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PARO,劇情無相關

*CP向 

 

21.你喜歡的我都要得到

  「……為什麼?遙!」語氣顫抖。「你為什麼要對凜做那種事?!」

  真琴用痛徹心扉的目光看著一臉冷靜的遙。

  想起那天接到凜電話後趕到凜家時,看見凜身上各種青紫的瘀痕、私密處嚴重的撕裂傷,以及之後凜在睡夢中邊哭喊遙的名字一邊掙扎、拒絕,真琴心疼的都快瘋了。而讓他最無法置信的,是做出這種事的人,竟然是遙。

  「回答我!」

  「不為什麼,只要是你喜歡的我都要得到。」遙走近真琴,一把扯住真琴的領帶往下拉,讓兩人輕易感受彼此的呼吸。

  「你,只能是我的。」語畢,他吻住真琴。

                                                                                       --〈遙→真凜〉

22.可惜那個人不是我

  久違的國小同學會上,凜對真琴打了招呼。「真琴。」

  「凜,我還以為你今天不會來了!」真琴高興地擁抱他。「聽渚說你現在為了國家代表隊培訓的事情,一直都很忙。」

  「總是想見見大家的,遙呢?」他們一向形影不離。

  「遙去找停車位了,等一下就上來。」真琴笑著說道。這句話也顯示,兩人果然還是一起來的。

  「你看起來……似乎很幸福呢,太好了。」凜看著滿臉笑容的真琴,也扯出一抹微笑。

  「凜看起來也過得很好呀。」真琴突然注意到凜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有些訝異:「你結婚了?」

  「怎麼可能,這只是裝飾品罷了,畢竟年紀也到了,我不想總是被人問東問西的,隨便那些傢伙愛怎麼想吧。」凜摸了摸手上的戒指。

  「可惜了……能夠被凜愛上的人,一定很幸福的。」真琴真誠地說道,突然手機鈴聲響起,他看都不看來電顯示就接了起來:「遙?嗯,從右邊的電梯上來,左邊第二個大廳……算了,我去電梯口接你。」

  他回頭向凜道了個歉,便往門口走去。

  凜看著真琴的背影,露出苦笑。

  「我愛的人一直都是你……可惜你眼裡的人永遠都不是我啊。」

                          --〈凜→真遙〉

  

