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長夫人(翾翎)>


闇夜。紫色的月光暗示著這個空間的與眾不同。

夾著雜質的霧氣瀰漫在市街上。居民們一向不在晚上外出,除了因吸進這樣的空氣對身體不好之外,治安不佳也是其中的原因。

畢竟,這裡是『魔界』。
魔界的人在外貌上和一般人類無不相同,要說真有不同的地方,就是他們擁有人類所沒有的神奇法力,且多為天神賦予,這或許就是真正不公平的地方了。

更別說那些魔界貴族,更是財力、權力、實力、甚至有些連外貌都樣樣兼具。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們就能過真正平穩安定的生活。畢竟,他們不得不承認,擁有了與人類相似的外表,也繼承了他們所謂『個性』的問題。

「不好啦!不好啦!主人……主人!」一名女傭尖叫著穿過長廊,所有的人聽到她的叫聲都好奇地引頸探看,只見她快速地通過走廊,接著急急囀過一個轉角來到一扇橡木大門前,毫不猶豫地便將它撞開,迎面而來的是兩把相交的銳利劍鋒。雖就此擋住她的去路,卻阻止不了她的尖叫:「不好啦,不好啦,主人,不好啦……」

女傭持續對裡頭叫著,但裡面的人似乎仍很鎮靜,只是抬眼看看她,完全沒被擾亂的樣子。

「瑪莎,妳難道不知道,沒有允許,是不能擅闖主人的書房的嗎?」一名持劍擋住女傭去路的侍者這麼道。

「出事了。」女傭表示。

侍者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再轉頭望向裡頭的主人,似乎是在等待進一歩的指示。

只見他的主人仍靜默地安坐在他的座位上,對著他們微笑,年輕的面容看不出一絲慌忙。

「讓她過來吧。」最後他這麼表示。那聲音是如此的輕柔而富磁性,彷彿是來自天上的聲音。

接到了命令,兩名侍者於是收起劍,紛站回兩旁,讓女傭通過。女傭快速奔至主人的坐椅邊跪下,半哭音地對他道:「主人……主人,那幅畫……那幅老主人生前最愛的畫……被人損壞了!」語畢,女傭便像解放了似地大哭了起來,而一直到現在,這位主人的臉上才有了點凝重的面色,而即使如此,也掩飾不了那姣好的男性美貌。

他就這麼靜默了一會兒,接著才偏過頭對著一旁的侍者問道:「我妹妹……現在在哪?」

* * *

逃跑。躲藏。

這樣的動作並不是她這個身分應該有的。但就因為她這難搞的個性和永遠用不完的好奇心,於是闖禍便成了家常便飯,逃跑和躲藏也就相對頻繁了。

其實她也不是故意要闖禍,而是常常『不小心』……

『不小心』撞壞家具、『不小心』燒掉倉庫、『不小心』淹死自家小狗、『不小心』……

其實這些都沒什麼。

今天,她又闖禍了……

但這次她不打算『逃跑』或者『躲藏』,她要……『逃亡』。

「咿咻,呼,還好沒被抓到……」一邊慶幸著自己又一次的逃跑成功,一邊想著下一歩。闇夜裡,本家小姐霓月‧緹雅斯翻出了房間的窗戶,輕巧地跳落地面。接著以附近的草叢為掩護,靜悄悄地摸到了圍牆邊。

「要是被哥抓到就慘了,唉呦,我真的是個笨蛋耶,早知道就不要在畫廊裡玩鞭炮了……居然炸爛了父親生前最愛的畫,這次不被禁足到死才怪……」霓月一邊懊惱著,一邊尋找能夠逃出去的路。

「先出去躲個一兩天,等哥氣消了再回來……不對,這次哥一定氣炸了,還是躲久一點……」打算好自己的退路後,霓月一邊沿著圍牆,一邊尋找最陰暗的角落,打算掩身其中,然後再伺機翻出牆外。

紫色的月光打在深色的草地上,多麼詭異的色調。一名坐在陰暗圍牆上窺視的人這麼想著。他打量著這棟處處展露其豪奢程度的大宅,心想著將要被殺的人可能被下手的原因──八成是因為太富有。

不,今晚他要殺的不是『人』,而是『人們』。

計算好了最精確的侵入角度,以及在最近走廊上活動的人數,昊緩緩站起身,在月夜裡,這黑暗修長的身影,代表著死神的化身。

他雙眼盯著大宅走廊,接著從圍牆上縱身一跳!

「哎呀!」

「哎呀!」

忍住突來的痛覺,昊立時發現有個不屬於於自己的慘叫聲,他訓練有素地拔起腰間的小刀,黑暗中仍快速地摸到對方的項頸,接著猛地將對方壓倒,小刀立時湊了上去。

「敢出聲我殺了你!」昊壓低著聲音搶先威脅道。

突然被人從天而降壓倒,壓疼了她,害她咬到了舌頭不說,這傢伙居然還拿刀威脅她?有沒有搞錯?怎麼說她在這裡也算排『第二』啊!這口氣,她實在嚥不下去!

「你……你是誰?」讓我知道你是哪個單位的,要你好看!

