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長夫人>

夜色褪去,富含水氣的赭紅畫過天際,留下幾秒輕柔的紅霧。暖陽冉冉升起,透過葉隙射入這終年佈滿濃密樹叢的迷幻森林。陽光被葉隙框成了一個個小小的菱形光柱,溫柔地灑在一張美麗的睡顏上。

任著女孩扶靠的巨虎在此時醒了過來,牠並不想驚動她,但是時候該去覓食了。
於是牠緩緩的移動身子,盡可能不讓女孩發覺,讓她輕輕地躺到地上,再咬起一旁的大枯葉覆蓋到女孩身上,接著又靈動地環顧四周,確定附近不會有什麼可能危及女孩生命的因素存在後,牠這才安心地竄入一旁的草叢,悄悄地去覓食。

不知過了多久,女孩漸漸轉醒,發現自己竟貼著冰冷的地面,她倏地坐起,覆蓋在她身上的枯葉也摩擦到地面,發出沙沙的聲音,這更讓女孩確定,昨晚和她在一起的巨虎不見了的事實。

「白雷!」她大聲呼叫。

「白雷你在哪裡?」她緩緩站起身子,有些不安地環顧四周。

太安靜了。連風聲都沒有。

女孩越來越不安了起來,她決定自己去找牠。順著牠離去時留下的足跡,女孩也竄入了草叢。這裡的植物糾結生長在一塊,沒有特種的分別,所以她必須更小心,免得自己被有毒植物劃傷。

「白雷!」她持續呼喚著巨虎的名字,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身周不斷傳來植物摩擦的聲音,除此之外,似乎真的什麼聲音也沒有。

突然,『砰!』一聲響亮的槍響劃過天際。樹林裡的群鳥倏地一致飛離樹頂十尺高的高空,樹林也在此時開始有了動物們的騷動,因為就在槍響過後不到半秒的時間,就接著一聲淒厲的怒吼──來自巨獸的怒吼。

「不,不!」女孩試圖衝破樹叢,任由身周有著銳利纖毛的植物將她的皮膚劃傷。終於,她從樹叢的另一端衝了出來,面對著的是一片大湖。她焦急地順著湖岸走,空氣裡瀰漫著一絲絲殘留的煙硝味。

「就是這裡了。」剛剛傳來槍響的地方。結果她在湖邊的一處灌木叢後,發現一具支離破碎的人型屍體,初步還無法判定他是人類或者是自己的同類。而以血液濕潤的程度,這個人應該剛死不久,死於巨大野獸的利齒之下。

「應該是白雷做的沒錯。」女孩蹲下身子仔細觀察了一下屍體肢體斷裂處的傷口,喃喃地道。

但既然這人被白雷殺了,那白雷又到哪裡去了?剛剛那個槍響,又是誰發的?難不成……這個人還有其他同伴?

女孩快速思考著,不由得擔心起巨虎的安全。她隨即起身,再往前走了幾步,便看見地上多了一灘血,一灘不屬於於剛剛那名死著的血液。

「是白雷的。」女孩說的有些哽咽。因為那一灘血的面積,即使是以巨虎巨大的體積來看,也應該是受了很重的傷啊。

「怎麼辦?怎麼辦?」女孩有些慌亂,她驚惶地向四處張望,甚至希望至少能找到牠的屍體。

而就此時,女孩忽然感覺到,不遠處有人正在靠近,於是她快速地竄入一旁的草叢。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另一邊的草叢竄出一名男子,手裡拿著一把狙擊槍。

是兇手?她在心裡暗自猜測。

那名男子頗年輕,長相也算俊朗,但眼神中卻充滿肅殺的氣息,好像,好像……才剛殺過人。

應該就是他了。女孩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做?應該直接殺了他報仇嗎?還是先抓住她逼問白雷的下落?

說時遲那時快,對方也在此時發現了自己,一把將自己從樹叢裡揪了出來丟在地上,在自己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對方就將槍口對準自己了。

「你(妳)是誰?」兩人異口同聲地問出這句話,也同時驚訝地發現,對方的聲音是如此的熟悉。

「那個人是妳殺的嗎?」男子用下巴往不遠處的屍體點了一下。而女孩明顯拒絕先回答他的問題。

「你殺了我的白雷嗎?」她反問。

「白雷?是誰?」

「一隻巨大的白虎。」

「我沒看到。」

語畢,兩人便僵持住了。過了一會兒,男子才又開口:「我問你那人是妳殺的嗎?妳還沒回答我。」

「奇怪了,你沒有眼睛看嗎?是人都知道他是被野獸分屍的。」女孩回答的有些不耐,畢竟那管槍仍然對著她。

「這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是『妳』指使『妳的野獸』去殺人嗎?」

「很重要嗎?」

「不是很重要,只是我希望對像妳這種能指使野獸傷人的傢伙多點防備。」

「我沒有指使白雷去傷人!」女孩感到有些憤怒。

「不過,那人的確是白雷殺的,牠大概是想拿他當早餐。」想到白雷,女孩不禁有些感傷。

「意思是,妳不能指使那頭野獸,但牠卻也不會傷害妳?」男子挑眉

「沒錯。」

「為什麼?你和牠,是怎麼結識的?」

「先生,我沒必要回答你那麼多吧!還有,要是你還不把槍移走的話,我就要你好看了!」女孩憤怒地咆哮。

但那名男子卻仍不為所動,甚至露出一付等著看好戲的表情。

女孩氣急敗壞地抓住男子的槍管,下一秒,那槍管便在女子手中鎔成一團黑糊。

男子激賞地吹了聲口哨。

「挺不賴的,妳真的有一套。」

只是女孩對他這樣的讚賞毫無欣喜之情,她忿忿地站起身,轉頭欲離開。

「等等,其實,我剛剛有看到妳的那頭白虎。」

聽到這句話,女孩停下了腳步。遲疑地轉過頭望著他。

「似乎是受了嚴重的槍傷,被一大群男人五花大綁……」

「他們把牠綁到哪裡去?」女孩激動地追問。

「快說啊!」

「嗯……我是很想告訴妳啦,但是我有條件。」

聽到他還有條件,女孩有些遲疑了。

「什麼條件?」

「嗯……告訴我,妳的名字。」

名字?為什麼他要知道我的名字?

「知道我的名字很重要嗎?」

「當然啦,這樣在我的芳名錄裡可又多一筆了呢。」語畢,男子擺出一臉調侃的模樣,一付就是痞子的樣子。

女孩雖然心有不甘,但不過就是給這傢伙吃點豆腐罷了,只要不是吃大虧,又能救白雷,告訴他也無妨。


「霓月‧緹雅斯。」女孩不太情願地說出自己的名字。

男子聽了,微微一笑。

「好啦,交易完成,霓月小姐,就請妳跟我來吧。」男子嬉皮笑臉地對她彎腰說道,接著緩緩向前走去,霓月則在後頭則在後頭緊跟著。

走了有一會兒,男子又沒頭沒腦地對後頭的霓月道:「我叫昊‧蒼夜。」

「我並不想知道你的名字。」霓月很不給面子地回應。

「哎呀呀,但是我覺得妳絕對有必要知道我的名字。」

「為什麼?」

「呵呵,妳將來就會知道了。」

因為我,就是那個結束妳生命的男人。

================================================

下一棒→<阿美>

創作者介紹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