23.想讓你心中的我一直是好的

  在看到『那些人』以示範學校的身份出現在大會上時,凜覺得惡夢穿越了時空來到現實,他無法克制自己的恐懼,也無法壓抑自己想嘔吐的生理反應。

  他太了解『那些人』的劣根性,如果自己不小心和他們打了照面,那麼 他們一定會在其他人面前,對他百般侮辱,甚至將他們對他做過的事情,作為玩笑來大肆宣揚。

  這樣的話,不只鮫柄這邊會知道,甚至真琴和遙他們也都會--

  「……不行,絕對不行。」

  似鳥雖然發現了凜的異樣,但即使開口詢問,卻也得不到任何回應。「學長?怎麼了?」

  看著凜不斷顫抖的失神模樣,他伸手輕輕碰了下凜的手臂,卻立刻被揮開,嘴裡傳來破碎的細聲,混雜了英、日語,唯一分辨得出的,只有『江』的名字。

  看到如此反常的凜,加上自己比賽時間將近,似鳥已經沒有時間思考原因了,他連忙跑去找御子柴部長求救。

  「松岡!振作點!」御子柴見凜竟然瑟縮在牆邊,便對他大喊著,並轉頭吩咐似鳥。「似鳥你去岩鳶那邊找江君過來!」

  不一會,江便跟著似鳥跑過來,看著哥哥的樣子,她也傻住了。「哥……哥?」

  「江君,從看到示範學校的人之後,妳哥哥就變成這樣了,像是聽不見我和似鳥的聲音,只是叫著妳的名字。妳知道些什麼嗎?」御子柴問道。

  「那所完全中學好像是我哥哥之前在澳洲待的學校……」江擔心地看向凜。「果然之前在澳洲時發生過什麼事嗎?哥哥……」

  「似鳥你先去參加比賽。」御子柴下了決斷。「江君,松岡可以拜託妳嗎?」

  「當然。」待御子柴轉身離開,江便慢慢走到凜面前蹲下。「哥哥?你在找我嗎?」

  凜依舊沒有反應。江出其不意捧住他的臉,強迫與她面對面。「哥哥,看著我!告訴我,你在澳洲發生了什麼事?」

  「……江……」眼裡映出妹妹的臉,凜像是終於鬆懈下來,眼淚滑落臉頰。「我……掙脫不開……他們抓住我的手腳、壓著我……很痛……很噁心……」

  江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瞪大雙眼不知該如何是好。「哥哥--」

  「我、很髒……我……」

  「不要說了!」因為看到江跟著似鳥離開的時候臉色太難看,猜測可能出了什麼事而追過來的真琴,正好聽見凜哽咽的自白,一把緊抱住凜。「不要說了,凜……」

  「真……琴……」意識到抱著自己的人是誰之後,凜崩潰了。「對不起……我、我只是希望在你們心裡,我一直都是好的……我不敢說……對不起……不要討厭我--」

  「你沒有錯,我們永遠不會討厭你……」顧不上江還在旁邊,真琴輕輕拍撫著凜的背,憐惜地吻住他的唇。

                                                                                              --〈真凜〉

 

24.參加你的婚禮

  一黑一白兩道身影緊緊相擁著,狂亂地親吻著彼此進行最單純的體液交換,兩人的表情卻都痛苦萬分,彷彿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好半晌,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才終於推開對方。

  男子看向穿著一身白色西服的人,許多回憶湧上心頭。

  他一直愛著眼前這個人,但是再過兩個小時,他就是別人的丈夫了。

  他多想從這場婚禮上逃開,但是他是這場婚禮上最沒資格逃跑的人。

  因為,正在休息室中開開心心的期待著婚禮的純白的新娘,正是他唯一的妹妹。

  「真琴,如果你敢對不起江,我一定殺了你!」凜瞪著真琴,眼中卻凝聚著水氣。

  「……那麼,你現在就殺了我。」真琴抓住凜的手,放到自己的心口。「你已經在這裡了。」

  凜握緊拳頭,低吼。「不行!從今以後在你心裡的人必須是江!」

  「但我愛的人明明是你。」一道晶瑩的淚水滑落眼眶,真琴的眼神彷彿被拋棄的小狗一般。

  凜緊咬著下唇,直到嘴裡傳來鐵銹味,才顫抖地回道:「你該去休息室了。」

  真琴突然摀住凜的嘴,一把扯開凜的襯衫領子,張嘴便往凜的頸項上狠狠咬下去,咬到幾乎見血,之後放開他,快步離去。

  凜愣愣地看著斷在地上的襯衫釦子,脖子上火辣辣的疼痛,卻讓他很想笑。

  輕輕用指尖感受著真琴的牙痕,他多麼希望這個痕跡永遠不會消失。

                                                                                               --〈凜⇄真江〉

 

25.準備告白的前一天得知你有了戀人

  久久見一次面,約會途中的兩人經過一些商店,全都主打著情人節特價商品。

  「凜,明天就是情人節了呢。」真琴牽起凜的手放進自己的外套口袋裡,問道:「你覺得該不該把我們的事情告訴大家?」

  「有什麼好講的?」凜一臉不在意。「講了的話,你收到的巧克力就會減少了吧,雙胞胎不會抗議嗎?」

  「唔……可是至今拿到的都是班上女生的人情巧克力……應該不會有本命巧克力吧哈哈哈。」真琴乾笑著,「巧克力什麼的,頂多我買給他們就是了。」

  「你真的很遲鈍耶……」凜白了真琴一眼,嘆氣。「你難道沒發現自己很受歡迎?」

  「不管受不受歡迎,我也只喜歡凜啊。」真琴微微一笑。

  凜看著真琴感覺心裡暖暖的,忍不住親了真琴的頰一記。

  『啪唦』一聲,真琴聽到身後像是有什麼掉在地上,他回頭一看,卻沒看到任何東西。

  「咦?是我聽錯了嗎?」真琴側了側頭,又牽著凜繼續往前走。

  待兩人走遠,遙才從街角的電線杆後走了出來,一臉落寞。

  「他們……果然在一起了啊……」

  不過,就算沒看到又怎麼樣呢?凜也不會接受他的告白吧,何況對象是真琴……

  「算了,幸福就好。」

  深呼吸了一口氣,遙露出了微笑。

                        --〈真凜←遙〉

 

26.費盡心思地接近你

  「凜,你今天看起來好像沒什麼精神?臉色也有點蒼白……」真琴看著凜,有點擔心。

  「有、有嗎?大概是昨晚太興奮,很晚才睡著……」凜露齒一笑。「我沒事的。」

  「那就好,最近天氣變化很大,昨天遙就一連打了三個噴嚏呢,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真琴說著,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喂?遙?怎麼了……咦?!等、等等我,我馬上趕回去!」