是女人的聲音?昊驚訝地發現。

「不是叫妳不要出聲嗎!閉嘴!現在我問什麼妳答什麼,懂嗎?」昊故作凶狠地說道。

霓月此時在心裡暗想著:被你用刀挾持著,要答不懂也不行吧?哼,好,竟然敢這樣對我,那我乾脆全盤說謊好了。

「妳……是這家的人嗎?」昊謹慎地問著。基於不想濫殺無辜,還是先問清楚比較好,即使這實在是多餘的。

「不……不是。」沒想到他第一個問題居然是問這個,看來,這傢伙是外面的人,是小偷?

「那妳為什麼會在裡頭,還鬼鬼祟祟地躲在牆邊?」

鬼鬼祟祟?居然敢反過來說我鬼鬼祟祟?霓月在心中真是吞忍到了極點。

「跟你一樣啊,你想做的事,就是我要做的……」

殺手?

昊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難道委託人請了不只一名殺手?

雖然殺手規章中沒有規定委妥人只能委託一名殺手,且殺手各自做各自的工作,沒有搶飯碗這回事,即使剛好碰在一塊,也以互不妨礙做為彼此間無承約的默契。

但因為昊從沒碰過這種事,讓他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會放開妳,但請妳不要妨礙我做事。」昊最後決定道。

真的是小偷?霓月猜疑著,且一邊想著是否該在他放手的瞬間奔回屋內喊抓賊。

但是,突然靈光乍現,她想起一個能讓這個登徒子被抓,又能讓自己安全脫身的方法。

思及此,臉上不禁泛起奸狡的微笑。而在黑暗中,昊自然是看不見的。

「欸,不要說同行的不幫你,其實呢,你就這樣從這邊闖進去,實在是挺笨的,要不要我告訴你一個不會讓人發現,又能順利進入大宅的方法?」

昊沒想到這名女殺手竟然會想幫他,這是始料未及的,但無功不受祿,平白無故的要他接受陌生人的幫助,其中必定有詐。

「我憑什麼讓妳幫我?」

「憑你現在把我壓制在地上啊,欸,你以為我會騙你啊,我若騙你,可就沒命了耶!」霓月嘴上說的正經,心裡卻正在為肥魚就要上鉤了而高興不已。

昊沉吟了一會兒,思考著下一歩該怎麼做。

要是師父的話,會怎麼做呢?會在剛才下來時就直接殺了她吧。

昊推想著,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第一次這麼不想照著師父的思想行事,是因為自己的叛逆?還是因為這個人?
這個人?!

昊為自己這樣的想法而感到無比驚訝。

「好,妳告訴我怎麼做,我就放開妳。」說時遲那時快,還沒想清楚,話就從嘴裡跑出來了,似乎是個直接的動作。

上‧ 鉤‧ 了!

霓月在心中暗自竊喜。表面仍裝做沒事,對著昊說道:「那裡,從這裡走數十歩,有一面有窗戶的牆,你從那個窗戶爬進去,就絕對不會被發現。」

聽完,昊默默思考著她的話,遲遲沒有出聲。

「你放心,我剛才就是從那裡出來的,我不會騙你的。」霓月再三保證,昊似乎也漸漸被說服,逐漸鬆了手,霓月從地上坐起,黑暗中,無論霓月怎麼看都看不清此人的面貌,對方也是。

「你快離開吧,你未完的工作,我會接手的。」

昊說著,緩緩站起身,一邊伸手拉起地上的霓月。

霓月盯著眼前身材適中的黑影,猜想著他的面貌,是否勝過哥哥。

想著,霓月兩手搭上圍牆,輕鬆地攀了上去,跪在圍牆邊,笑著對他道:「有緣,我們外面再見吧。」等你被關出來。說著,她又是一笑,接著躍下圍牆,不見了。

那告別前絶世美麗的笑顏,昊自然是看不見的,但是今夜的一切,勢必會深深印在他的心底,久久難以忘懷的。

因為後來……

「媽的,那死女人……」昊不禁痛罵。

好不容易照那女人說的,進入了大宅後,他輕巧地躍下窗戶,向前走了幾步,發現一旁的牆上掛著一幅中間被燒的焦黑的巨型畫作,他正疑惑著,忽然四周燈火大亮,在他面前的是一個極大的陣仗。一大群男僕女僕,用一種半恐懼半憤怒的表情看著他,手上沒帶任何武器,看來並不是事前就知道他在這裡的,那麼,他們是在這裡等誰的啊?

不管這些了,現在是要逃嗎?但是,我本來就是來殺他們的,難道還有獵人被獵物追著跑的道理?

所以要開始殺人囉?

思及此,昊的嘴角上揚,歛起剛才有些愚蠢的驚呆表情,現在的他,是個絕對冷血的殺手。

我要……大開殺戒了。

==========================================
下一棒<阿美>

霓月哥的簡介:

姓名:霓日‧緹雅斯

年齡:23 

種族:魔族

外表:大致和霓月相同,只是臉是漂亮男人的臉,頭髮是淡藍色。

個性:沉著內斂,臉上總是掛著笑容,讓人極不易猜透他的心思。

職業:緹雅斯家大當家

攻擊技法:基本上沒有,也從沒展示過,身體也有點虛,但不知為什麼,身上總有一股懾人的王者氣魄

背景:魔界貴族之子,緹雅斯家現任的主人,霓月的哥哥。

創作者介紹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