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舞>


  雪白的毛皮盡皆鮮紅,讓目睹的霓月眼眶也跟著染紅。

  那傷口仍淌流著鮮血,紫色的瞳眸瞬間溢滿淚水,跟隨而起的,是心中逐漸簇燃起一絲怒火。

  他們,竟膽敢對白雷施於如此大的傷害!

  深皺的雙眉下,那對紫眸將淚水眨出眼眶,狠狠一拭,殺意擴大到幾乎無法再隱藏她的蹤跡。

  站在白雷身邊的男子們,或有幾名已經察覺,低頭交接著竊竊私語。

  然後,他們凝肅著神情往霓月藏身的方向小心翼翼走去。

      眼見男子們就要發現霓月,而那女人顯然沒任何感覺,不清楚霓月也正蓄勢待發的昊低聲咒罵,為不想讓自己的獵物先被人解決,他只能快速將目標改移向正欲撥開樹叢的一名男子。

  狙擊槍隨著昊叩下板機發出一聲幾不可聞的輕響,子彈無聲脫離彈道,在瞬息間精準穿透男人雙眉之間,然後慢動作般,男人瞪大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直挺著向後倒下。

  僅僅不過分秒之間,除了昊以外,其他人全被這突如其來的異狀給震楞在當場,包括霓月。

  「是誰?」圍繞著白雷的男人們開始騷動,紛紛抄起手邊的武器,昊敏銳的視線藉著鷹隼掃繞全場,大約估計出敵人的實力。

      當然──還遠不如自己。

  在男人們騷動及白雷如霆的吼聲中,霓月由方才的震驚回過神來,迅速回頭朝子彈射出的方向來源探查,紫眸不用特地搜尋,便清晰穿越遮蔽發現昊的身影。

  雖然不懂他為何幫忙,但經過剛才那刻之後,她已然查覺這人的確深藏不露。

  心中有絲疑問,她發現這人在自己面前偽裝了很多,於是基於保護自己的立場,霓月口中喃唸了幾句,有所保留的釋放出自身魔力──

  在陽光之下,白雷及男人們的周遭,緩慢又莫名的浮現出無數透明火球,紅外泛紫的火焰包圍所有,寂靜飄浮在半空。

  這是她與生俱來的能力,與自小學習的黑魔法不相為一;由於魔界裡擁有操控自然能力的人不多,因此她極少在外人面前使用這項能力,只是……這些人真的惹惱她了。

  「這是……」男人們個個驚恐,因為看見這些火球。

  他們都是魔族,自然知道魔界裡有超自然能力的人不多,相對的,愈是擁有操控自然能力的人,在這世界理所當然愈是位高權重。

  而不知道這件事的昊,在樹那頭瞧見這情況,只是吹了聲口哨。

  看來,哥哥有讀心的能力,妹妹也是很不簡單的人物啊……

  也之所以,才會引起他人的顧忌吧?

  想到那件委託,昊黑瞳瞬間又轉為犀利,透過鷹隼他將目標對向霓月,心裡決定就讓她實現生前最後一個心願──救出白雷。

  然後,他就可以安然的送她上西天。

※※※

  緹雅斯宅邸裡,霓日正站在地牢門前,嚴肅又凝重的看著眼前一片狼籍。

  「主子,非常抱歉……」一旁的侍衛低頭懺悔,想請罪的話語被阻擋在霓日舉起的手前。

  「──是我太小看他了。」霓日想到那人在被自己定住身形之前,是顯得多麼手腳俐落。

  該想到的,在當初他面對自己仍神色自若時,他們就該更加心存警惕才是。

  如今再說,也只是晚了,只能……

  心神一動,霓日左手背在身後,右手舉起在半空滑動。

  伸出的食指彷彿滲透出什麼,隨著他手起下落,一個虛幻的影像頓時顯現在半空。

  霓日的貼身侍衛不待他開口,早已極有默契的將一張白紙遞上前頭,讓那影像深印雕琢在白紙上頭,便就是昊.蒼夜的臉孔。

  「將這圖像複製後送交各地。」霓日下達命令,臨去前,他回頭看了地牢最後一眼。

  「昊」嗎?很好,他記住他了。

  在緹雅斯家族監控下還能輕易竄逃的,除了他那寶貝妹妹霓月之外,他是第一人。

  就逃吧!在這魔界,霓日不相信不會再有抓到他的一天。

==================================================================================

下一棒<神話>

舞:糟糕咧!確定真的是男女清水文嗎?
我很想很想把霓日跟昊湊在一起耶><

話:…不行Orz 一定要堅持清水啊啊啊…Orz

創作者介紹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