  「怎麼了?」凜聽見真琴的慌亂,也顧不得是否兩人還在約會途中了。

  「我也不清楚,可是遙的聲音很虛弱,喊著『救我』……」真琴滿臉歉意。「對不起,凜,明明約好了,可是遙現在自己一個人住,我實在不放心他……下次一定補償你,好嗎?」

  凜搖搖頭,「沒關係,你回去吧。」

  「謝謝你!」真琴用力地擁抱了凜,感受凜的溫暖。而後,他匆匆忙忙趕了回去,留下凜一個人在原地。

  真琴一離開視線後,凜就感到全身的力氣都喪失了。雖然說他們是在交往,但真琴心中的第一位還是遙。

  想著,凜覺得稍早才消停的頭痛又開始發作。沒精神和臉色蒼白根本不是晚睡造成的,而是他凌晨爬起來吐了三次,發燒到38.5度,明明身體不舒服,但因為今天是真琴主動提出約會的,所以硬撐著出門。

  先愛上的總是吃虧,而他注定是吃虧的那一方。好不容易,真琴才終於從遙身上分了一點目光給他,然後他向真琴告白,而真琴也接受,製造出這樣『兩情相悅』的表象。

  真琴是責任感很強的人,所以他對凜很好,但是凜不敢任性、不敢有所要求,就怕真琴為難。

  因為凜清楚,就算從今往後真琴漸漸真正愛上他,他最遠也只能走到第二位,永遠的第二順位。

  體溫似乎飆得更高了,凜腳步踉蹌,腦袋昏昏沉沉的,他模模糊糊的想著,自己如果不向誰求救,可能也回不了家。

  腳下一絆,凜覺得自己的身體往前傾,但他已經沒有力氣支撐自己了,眼睛緩緩閉上,等著撞擊到地面上的疼痛,卻無預期撞進某人懷裡。

  「幸好,好危險喔。」

  聽到聲音,凜睜開水氣迷濛的眼,確認了好幾秒,才確定眼前的人是誰。「真……琴?為什麼……」

  真琴的額頭輕輕靠了過來,「果然發燒了……剛剛抱著你的時候就覺得體溫太高了,臉色也很差,為什麼不說呢?」

  「遙……」

  「我請我媽媽幫忙過去看看了。」真琴撥了撥凜眼前的瀏海。「明知道你不舒服,我怎麼可能離開你身邊呢?」

  凜覺得,自己一定是燒壞腦子幻聽了,淚水超出眼眶所能負荷,不斷掉下來。

  「咦?!果然很難受吧?沒事了沒事了,我帶你去看醫生……」真琴背過身揹起凜,一邊安撫著他。

  凜趴在真琴厚實的背上,心裡想著,就算不是第一也沒關係,喜歡上這個人真是太好了。

                             --〈真凜〉

 

27.我是不是說了什麼讓你不開心的話

  「凜凜,來吃飯了--」在廚房裡準備晚餐的真琴朝著客廳喊。「今天吃青花魚唷--」

  被喚作凜凜的白色美貓優雅的走了過來,真琴抱起貓咪放到餐桌上,除了自己的晚餐以外,凜凜的飯碗裡也放了一塊煎得半生不熟的青花魚。凜凜瞥了眼青花魚之後,喵了一聲。

  和愛貓一起吃飯是真琴的樂趣,而且凜凜也很乖,總是吃完自己碗裡的食物,就靜靜地坐在一旁,不會打擾真琴。

  「開心嗎?」真琴笑著摸了摸凜凜的頭。

  凜凜看了他一眼,又喵了一聲,便開始低頭吃魚。真琴看了凜凜吃飯的樣子好半晌,突然出聲說道:

  「凜凜,跟你說喔,今天有女孩子向遙告白了……」

  貓咪吃飯的動作停了下來,回頭看著真琴。

  「遙說會考慮……那不就有可能會答應了嗎……」真琴的表情轉為消沉。「如果我不是男人,遙是不是有可能也會接受我呢?」

  凜凜蹭了蹭真琴的手指,像是要安慰他。

  「謝謝你,凜凜。」真琴愛憐地撫弄著貓咪。「不過,就算我是女孩子,像我這樣什麼優點都沒有的人,果然遙也是不會接受我的吧……」

  凜凜突然咬了真琴一口,雖然不用力,但真琴還是愣了愣。「凜凜?!怎麼了?我剛剛摸到什麼不該摸的地方了嗎?」

  貓咪很有靈性地又開始撒嬌。真琴疑惑不已,露出苦笑,「我果然是個沒用的主人耶……連你在想什麼都搞不清楚,真的是,丟臉……」話還沒說完,凜凜又張嘴咬了真琴一次。「嗚……凜凜我是不是說了什麼讓你不開心--」

