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定

*CP向 

*OOC(ry 凜凜好可憐好可愛(欸)

 

1.幾乎要脫口而出的告白

  「小遙真的很像海豚呢。」

  真琴一如往常地對著遙溫柔微笑著。

  「如果是指我愛吃青花魚的事情就不用了。」轉頭,望向正準備跳入水中的紅色身影。

  真琴看著遙專注地望著凜的神情,眼神暗了暗。

  「小遙,我喜--」

  「松岡那傢伙也是海中生物呢。」無意間打斷了真琴的話,遙的視線依舊沒有從凜身上移開。

  真琴硬生生將想講的話吞了回去。

  順著遙的視線望過去,剛完成一趟來回的凜正朝著他們揮手,燦爛地笑著。

  看著那炫目的笑容,真琴覺得自己似乎被那豔麗的火紅灼傷了眼。

2.我明明這樣喜歡你

  「是啊,小凜的牙齒就像鯊魚一樣呢。」

  那抹豔紅游了過來。

  「你們在說什麼?不再游幾趟嗎?」凜眨了眨眼睛。

  「沒什麼,我們只是休息一下而已。」真琴歛起心中燃燒的火焰,也朝凜一笑。

  看著這樣的真琴,凜忍不住蹲進水裡,只露出了半張臉,白皙的耳朵還染了淺淺的粉紅色。

  「那、那我繼續去游了,等等來比賽!遙!」

  幾乎是狼狽地逃跑了。

  將凜的反應全收進眼底的遙垂下臉,看著水中真琴的倒影,喃喃自語著:

  「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明明,是這麼喜歡著你的啊,可是為什麼,我卻無法將那道紅色的身影,從我眼裡剔除?

 

3.你怎麼一直都察覺不到呢

  「啊啊……那笑容對心臟真不好。」

  拼命逃到遠方的小鯊魚不斷在臉上拍著水,想讓臉上的溫度降下來,一邊擔心著自己的表現是否太明顯。

  「不過是一個微笑就讓我變成這樣,難怪渚會發現我喜歡真琴……」

  這麼說來,遙一定也發現了吧,畢竟他可是那個看起來什麼都不在乎,心思卻很細膩的遙啊。

  所以,遙才總是對他使出一些壞心眼嗎?

  想到這裡,凜苦笑起來。

  明明所有人都發現了他喜歡真琴的事情,怎麼偏偏只有真琴本人察覺不到呢。

 

4.能在你身邊我就知足

  凜要去澳洲了,遙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真琴卻感覺得到遙受到不小的打擊。

  「哪,小遙,要不要一起去幫凜送機?」

  「不要。」轉過身,賭氣似的抱著枕頭。

  「凜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啊……真厲害。」聽到凜即將出國,真琴心中竟有種大石頭被放下的感覺。

  「夢想……」遙喃語著,偏頭問真琴:「真琴的夢想是什麼?」

  「嗯?我沒有什麼特別的夢想耶。」真琴搖了搖頭。

  「是嗎?」

  「嗯。」他點了點頭。

  因為,我的夢想是『一直和遙在一起』,這樣就夠了啊。

  * * *

  「嗯--小真和小遙還是沒有來耶。」渚皺著臉,說道。

  「沒關係啦,反正我本來就沒告訴他們。」凜的表情像是強裝不在意。

  雖然班機的時間是渚硬要問他,他被纏得受不了才告訴渚的,但他心中總有一點期待,覺得渚一定會拖著遙和真琴一起來送機……

  「你不喜歡他了嗎?」渚問道。「你之前說過,『能夠待在真琴身邊就好』,現在呢?你不喜歡他了嗎?」

  「不是的。」凜眼中苦澀更深了。「不是這樣的……」

  因為,真琴的眼裡只有遙而已,只要待在他身邊就好什麼的,這只是自欺欺人啊。    

 

5.還是有了戀人啊你

  『遙喜歡什麼類型的人呢?』

  『我有真琴就夠了。』

  似乎作了一個很久以前的夢,但夢終究是要醒的。

  「真琴。」

  遙突然牽住身旁真琴的手,後者溫和的回應。「怎麼了?」

  「我喜歡你。」水藍的眼瞳直勾勾盯著他,一會兒又抬頭望向遼闊的天空。「但是,我也喜歡凜。」

  「--我知道唷。」

  還是有了戀人呢,遙。

  

6.差點就被發現了

  「哥哥,你怎麼了?一回來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江打開門,輕聲地問著在一片漆黑的房間裡,還把自己整個人埋進棉被裡的凜。

  「……我、沒事……」從被子裡傳來有些模糊的、哽咽聲。「等一下、就去客廳……」

  「好吧。」是不是太久沒回家了,所以哥哥在哭呢?

