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慎入

★橘真琴生日賀文 不要問我為什麼到現在才生出來

 

  橘真琴的生日要到了,雖然身為戀人的松岡凜沒有事先向他表示什麼,但畢竟是兩人正式交往之後,所要度過的第一個『戀人的生日』,加上真琴的生日在假日,凜多少是有些期待的,只是當他在真琴生日前一天從宿舍回家時,卻突然接到渚的簡訊,說他們要訂卡拉OK包廂幫真琴慶生,問凜能不能來參加。

  凜愣了幾秒,隨即撥了電話給真琴,電話那一頭的真琴,聲音裡充滿笑意:『凜,我正好想跟你說這件事呢!你會來對吧?』

  「……當然。」凜一邊講著電話,一邊從背包裡拿出一張紙,看了幾秒。「很不錯啊,真琴也喜歡熱鬧吧?」

  『是啊,而且是第一次和大家一起過,感覺會很好玩!』

  真琴回應的語氣非常開心,凜似乎都能看到真琴的笑臉了。

  掛上電話後,凜立刻回了「會參加」的訊息給渚,喃喃自語道:「大家……啊。」

  他又看了幾眼桌上密密麻麻寫滿字的紙張,複雜地笑了笑,揉成一團後塞進抽屜的一角。

* * *

  包廂裡,真琴被圍在正中央,面前擺了個大蛋糕,大家臉上都堆滿了笑容,替真琴唱生日快樂歌。

  到了要吹蠟燭的時候,坐在真琴左邊的渚笑著說:「小真快許願!前兩個願望要說出來哦!」

  另一邊的遙立刻接口,「真琴許個能夠每天吃到鯖魚的願吧。」

  「遙學長這是你自己的願望吧……」聽到怜的吐槽,坐在凜身邊的江笑了起來。

  「鯖魚的話題怎樣都好啦,蠟油快滴下來了。」隔開遙和江的凜看著像是快流到蛋糕上的蠟油,催促著壽星。

  真琴看著蠟燭,笑著說出第一個願望:「第一個願望,我希望我的家人、朋友們都能夠健健康康,平安快樂。」

  「第二個願望,我希望……我們大家的感情永遠這麼好。」聽見真琴的話,所有人都露出了微笑。「第三個願望嘛……」他故意環視大家,在看到凜的時候多停留了兩秒,目光中的溫柔像是要將他淹沒。

  之後真琴閉上眼睛,認真的許了願望之後,吹熄了蠟燭。

  正當真琴和江幫忙著切蛋糕、分蛋糕的時候,渚拿起了麥克風,站了起來。

  「好--的!現在是禮物時間!誰先送禮物好呢~~小怜!」他將麥克風指向怜。

  怜從書包裡拿出一本包裝起來的書遞給真琴,並且推了推眼鏡。「真琴學長,祝你生日快樂。這本書詳細記載了虎鯨的所有生態習性,我想一定對你各方面都有幫助的。」

  「謝謝,怜……不過,雖然被說過像虎鯨,我還是不折不扣的人類哦。」真琴笑著收下書本。

  「接下來--小遙!」渚立刻又點名。

  遙拿出一個巴掌大的手作吊飾,「這個,是我做的。」

  「哦--!這個是--!」大家的反應都十分驚奇。

  「小岩鳶虎鯨造型外套版本!」

  「小遙好厲害!」

  「遙學長的雕工真是太美了!」

  「小岩鳶頭上的岩石還可以拿下來耶!遙學長太厲害了!」

  看著其他人都一副興奮的表情,凜的表情有點微妙。「只有我一個人絕對不想拿到這種東西當禮物嗎……」

  「你也有,凜。」遙又拿出另一支,與真琴那支不同的僅有外套,凜的是鯊魚造型外套。「其實每個人都有,只是渚和怜的我還做到一半,江的我在考慮是要做比基尼還是連身泳裝……」

