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景,摘自新刊《沉醉在愛你的時間》

 

架空設定

 

他永遠記得第一次張開眼的時候,映入眼中的那張臉。

      * *

「喂!你、你還好吧……咦?原來是個『人形』?」

這天,青峰大輝回到家的時候,發現有個人倒在門口,著實讓他嚇了一大跳;但仔細一看,原來那只是一具機器人,不過因為四肢與臉部的五官等等都維妙維肖,包括白皙皮膚和一頭金色短髮的觸感都十分逼真,若不是見到手臂和腦部的人工皮膚底下,有著他再熟悉不過的電路板與鋼骨結構,還汨汨地從破損處流出有著刺鼻味的機油,他真的要以為倒在眼前的,是真的人類。

「好精細的『人形』啊……但是,怎麼會在這個地方呢?」科學家思考了一下,決定還是先將眼前的『人形』帶回研究室裡,再進行修復的工作。

      *   *

23世紀,人類發展出高科技文明,舉凡機械領域、生物研究、醫療設備等等,甚至是生化科技,都已有重大發明及突破,幾乎每個家裡都會有機器人管家,無汙染的飛行器也早已取代在陸地上奔馳的汽車,成為家家戶戶必備的交通工具。雖然人類生活更加方便,但是改造人、生化人也漸漸出現,造成社會上的動亂;槍械與火藥的威力,甚至已發展至一顆子彈就能毀滅一棟大樓。至今,若不是『複製人』始終因人權問題而為法律所禁止,那麼的確可說,這個世紀裡幾乎找不到科學家們無法探其奧妙的技術了。

而『人形』,是機械人當中的最高成就,又稱做擬真機器人。雖然『人形』們其實沒有性別之分,但仍舊能夠有著與人類幾乎一模一樣的面貌與形體,就連皮膚、指甲、牙齒、眉毛等等,也都能夠仿照人類所擁有的進行製作;科學家們甚至已研究出,如何才能讓『人形』們擁有思想以及判斷力、和真人沒兩樣的活動能力以及語言能力,就連『表情』,他們也能做到。只是,如何讓他們真正擁有自我的『感情』,卻還在不斷試驗中。

站在世界級頂尖科學家地位的青峰大輝,好幾次覺得自己快要碰觸到核心,卻總是宣告失敗,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夠更努力,一定可以真正創造出一個有思想、有感情的『人形』。

但是,人類還是無法完全掌握,擁有人工智慧的『人形』,會不會有突破發明限制的一天。

      * *

經過了三天的修理,眼前的『人形』已完全修復。由於主程式並無損傷,記憶體的東西都還在,因此青峰大輝啟動了『人形』的開關,準備詢問這位美麗而精巧的『人形』,製作他的人是誰,希望能與那位製作者有所交流。

『人形』半睜了眼。

「啟動掃描。」清冷的嗓音像是少年,除了冷若冰霜的話語不帶任何情緒之外,與真人沒什麼兩樣。

『人形』快速地自我掃描一番,檢視自己的情況。「身體……確認;四肢……確認;頭部……確認;進入電腦記憶體。檢查系統設定……45%人物辨識確認、15%語言能力確認、15%基本活動能力確認、15%思考能力確認、4%毀損,自動修復開啟確認、6%未知,確認。」

「咦?你的系統還是有毀損嗎?」科學家皺起了眉頭。「我還以為都修好了,看來我的功力還是不夠。」

「……不是的,是指令有損,估計是之前受到不明震盪使某些程式碼排列錯誤,目前電腦判讀不出正確指令,自動修復之後,應該可以排列出正確的順序。」『人形』將眼睛完全張開,那一瞬間,青峰大輝忍不住為之屏息。儘管在修復過程中,就已經知道『人形』的眼睛是美麗的金色,而自己也基於某個原因,稍稍改造了下『人形』的外貌,但在『人形』啟動之後,他才真正看見了『人形』眼中閃耀的光芒──他甚至忘了,眼前的只是個『人形』,而非真正的人類。「主人?」

他聽到了叫喚因而回過神,詫異地望著『人形』。「你為什麼叫我主人?」

「我的記憶體當中,唯一保存的影像是您的臉,因此判定您是我的主人。有任何問題嗎?」『人形』看著青峰大輝眉毛上挑15度、眼睛張大5公厘的模樣,依舊面無表情。

「我的臉?難道,你是某位科學家朋友送我的禮物嗎?」科學家絲毫不懷疑『人形』是件「禮物」的可能性。畢竟,他在生活上的一團混亂,在朋友圈當中早就不是秘密了,有哪位看不過去的友人送來一個管家『人形』幫他打理家務,都不是什麼稀奇事。