  江微笑著,輕輕帶上門。

  當室內回復成一片黑暗,凜掀開棉被大口喘著氣,衣衫不整。

  冷靜過後,他驚恐地看著自己手上白濁的液體,滿臉淚水;僅僅是在泳池邊被遙吻了而已,就引起自己身體這麼多反應。他害怕地不斷顫抖,無法克制自己不回想幾個月前,在宿舍裡被施以『調教』之名的凌辱畫面。

  再也無法忍受自己的污穢,凜衝進浴室裡打開水龍頭,時值正月的寒冬,蓮蓬頭的冰水淋了他一身,他拿起浴巾不斷刷洗著自己所能見的每一吋肌膚,直到皮膚被擦到幾乎破皮、浮起紅色的小斑點,他才全身脫力地蹲了下去,環抱著自己,低聲哭泣著。

  「真……琴……」

  我是否再也無法,站在你身邊了呢?

 

7.好想觸碰你

  終於兩個人單獨見面了。

  「凜,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為什麼都不說一聲呢?」

  真琴看著同樣來到海邊的凜,心情極為複雜:凜是朋友,也是自己喜歡的遙喜歡的人。

   「……你為什麼在這裡。」凜的表情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痛苦。

  他來到海邊是因為想跟他的父親打聲招呼,卻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遇到真琴。

  明明那次船難造成了真琴的心魔,他應該極力想逃離這裡才對。

  「不知道,就是突然很想看看這片海。」真琴朝他微微一笑。

  一股情緒湧上心頭,凜幾乎想上前擁抱住真琴,但是他握緊了拳頭,壓抑心中的衝動。

  他已經沒有資格碰觸眼前這個人了,但……

  「--你喜歡遙,對吧?」

  一直以來擺放在心裡的感情被直接攤開,真琴臉上卻一片平靜,畢竟他從來不曾掩藏過。

  見他一點反應都沒有,凜皺起眉頭,開始一步步朝他走近,最後兩人之間的距離只剩三十公分。「……國一那年,我和遙接吻了。」

  「……所以呢?」雖然知道遙喜歡凜,但實際聽到之後,真琴仍然感到失落。

  在身體沒有接觸的情況下,凜仰起臉,望進真琴眼底。

  「所以,我把遙的吻還給你。」輕輕地,吻了真琴。

  真琴覺得那絢麗的火紅似乎在他胸口烙下了紅痕。

 

8.『嗯,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啊。』

  有些亂了手腳,真琴沒想到凜竟然會吻他。

  正確來說,是從凜說了那句『把遙的吻還給你』之後,真琴就慌了。

  他不是沒有發現過凜在看著他們的時候會臉紅,有時候甚至會露出難過的表情,但是凜每次都與遙四目相對,所以他一直都以為,凜也是喜歡遙的。

  但是,『還給你』這句話本身,就代表著凜其實認定遙屬於真琴--

  「……咦?難道,凜其實……」

  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真琴捂住了自己的唇,滿臉通紅。但為什麼,在他快要碰到凜的時候,凜卻是這麼痛苦的樣子呢……

  「真琴?」

  遙的聲音將真琴拉回現實,他看著那雙藍色眼眸,臉色漸漸變得蒼白。

 

  『凜是遙喜歡的人。』

 

  「遙,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都會一直在一起,對吧?」他抓緊了遙的雙腕,語氣顫抖著。

  遙想起昨晚在海邊看到的畫面,輕輕鬆開真琴的手,並將真琴擁入懷中。

  「嗯,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啊。」

 

9.只對你一個人的溫柔你看不到嗎

  真琴的氣味、溫度、感觸,還留在唇上。

  凜睜開眼,想起呆若木雞的真琴,唇畔露出一絲微笑,眼眶卻慢慢凝聚水氣。

  『凜,我……』

  『別碰我。』

  那時的真琴一臉抱歉,並且想握住他,他卻後退了一大步,始終跟真琴保持著距離。

  『不可以……碰我……』

  他不知道自己那時候是什麼表情,但他想,應該很難看吧。

  明明知道不該碰觸他的,所以一開始重逢時,他甚至假裝無視真琴--雖然,聽到真琴的語音留言,還是讓他的偽裝崩解。

  但他知道,真琴仍舊是那個眼裡只有遙的真琴。

  凜突然開始感到氣憤以及自責,對著吻了他的遙,以及利用這點吻了真琴的自己。

  「你到底在想什麼呢?遙……」

  真琴只對你一個人的溫柔,難道你看不到嗎?

 

10.怎麼都壓抑不下去的小心眼

  看著真琴顫抖地問自己話的模樣,再想到凜吻了真琴那幕,遙知道,真琴終於發現凜喜歡他的事情了。

  但遙同時也知道,真琴會有這種反應,是因為遙曾經表明過對凜的感覺……而真琴害怕自己的動搖,除了會破壞和遙之間的關係之外,甚至可能傷害到遙。

  真琴就是這一點太溫柔了,容易吃虧啊。

  突然有點羨慕了呢,羨慕凜,也羨慕真琴;羨慕著讓真琴猶豫的凜,羨慕著被凜戀慕的真琴。

  而自己突然像是不被需要的局外人一般,這讓他有些糾結,怎樣都壓抑不了這份不甘心。

  所以他抱住了真琴,而真琴也因為放下心來,露出了一貫的笑臉。

  對不起啊,凜。暫時再讓我欺負你一下吧。

 

, , , , , , , , ,

Posted by shinw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