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進湖中,朝著成片的荷花走去。
他在橋上看著,手指緊握成拳,卻嘴硬的不肯讓你回來岸上。不諳水性的你,雖然有些為難,卻無法拒絕──因為你知道,要想使他氣消,只有聽從他的要求。
 
剛才在趕來和他見面的時候,你被路上兜售愛心筆的女孩拉住,一直無法抽身。你天生心軟,不懂得拒絕她,可是一枝原子筆要賣你三百元,你怎麼也不甘心──何況,女孩身上沒有她所說的愛心基金會的名牌,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當做冤大頭,如果你真的花了三百元去買一枝有著可笑圖樣的普通原子筆,也許根本只是入了女孩的口袋。

與女孩對峙、攻防了將近半小時後,他終於不耐煩的找來了。看見你和女孩的拉拉扯扯,他心頭冒了火,二話不說上前去將你倆拉開。女孩愣了愣,竟露出了然的微笑,然後指著你哽咽地說道:「你怎麼可以對我始亂終棄!」女孩的演技可真好,她的眼睛看起來竟紅通通的,像隻小白兔一樣。

不等他問明白,女孩便「委屈」地跑開,留下你一人面對他散發出的強烈殺氣。你訝口無言,你分明在女孩跑開的瞬間看見她臉上開心的笑容,但是你無暇顧及女孩,你知道如果你不好好安撫眼前的他,今晚八成要睡公園了。在他用冰冷的眼神把你「看」出一個洞之前,你急急忙忙解釋:「這是誤會!那個女生只是來賣愛心筆,我不肯買,她就拉著我…」

「世界上哪有這麼巧合的事?她誰不纏,偏纏著你!」他完全不相信你說的話,你自己想想,換做是你大概也不會相信,可這明明就是事實,你臨時也想不到有別的理由。

見你沒回應,他氣憤的轉身離去,你連忙抓住他的手腕。他甩開你,你並不死心,甚至心裡十分開心,自從你們在一起,一直是你不斷表達對他的愛意,今天看他為你吃醋,你終於有了被他放在心上的真實感。

你們走上橋,看著湖中有三三兩兩的小船,船上的人影親密地依偎在一起,跟你們之間火爆的氣氛截然不同。你一直很羨慕那些光明正大互相擁抱、親吻的情侶們,只因你的他太過顧忌世俗眼光,在大庭廣眾之下就算是搭肩也不願意。橋邊有一整片的荷花,直立的花莖、盛開的花朵、微微的薰風,無一不告訴你現在是夏季。那滿滿的粉紅色,竟與他氣憤的紅臉兒顏色相似,你不禁沉醉於眼前的美景當中。

「你竟然還敢發呆!」今天他是真的生氣了,先是氣你遲到還與別人糾扯;再者氣你還沒讓他氣消,竟然就開始恍神。

你被他這樣一吼,頓時清醒過來,趕忙又好聲好氣的賠不是、扮無辜:「對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不然你要怎麼處罰我,隨你說吧?」

他瞪了你一眼,哼了一聲:「除非你敢下水摘荷花給我,不然我絕對不原諒你!」

──就是這一句話,造成了你現在胸口以下浸在湖裡的窘境。


水很深,聽說曾經溺死過人。不會游泳的你,顫顫巍巍的走在湖裡的石頭上,不知道下一步是否還有可立足之處。

其實他並沒有這麼喜愛荷花,只是因為他知道你不會游泳,因而故意作些不合理的要求。

你在橋下戰戰兢兢,他在橋上噤若寒蟬,生怕要是自己出了一點聲響害你分心,你就會出了意外。突然,你腳底一滑,整個人栽進水中。

「阿焰!」他在橋上驚呼。見到這光景,他也不管身旁是否有人說要幫忙救人,直接從橋上縱身一躍入了水,只為了不懂水性的你。「阿焰!阿焰你在哪裡?回答我!阿焰!」

「小九…」你在不遠處水比較淺的堤岸邊,狼狽地朝他揮揮手,手中還握著一朵花莖長達約莫兩米的荷花。「這下你願意原諒我了嗎?」

他眼眶泛紅,接過那朵荷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拼命點頭。

「媽媽妳看,湖裡有兩個大哥哥在摘荷花耶,我可以也要嗎?」一邊路過的小女孩牽著媽媽的手,指著水裡的你們,童稚的語言讓人莞爾。

聞言,顧忌到面皮薄的他,你不自覺的離了他遠一點;他察覺你的動作,伸出手拉住你,你們十指交扣,但是在水面下,除了你們誰都看不見。

你驚愕的看著他,他對你回以一笑。

 
其實你已經會游泳了,但你始終沒有告訴他。

============================================================================================

這本來是閱讀與寫作的作業…不過後來因為自己不滿意所以就重寫了另一篇(汗)
啊哈哈哈哈哈~~~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