  「普通的制服就好。」凜立刻把江護在身後,眼神凶惡。

  遙敲了下手,表示之前他怎麼都沒想到。

  「呀~~真是期待之後小遙會給我們怎麼樣的小岩鳶。好~~的!接下來,換小江!」

  江拿出一個盒子,上面還附了一個信封:「真琴學長,這是我送的。」

  「謝謝,我可以打開嗎?」真琴笑著問道。

  「當然可以,啊不過,信封還是晚點開好了。」江搔了搔臉頰。

  真琴打開盒子一看,看到一條毛巾和保溫水壺,愣了幾秒。「這是……」

  「真琴學長前幾天不小心摔壞水壺了對吧?加上天氣開始變冷了,這樣就可以隨時喝到溫熱水了。」江露出甜美的笑容。「還有這款毛巾,哥哥說吸水力和觸感都很好,最適合游泳的人了。」

  「謝謝妳,小江,妳真細心,我本來打算今天要去買新水壺呢。」真琴蓋上盒子,看著江。「我會珍惜使用的。」

  渚立刻轉向凜,「小凜準備了什麼呢?」

  凜低過頭,有點尷尬地拿出一個紙袋。在『禮物時間』這種大家送什麼都一覽無遺的場合下,他想了很久也想不到真琴會需要什麼東西,而江又提前告訴了他她會送真琴保溫瓶的事情,最後他只好買了這個對真琴來說應該還算實用的『消耗品』。

  真琴接過紙袋,笑得頗開心。「謝謝,凜,我可以看裡面是什麼嗎?」

  「……隨便你。」凜抓了抓頭髮,偏過臉。

  真琴打開紙袋,拿出了兩罐魚飼料。

  「小真家的金魚真幸福,主人生日卻是牠們吃飽。」

  「就結論上來說真琴學長可以從日常的生活費裡省下魚飼料的費用,他就可以拿來買更多自己的必需品,這樣也算實用吧。」

  「真琴家的金魚已經很肥了,真可惜……」

  「等等遙學長,這句話背後好像有什麼涵義?!」

  真琴看著露出『買錯東西』的懊惱表情的凜,燦爛一笑:「凜,這個禮物太棒了,我剛好忘記飼料快沒了,差點金魚們就要餓死了!」

  「……能派上用場就好。」他撇過臉,不再看著真琴那彷彿閃爍著星光的眼睛。

  渚最後遞出一個長方形的盒子,「這是我送給小真的!希望它能帶給小真很大的快樂,提示:氣球……」似乎意會到什麼的怜一把摀住了渚的嘴。

  「真琴學長,請千萬不要現在打開!」

  真琴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我知道了,謝謝渚。」

  終於被放開的渚站起身,對大家笑道:

  「好啦--下個節目,是由小怜策劃、小遙和小江手繪的人生遊戲卡拉OK版!小真第一棒!」語畢,他掏出一顆大大的軟骰子塞到真琴手裡。

* * *

  渚作為主持人對於炒熱氣氛和掌握活動進行很有一套,每個節目都讓大家捧腹大笑、開懷不已。甚至中間遙和凜還利用機器的評分功能比賽,但最後還是被認為不分上下,因為凜幾乎只會英文歌,根本沒有比賽的基準可言。

  看著好友們和戀人都在身邊,真琴的心中洋溢著暖流,笑得一臉幸福。但直到慶生會進入尾聲時,他才終於感到有什麼地方似乎不對勁。

  他的戀人松岡凜,始終與他保持著一步的距離。

  一起拿飲料和食物時,隔著一步;兩人的座位中間是遙,所以也隔著一步。甚至,連玩遊戲都一直骰出間隔只有一的數字。

  就算這些全都是巧合好了,但抽籤的時候凜總是在真琴決定籤之後才抽了跟他不相鄰的籤,怎麼看都是故意的了。凜在躲他,為什麼?就算還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們在交往,凜也從來沒有避嫌成這樣啊?

