輕,卻也是個不得了的人物,昊大概已經被他解決了。」

蒼夜打趣地暗暗觀察眼前這人的表情,發現他的嘴角正扯起淡淡的笑意。

「這樣啊?但是,款項你們也收了,任務卻沒完成,砸招牌的可是你的徒弟,這下,你該怎麼辦呢?」

果然,不懷好意。

「哼,請你家主子放心,我做這行十幾年講的是誠信,既然收了錢就不會只吃飯不做事,昊那廢物砸了我的招牌我自然會處理,這點就不勞你們費心了。」

只見男子一副詭計得逞的樣子,臉上漾起了虛假的笑意:「這麼說你將重出江湖囉?」

蒼夜盯著他看了半秒,嘴角也漾起了淺笑:「我的收費,可是比昊還要高上十倍,但是這次因為是自家徒弟出了錯,所以我允許,等任務完成了再付款。」

「錢的事絕對沒問題。」男子爽快地回答,只見他臉上的笑意,似乎又虛假了幾分。

聽見對方已然答應,蒼夜乾脆俐落地站起身,伸出一隻手,示意要與他握手,而那名男子瞥了一眼,也不甚情願地回握住他的手表示禮貌。只見蒼夜那經歷了風霜,卻仍依舊俊逸的臉上,帶上了一抹瀟灑的笑意,朗聲說道:
「請多指教,我是殺手蒼夜。」

*************************************************** 

我對不起大家〈跪〉,因為前一陣子為了期中考忙翻了,但怪的是,我期中考結束後還是很忙…忙忙忙,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忙什麼哈哈哈…〈罪人還敢笑!〉

好啦好啦…總之就是誅月趕出來了,不過很奇怪,我很喜歡霓日,但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很想讓他死耶,而且是讓蒼夜殺掉…這就是所謂的『同家人殺同家人』嗎?〈哪有這句話?〉

但是照這個情況看下去,霓日勢必是要死在蒼夜手上,然後昊…= =你等著被師父殺吧哈哈哈哈〈什麼跟什麼啊?〉

唉唉,之前一直說寫不出來,但是現在是怎樣?我只寫了一個小時耶!@@

整個覺得是自己心裡有病〈創作恐懼症?〉反正也不多啦,就放過我吧!〈眾人:去死!><〉


下一棒→<阿美>

全站熱搜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