「我想是的,主人。」『人形』再度紀錄下他嘴角上揚45度的模樣,思考著科學家臉上五官的細微變化所代表的意義。

青峰大輝盯著他的臉好一陣子,像是在回憶什麼似的;半晌,他再度做出『人形』形容為『嘴角上揚45度』的表情──微笑。「不要叫我主人,我的名字是『青峰大輝』,叫我『大輝』就好。」

「大輝?」

「對。你呢?你有名字嗎?」

「請稍等一下,資料庫搜尋中。」『人形』閉上了眼,兩秒後再度睜開,「資料庫搜尋完畢,沒有『名字』相關資料,只有人形編碼,編號為KA-618。」

青峰大輝愣了愣,忍不住笑了出來。「這麼巧啊!那麼,我為你取一個名字,好嗎?」

人形不懂,為什麼聽到他的編碼之後,科學家會有這種反應。「大輝要幫我取名字?」

「嗯。」科學家望著他金色的玻璃眼球,想起許久之前,有個人也有著這樣美麗的眼睛。「從今以後,你的名字就叫做『涼太』。」他抬起手,撫了撫『人形』的臉。

人形點了點頭,將接受到的訊息輸入電腦當中。

從今以後,他的名字是『涼太』。

      * *

涼太覺得,自己在這個家裡似乎太輕鬆了。

「大輝,我是不是應該幫忙做點家事才對?」

每當他想幫大輝做家事,例如洗衣、煮飯、掃地……等等,舉凡他的活動能力範圍內的事情時,大輝總是用『眼尾擠出3條線+嘴角上揚50度+露出上排牙齒』、聽說叫做『露齒笑』的臉部動作,對著他搖搖頭,說:

「我有其他打掃機器人,你不用擔心。」然後,他總會拍拍他的頭,開始替他保養、充電。

大輝還很喜歡拿書給他看、跟他說話,教他理解人類的語言是什麼意思,還有做出各種對他來說是『臉部動作』、人類則稱之為『表情』給他看,要他也做出同樣的『表情』。

這天,大輝對他說:「涼太,你笑一個給我看吧。」

涼太雖然知道什麼是『笑』,但對他而言要做到似乎有些困難。

大輝說過,那是人類在『高興』的時候會有的一種表情。涼太回想著大輝的臉、試著想做出和大輝一樣的『笑容』,但是在大輝看到之後,大輝臉上的表情反而更加豐富,像『眉毛抖動3秒、嘴唇緊抿之後張開露出牙齒,外加眼睛瞇起與眉毛上揚5度』,而且伴隨著「哈哈哈」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種模樣的青峰大輝,涼太很自動的轉頭不去理會他。

憋不住而大爆笑的青峰大輝,在發現涼太轉頭看別的東西之後,笑著摟住涼太的肩,一邊道歉:「對不起啦,誰叫你的笑容這麼僵硬,活像有人欠你幾千萬似的。」

「沒有人欠我錢,而且我不是人類,本來就沒辦法做出你想看到的臉部動作。」涼太其實只是陳述一件事實,但大輝卻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看著他的眼睛作出了『兩條眉毛朝中間聚攏、堆起兩小塊突起的肉,嘴角下垂5度而後再度上揚為15度』的臉部動作,說道:

「也對,是我不好,對不起。」

涼太知道,這叫作『苦笑』。他從二十一世紀的人物素描畫冊上看到類似的表情過,旁邊還有文字圖解,是大輝為了讓他學習更多表情而買給他看的。他看著大輝起身翻閱書櫃裡的相簿,大輝的臉上又出現了那個表情,他忍不住走到大輝身邊,問他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大輝卻沒有回答,只是回過身擁住了他。

這不是第一次,每當大輝看完相簿,似乎總是會抱住他。涼太15%的思考能力開始運作,那本相簿,是不是與他有什麼關聯?

但是,大輝從來不給他看相簿裡的內容,而他也不能要求大輝讓他看。

因為,大輝是他的主人,既然大輝不希望他看,他就不看。

 

隨著跟大輝相處的日子越來越久,那存在於記憶體中的6%未知程式,似乎蠢蠢欲動了;它好像想要涼太跟眼前的科學家說些什麼,但是電腦卻拼湊不出完整的字句,總是話到嘴邊又恢復成一片空白。涼太開始覺得,這個未知的程式很『奇怪』,但是這是內建於記憶體的一部分,無法貿然請大輝幫忙移除,因此儘管有時體內的數據資料一直跑動,造成他感到不太舒服,他仍是沒有告訴大輝有關於那個未知程式的事情。