  那麼,是他做了什麼惹凜生氣了嗎?但是凜剛才送他禮物時看起來也沒有不高興啊……

  真琴的思緒,漸漸被疑惑佔滿。

  渚看了看時間,拿起麥克風站到螢幕前說:「好--的!節目即將進入最後高潮,現在大家都會從小江手上拿到一條布條,請把這條布條綁在頭上遮住眼睛!」

  「嗄?在搞什麼神秘啊……」嘴巴上雖然唸了唸,但看看壽星和四周的朋友們都很配合渚的話,凜也就乖乖蒙住眼睛了。

  就在凜蒙住眼睛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覺有人一左一右抓住他的手,強迫他兩手背到身後,隨即一條布條便纏了上來,他還來不及出聲,又是一布條勒住他的嘴,他慌了起來,不斷掙扎著發出嗚嗚的聲音,結果卻是被推倒在柔軟的小沙發上,連雙腳都被綁了起來。

  「怎麼了?」同樣蒙著眼的真琴出聲詢問,卻只聽見一陣雜沓的腳步聲,以及金屬敲擊所發出的清脆聲響。他愣了愣,出聲叫喚:「大家?」

  「唔嗯……」

  除了那被悶住的聲音,再沒有其他人回應他,真琴終於感到不對勁,扯下眼睛上的布條,映入眼簾的,是口眼被蒙住,手腳也被綁得結結實實、脖子上還被繫了個大大的蝴蝶結的凜坐在沙發上掙扎著,他趕忙解開凜身上的束縛。「凜,沒事吧?」

  「那些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緊緊勒住嘴巴的布條終於被拿掉之後,凜怒氣騰騰地吼道。他拉扯著脖子上的緞帶,要不是真琴握住他的手阻止他的動作,凜就要衝出門,找那群已經不見人影的損友們算帳。

  「凜你先別激動,都要擦傷了。」真琴一邊輕輕解開凜脖子上的蝴蝶結,一邊看著他手腕上和嘴邊的紅痕,皺起了眉頭。「這也綁太緊了……」

  「可惡!我先打給江!」凜掏出手機便按了撥號鍵。

  就在這時候,真琴突然瞥見桌上一封寫著「給真琴學長」的信封,正是江隨著禮物附上的那封。他正覺得奇怪明明剛才已經收了起來,怎麼會突然又出現在桌上,於是他打開信看了幾秒,嘴裡唸出內容:

  「十點,岩鳶車站集合。括號電影院離車站走路約五到六分鐘。十點半,電影開演。括號英雄片真琴應該還能接受。十二點半到十二點四十,電影結束吃午餐……」

  剛唸完前三項,原本背對著真琴打電話的紅髮麗人便撲過來要搶走他手上的東西,臉紅得像是快滴出血似的。「我明明就已經揉……把那張紙還我!」

  真琴突然將手舉高,讓凜撲了空,彷彿在逗貓一般。「括號聽說車站後面的巷子開了間海洋主題餐廳,預約一點左右應該來得及。」

  「真琴!」凜的眼裡都急得聚集了水氣。

  「凜,這是什麼?」真琴一手攬住凜的腰,一手晃晃顯然被揉過、滿是皺摺的紙張問道。

  凜撇過頭。「……我怎麼會知道!」

  「可是你剛剛說把紙『還』你耶?而且,這明明就是你的筆跡……」端正漂亮的字跡寫了滿滿一張『約會計畫表』,還有許多彷彿自言自語的括號,看得當事人真琴會心一笑。

  「你、你看錯了啦!」只好裝蒜到底了。

  「凜,對不起。」真琴突然抱緊了凜。「你這麼用心計畫了今天,但是我竟然沒發現……」

  過了幾秒,他才聽到凜嘆了一口氣,雙手攀上他的背回擁著他:

  「--就是不想聽到你道歉啊……而且,寫計畫表什麼的,多遜啊。」

  「如果我早一點跟大家說清楚我們的事情就好了……」真琴看起來還是很自責。

  凜搖搖頭。「這不是你的錯啦,是我堅持先不要告訴大家的,而且渚他們也是一片好意,所有人都很開心不是嗎?」

  「不過,看來我們刻意隱瞞什麼的根本就是多餘的了。」真琴苦笑一下,現在的狀況很顯然是好友們特意設計下的結果。

  「 拿得到我抽屜裡的計畫表,就代表江也……」凜忍不住抹了自己的臉一把。

  「吶,凜。」真琴的手輕輕撫上凜的臉頰。「你是不是,有點生我的氣?」

  凜愣了愣。「沒有啊。」

  「那為什麼一整天你都刻意跟我保持距離?」

  凜的視線向下飄。「……你想太多了。」

  「凜--」

  「我是在生我自己的氣啦!我早該想到你會想跟大家一起過才對。」凜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就覺得……我真的還不夠了解你,也沒有事先問過你的想法就自己一頭熱,這樣的自己實在太笨,所以才生氣。」