  凜凜輕巧的跳進真琴懷裡,開始舔著真琴的臉,一邊喵喵叫著。

  『真琴這個笨蛋,不准你說我最喜歡的真琴壞話啦!就算是你自己說的也一樣!而且我說過好幾次我沒有那麼喜歡青花魚,你不要老是拿我當藉口做給遙的便當……』

  真琴在凜凜的『糖果與鞭子』教育下,越發不懂凜凜的心思了。

                          --〈遙←真←貓凜〉

 

28.了解你的每一個習慣

  「……」揉眼。

  「遙,眼睛不舒服嗎?我幫你看看。」溫柔的吹了吹。「眼睫毛掉進去而已,沒事了吧?」

  「……」點點頭之後,又眨了好幾下眼睛。

  「你昨天熬夜了啊?今天英文要小考真是麻煩……」

  「……」甩了甩頭。

  「想游泳?是啊,天氣這麼熱……啊不過,還是要等到社團時間才可以去游泳池喔。」

  「……」不說話,直直看著真琴。

  「你問我為什麼知道你在想什麼?」真琴笑了笑。「大概是因為我從小就看著你,所以了解你的習慣吧?」

  遙真心覺得,真琴的觀察力實在太驚人了。

                           --〈真遙〉

 

29.果然還是沒辦法放心呢

  『……不要管我,我跟你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那如同火焰般的紅色渾身是刺的丟下一句話,真琴卻注意到對方握得死緊的拳頭微微發顫著。

  他想起小時候的凜,哭泣的時候也總是握著拳頭全身顫抖,咬住下唇不敢哭出來。

  真琴苦笑起來。明明最希望跟大家在一起的是凜啊。

  「果然還是沒辦法放心呢。」

  等等我,凜。現在我就去接你。

                          --〈真凜〉

 

30.你所不知道的我為你做的改變

  鬧鐘響起,真琴按掉鬧鐘後發覺入睡前抱著的戀人已不在床上,他猛地瞪大眼睛跳下床,開始四處尋人。

  「凜?凜!」

  一陣恐懼湧上心頭,想起凜昨晚的主動誘惑,像是要把自己燃燒殆盡般的熱情求歡,真琴的心彷彿墜入冰窖。

  凜又……從他身邊逃走了……嗎?

  三年前自從知道凜在澳洲所遭遇過的事情後,凜就一直不願意接受他的碰觸,甚至一度躲到他找不到的地方去。儘管這段時間來他不斷用言語、行動來表達自己對凜的感情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改變,但始終無法解開凜的心結。

  他早該注意到的,三年前凜離開他的時候,也是像昨晚一樣--

  「真琴?」門口傳來叫喚聲。「怎麼了?只穿一條長褲,小心感冒哦。」

  真琴轉向玄關,看到手上提著一袋吐司和幾罐果醬的凜正要脫鞋;他愣愣地,走過去抱住他。

  「凜……我還以為,你又離開我了……」

  凜感覺戀人擁抱的力道十分用力,苦笑了下,空出來的手輕輕拍著他的背。「沒有,我只是去買吐司想準備早餐而已,趕快去梳洗穿衣服了啦,真是的……」

  「答應我,以後不要再趁我睡著的時候不見了。」真琴的聲音低低的,卻像個撒嬌的孩子。

  凜點點頭,漾出笑容。「好,我答應你。」

  看見凜臉上燦爛的笑容,真琴也終於露出了微笑。

  凜是否有發現呢?最近凜臉上的笑容變多了。而他,卻是越喜歡凜就變得越來越膽小,他再也無法想像失去凜的日子。

  一旦嚐到了幸福的滋味,就會變得貪心,再也不想放手了。

                           --〈真凜〉

  

 

, , , , , , , ,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腐人甲└(^o^)┘
  • 嗚嗚嗚me一直給your真凜萌到了……
    把me從遙凜打成真凜也不是蓋的#
    前兩篇好混亂但是me豪洗番!!//(ㄒoㄒ)//##
  • 謝謝你喜歡www
    真凜很萌啊wwww遙凜也很好吃>w<
    現在宗介出場之後,就是個三王一后(X)的局面了...!

    shinwa 於 2014/07/09 12: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