他也知道,大輝常常會以為他關機了而一直看著閉上眼的他,好幾次他想告訴大輝其實他只是進入休眠狀態,如果想要他陪他說話還是可以,但是卻因為大輝會趁這時候與他十指緊扣而作罷。涼太曾經在書上看過,人類與人類的十指交扣,是代表心與心互相貼近的行為。

雖然他不是人類,也沒有『心』,但是從看見那本書上寫的東西之後,大輝說他的笑容似乎沒那麼僵硬了。

      * *

「有個恐怖組織最近專門找做機器研究的科學家下手,要小心。」青峰大輝的朋友.黑子哲也前來拜訪的時候,這麼對他說道。

而他只是笑著,對朋友說:「謝謝,不過我相信這個家的安全措施還算不錯,短時間內不會有問題。」

「我相信你的發明,只是……」黑子瞥了一眼窗外正在庭院裡逗弄機器狗的涼太。「這個人形是自己倒在你家門口的吧?會不會……」

「早在修復他的時候我就檢查過了,他只是個單純的人形,不是改造兵器。」青峰搖了搖頭,也看著窗外的涼太;涼太的臉上,表情似乎越來越生動了。「一開始,我只是純粹想研究看看,沒想到……涼太的成長出乎我想像。」

「涼太……你為他取這個名字,是嗎?」黑子有些詫異,而後表情嚴肅起來。「連外表都……青峰君,他不是黃瀨君。」

「我知道……可是,他的眼睛,跟『他』很像。」青峰垂下頭,掩去了表情,輕啜了一口茶。「我真的很痛苦。」他溫柔地撫摸著那本他不願讓涼太看見內容的相簿,彷彿是對待情人一般。

黑子看著他的動作,嘆了口氣。「我知道。」

「我只是希望,能夠再次看到那雙眼瞳閃耀著光芒。」

黑子看了看青峰膝上的相簿,再看看窗外笑得非常開心的涼太,表情緩和起來。

「有你這機械狂的愛護,我相信沒問題的。」

 

涼太抱著機器狗『二號』,不時往窗邊的大輝和客人那邊偷看。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未知程式佔的記憶體容量漸漸變大了,現在已經佔據記憶體的20%,程式碼有時候會竄動得很嚴重,讓他感到無所適從;尤其是,當看到大輝苦笑的樣子的時候,他總是會覺得,電池的電量好像一下子減少了很多,讓他感到有些無力。

在大輝例行為他做身體檢查的時候,他終於開口告訴大輝最近他內部系統的異樣,並且詢問為什麼會有這些情形,大輝瞪大了眼顯得有些錯愕,接著面帶笑容緊緊抱住他,並將額頭貼上他的,輕聲地說著:「520……」

涼太完全搞不懂大輝在說什麼,不過他知道,他很喜歡大輝對他做出這個額頭貼額頭的動作。

 

隨著時間的流逝,涼太覺得電腦裡的修復程式似乎把原先被毀損的指令漸漸復原了,而那未知的程式也越來越複雜而龐大;他開始懷疑,那個程式可能是潛在的電腦病毒,不然照道理來說,程式不應該在沒有更新的情況下一直擴展所佔據的記憶體。

涼太開始覺得有些害怕,但他不是怕指令復原,而是怕那個會自行茁壯的未知程式,尤其每當大輝抱著他念那三個數字,那個程式就會一直騷動。

而且,就因為未知,所以更顯得可怕--他害怕,這個程式可能會破壞現在的他跟大輝。

他有時候會進入自己的系統當中,試圖分析、突破那個未知的程式,但是總在運作到一半的時候,就又變成一片空白。有一次因為電力消耗太快,竟然被大輝看見他倒下來的模樣,他只聽到科學家著急的喊著:「涼太!」之後就休眠了。

再次被啟動時,他看見大輝一臉『擔憂』。

「涼太,你怎麼了?是電腦過熱嗎?還是電池出問題了?」大輝輕輕地撫摸著他的臉、『關心』地問著他。

「……大輝……」520到底是什麼意思?