  「而且……是不是只有我期待兩個人一起過……忍不住這樣想的自己很討人厭,就不敢靠你太近了……」凜講著講著,咬住了下唇。

  看著戀人露出令人心疼的表情一邊表白,真琴將臉埋進凜的頸窩,搖了搖頭:

  「不……期待的不只是凜啊!只是,和你獨處的話,我怕我會一直胡思亂想……」

  「什麼?」心跳,加速。

  真琴沒有回話,只是親暱的在凜的頸邊一吻,彷彿撒嬌一般。

  凜面上一紅,猛地推開真琴,鏘啷一聲信封自真琴手裡掉到地上。

  「咦?『鏘啷』?」真琴撿起信封倒了倒,裡面掉出一把掛在數字牌上的鑰匙。「鑰匙?」

  凜接過鑰匙圈,看了看正面背面寫的東西,愣了愣。「是旅館的房間鑰匙……」

  真琴聞言又打開信封看了看還有沒有別的紙條,倒是這會兒凜和真琴的手機同時響起了簡訊鈴聲;兩人對望一眼,分別拿出手機一看,竟然是遙和江傳過來的:

  『地點在2街2號,該準備的都準備了,好好享受你的生日禮物吧。』

  『哥哥,瞞著你對不起,祝你約會順利

  遙充滿暗示的簡訊內容,讓真琴和凜一陣尷尬,尤其是凜想到自己的妹妹不但發現了自己的心事甚至還幫著其他人算計他,簡直羞恥得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

  「哈、哈哈……這些傢伙在想什麼啊……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凜乾笑幾聲,感覺腦袋發熱。「我、呃,讓江和三個男生單獨在一起太危險了,我先走……」說著抓起自己的手機背包就要往門口衝。

  「凜。」真琴一把拉住凜,將他整個人推倒在沙發上,手撐在他臉頰邊俯視著他。

  「真、真琴──」凜感受到一股威壓,讓他動彈不得,只能求饒似地喊著真琴的名字。

  「我的第三個願望,就是凜。」真琴輕輕地吻了凜的唇。「凜願意實現我的願望嗎?」

  ──凜覺得自己的心臟被真琴誘惑的話語狠狠撞擊到忘記跳動,彷彿被虎鯨撞翻在沙灘上擱淺的鯊魚,只能等著被吃乾抹淨。

  腦袋還沒反應過來,雙臂卻已經環上真琴的肩,用行動給了回應。

  真琴微微笑著,將凜抱了滿懷。

  「那麼,今晚不讓你回去囉。」

* * *

  橘真琴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在他的要求下,凜雖然臉紅的像是熟透的果實,卻還是同意了與他共浴。凜咬著下唇慢慢脫下身上的衣物,露出白淨光裸的肌膚,真琴看著凜的舉手投足,目光近乎癡迷──花灑落下的熱水讓浴室氤氳白色的水氣,而他長相美艷、個性清純的戀人,宛如在朝霧中綻放最為豔麗卻楚楚可憐的花朵,令他目不轉睛。

  少年輕輕撫弄著自己最珍愛的這朵花,看著戀人在沾染情慾之後漸漸盛開的媚態,他一下一下用唇吻磨蹭著對方的敏感部位,感受戀人在自己懷裡因酥麻而引起的輕微顫抖,可愛脆弱得令他幾乎失去理智。

  「真、琴……」夾雜泣音與喘息的聲音叫喚著戀人的名字,不斷被愛撫的身體疲軟無力,身體內部叫囂著對未知的渴望,凜只能背靠在真琴胸膛上勉強站立。

  在彼此的撫慰下各發洩了一次,兩人擁吻著出了浴室,拿著毛巾有一下沒一下擦拭著對方身上的水珠,便雙雙臥倒在床上。

  兩人雖說正在交往,也曾做過許多親密行為,卻是第一次真正要結合。凜趴在床上,腰腹下方墊了枕頭讓臀部整個抬高,將私密處展露在戀人面前,羞恥感讓他全身發燙,雙手緊抓著床單。

  為了不弄傷凜,真琴為他擴張後穴的動作非常溫柔,指甲修剪圓潤的長指沾滿水溶性的潤滑液,一吋吋侵入戀人緊緻的穴口。凜將臉埋進床鋪,怕自己呻吟出聲,吐息帶著微微的顫音,眼角泛紅,體內異物的搔刮讓他的身體難以放鬆。

  突然,體內的手指碰觸到一處突起,彷彿被電到一般,凜昂起頭驚叫一聲,頸部線條優美的上揚,連帶著拱起美麗的蝴蝶骨。「啊!」

  知道自己碰到了凜的前列腺,真琴開始規律地抽動手指,慢慢增加手指的數量,另一手則套弄著凜已有反應的前端,拇指磨蹭著他的鈴口,卻又不給予足以發洩的刺激,惹得凜全身發軟,直到三根手指的進出不再那麼困難,他吮吻著戀人毫無瑕疵的裸背,在他身上留下點點紅痕。「很難受嗎?凜。」

  「哈啊……不、嗯……快點、進來……」不斷喘著氣壓抑叫聲的凜有些狂亂地搖晃著腦袋,困難地回道。「真……琴,我想、看著你……」

  「好。」真琴抽出手指,讓凜正面躺在床上,雙腿呈M字打開。「痛的話就叫出來。」

  之後,他緩慢而堅定的貫穿了凜。

  火熱的巨物進入的瞬間,凜弓起了身體反射性想往後退,被撐開的痛楚讓他哭叫出聲,眼淚不斷落下,卻不喊一聲痛,雙手攀上真琴的臂膀,將自己的腰往前送,讓兩人結合得更為緊密。

  真琴彎身憐惜地吻住凜,架高他的大腿開始淺淺的抽插,與戀人結合的喜悅和感動令真琴興奮不已,每一下都逐漸加深力道往內部挖掘,直到全根沒入。凜隨著真琴的動作嗚咽著,身體和心靈都脹得滿滿的,內壁深深刻劃出真琴的形狀,他目光迷離地看著身上的戀人,想著自己愛上的是這個人真是太好了。

  他忍不住伸手碰觸兩人結合的部位,輕輕撫摸著真琴的囊袋。

  「凜!」真琴低吼著,眼神變得危險。「我不想傷到你!」

  凜笑了起來,身體的顫動隨著兩人的緊密結合,令彼此更加亢奮。

  「可是,我想更多地感受你。」

  聞言,真琴開始加快速度,他無法再溫柔下去,動作變得粗暴起來,而凜也不再壓抑自己的叫聲,沉溺在真琴給予的快感當中,直到兩人一起達到高潮。

  兩人緊緊相擁著平復呼吸,著迷地看著彼此尚未從情欲中清醒的臉龐。

  凜湊上前,吻了吻真琴溫和的八字眉:「生日快樂,真琴。」

  橘真琴心想,這真的是最棒的生日禮物了。

 

  「話說回來,渚到底送了你什麼?」

  「不知道,打開來看看好了……啊。」拆開包裝後,真琴愣了愣。

  「什麼?」凜看到真琴手上的東西之後,羞紅了臉。「--渚這傢伙!」

  真琴笑著看看手上的保險套,又看了看凜,「吶,凜,他送了一打耶。」

  「那、那又如何!」凜突然有不好的預感。

  「所以,」真琴再度欺上他,單手拿著保險套咬開包裝。「今晚不讓你睡了。」

 

<END>

=========================================================

我來還債了(艸)

我真的不是故意欠真琴生日這麼久的(艸) 連凜的生日都過了(艸)

其實我糾結很久到底要不要寫肉,因為太久沒寫寫不出來(炸)

好的總之真琴凜凜生日快樂!!(奔逃)

 

BY某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we25582160
  • 超讚的阿阿阿阿阿鼻血撒滿地惹(艸)
    看到心都甜甜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