涼太還沒有問完,大輝就先彎下身用他的嘴唇輕輕碰觸他的||涼太知道,那叫做『吻』。電影裡常常有著這樣的畫面,只是這樣的動作通常發生於人類與人類之間,可以是名詞,也可以是動詞,雖然在他的認知裡,這不過是兩個嘴唇上的正電子與負電子相互吸引,但似乎人類對這個動作的看法,和『十指緊扣』是相近的。

「大輝?」

「涼太,就算有一天我死了,你也一定要記得……」然後,大輝在他的掌心不斷重複寫著『520』,直到涼太的電力全數耗盡。

      * *

「喂,阿哲,是我。」確認涼太已經關機之後,大輝走出研究室,撥了通電話給早先來拜訪他的朋友。「嗯,他們行動了,我的看門狗咬壞了幾隻,上面的型號是KM,Killer Machine,代表殺人機器。」一邊翻閱著相簿,昏黃的燈光照映不出大輝臉上的表情,「不過,我想他們不用這麼大費周章了,前兩天給醫生檢查過,我長了個腦瘤,因為範圍太大了,要想活命,除非切除部分神經,植入晶片。但與其變成害死黃瀨的『改造人』之一,我只想和涼太一起安穩的過完剩下的日子。」

相簿裡是青峰大輝和一名跟涼太長得一模一樣,卻顯得年紀再長一些的金髮男人,正燦爛笑著相擁的照片。相片旁邊的註記寫著:『超人氣模特兒黃瀨涼太和天才科學家小青峰同居一周年紀念』,寫著字的部分有些泛黃,俏皮的語氣顯然並不是青峰大輝會有的。

想起已經死去多年的戀人,青峰大輝仍然感到心痛萬分。

電話那頭的黑子哲也似乎講了什麼,青峰輕笑兩聲,再度回道:

「嗯……我知道。我承認一開始,是因為那雙眼睛而決定把他當成黃瀨的替身,而且,他連編號都是黃瀨的生日……那時候我覺得黃瀨回到我身邊了,但是涼太就是涼太,他不是黃瀨的替代品。」唇邊勾起一絲無奈的微笑。「現在,我寧可涼太真的是殺人機器,死在他手裡也比在臨死前可能會失明而看不見他的笑容好。」

「就這樣吧,很高興這輩子認識了你,阿哲。」

      * *

那4%的指令碼完全復原了。

所有的程式碼在這瞬間全都接合,包含那一直成長的『未知』程式……涼太終於知道,那未知的程式,是『情緒』。

但是,這是涼太第一次有『痛苦』與『絕望』的感覺。

因為,指令是,要殺了保存在記憶體中的那張臉的主人──

 

身體與電腦的意識不同調,手臂自己活動了起來,涼太看見自己抽出了水果刀藏在身後,慢慢往正在沙發上小憩的大輝前進。

他想破壞自己,可是系統不允許;這時他開始『痛恨』自己只是個機器人,他無法改變早已輸入的指令。KA是他的型號,代表Killer Arms,殺人武器。

他想告訴大輝快逃,可是無能為力;因為他終於知道,自己本來就是為了殺青峰大輝才來到他身邊,因此才會每每在他想警告大輝的時候,系統自動阻斷了話語而變成一片空白。

「涼太?你醒了啊。」睜開眼看見眼前的人形,科學家朝他招招手。

大輝不知道涼太的自我掙扎,仍是笑得如此燦爛。

涼太看著自己坐在大輝身旁,努力向身體搶回自己的控制權:「大輝……快、逃……」

「涼太?」

指令壓過了自己的意識,涼太看見手中的刀子完全刺入大輝的腹部,他覺得眼眶中滑落了不知名的液體。

咳著血,大輝臉色慘白,卻依然撫摸著涼太的臉,依然微笑。

「……原來,你有配備淚腺、裝置啊……涼太……」

「大輝!」指令完成後,涼太再也不受那些數據所束縛;他不斷哭喊著,撐起已經失去力氣的科學家:「對不起、對不起……」

大輝緩慢地搖了頭,將臉湊近涼太,又吻了他一次。「5、2、0……」

「我、愛、你……」

之後,青峰大輝閉上了眼睛,再也沒有張開過。

 

      * *

科學家曉得,當他們發展出人工智慧的時候,機器人們就已經有了自我的意識,只是他們仍然不清楚,『感情』不是實驗與研究能發明的。感情,必須經過相處與教導之後,才能夠自然而然發展出來。

但是,人類卻沒想過,當人工智慧擁有感情之後,自己卻無法永遠陪著他們,是多麼殘忍的事情。

      * *

 

『人形』永遠記得第一次睜開眼的時候,映入眼中的那張臉。

 

程式碼只剩下不斷循環的『520』,當他終於知道什麼是愛,那個他愛的人卻已經不在了。

從那以後,他誰也不愛,包括他自己。

他走到25層的頂樓邊緣,之後強制自己關機,在關機的前一秒,他的記憶體當中滿是科學家的影像,以及耳邊呼嘯的風聲。

 

  (如果,機器人也有來生,我還能跟你在一起嗎?)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wa 的頭像
shinwa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月詠楓**
  • 好感人...甜中帶虐嗚嗚...
    佩服^^!!!
    推推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