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文,請慎入 

 

  一片淡藍色的泳池中,一道矯健身影以姿勢極為漂亮的捷泳優游水中,彷彿傳說中的生物--人魚一般。

  當他從水中一躍上岸,一顆顆水珠自璀璨金髮淌落,脫離水壓後頓失依憑的柔軟髮絲,便緊貼在他臉上。他將遮住自己眼睛的前髮向後順開,露出一雙眼尾上揚的鳳眼,唇邊帶著一抹神祕的微笑。

  攝影師立刻捕捉最佳時刻按下快門,將那令人為之神魂顛倒的出水之姿永久保留,一邊下著指示:「很好,涼太!接下來先背對鏡頭,再稍稍回頭!」

  而金髮的模特兒聽到要求,笑著點點頭轉身,配合度永遠一百二十分。

  現為高中生的黃瀨涼太,是經常登上雜誌封面的超人氣模特兒,同時也是各大賽冠軍熱門的海常高中籃球隊的一員。由於自中學時代就已踏入模特兒界,隨著年紀成長,他的長相越發俊美,脫去稚氣的大男孩形象,逐漸成為『男人』。

  儘管笑容依然迷人,但氣質已全然不同,增添了魅惑氣息,隨便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牽動人心。

  不過,不論是從前或是現在,唯一不變的地方,就是他對於私事和公事的界線非常分明;在工作上必須的應酬甚或是妥協,他從不推託拒絕、擺架子,但只要碰觸到他的私事範圍,雖然他還是優雅有禮,但總會令人感覺像是多了層如薄冰般的距離,使人不敢多問,就連合作多年的攝影師,也無法窺探他的私生活,連他的經紀人都覺得,自己或許只知道『黃瀨涼太』的三分之二。

  但,或許就是因為這樣,『黃瀨涼太』在面對真正親近的人時,究竟是什麼樣的表情,更讓人好奇、充滿遐想,進而奢望窺探一二,也因此,舉凡雜誌特輯裡提到『黃瀨涼太的私生活』等等關鍵字眼,當期雜誌絕對熱銷,從無例外。

  不過,正因為如此,當拍攝工作告一段落,攝影師幾乎要喊出「收工」兩個字時,黃瀨的視線卻越過攝影機,微微瞠大,隨即展現出前所未見、幾乎能將人心融化的天使般絕美笑容,讓在場所有人都看呆了--除了攝影師職業病作祟,先迅速按下快門才陶醉其中。

 

  一名已經被黃瀨的笑容迷惑的工作人員,傻傻的順著黃瀨視線的方向望過去後,猛地便回過神,甚至打了個寒顫,眼裡流露出懼怕的神色。

  他看見一名不輸給任何一位線上模特兒的高大健美男子,雖然僅穿著再普通不過的短袖T恤、牛仔褲,但交叉在胸前的手臂讓人看見賁張的肌肉線條,古銅的膚色更襯托出他的結實,宛如一頭美麗的野生黑豹。

  事實上,不論誰看見這名黑豹一般的男子,第一眼的印象都不該是恐懼,會讓人有這種反應,是因為男子臉上不悅的神情和沉重的壓迫感。他不發一語,冷冰冰的眼神一一掃過場上的工作人員,彷彿夜裡潛伏在草叢的黑豹正鎖定獵物一般,下一秒就要衝上去將對方咬死。

  所有人都注意到這名男子了,卻沒人能夠第一時間詢問他的身份以及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直到金髮的天使開心的奔到男子面前,並喊出對方的名字:

  「小青峰!你怎麼會在這裡?」

  頓時,嗜血黑豹的壓迫感消失了,男子伸出手用力捏了下黃瀨的臉頰,讓黃瀨吃痛的皺起臉。「這裡是市立游泳池,現在是夏天,有什麼好稀奇的?」

  「咦--可是這裡明明被我們租了半天,暫時不能進來的--」

  「沒人攔我。」青峰大輝聳聳肩,指指泳池邊牆上掛的圓形大時鐘。「而且現在都下午兩點了,你們租的時間到了吧?」

  聞言,工作人員才如同大夢初醒般,開始收拾攝影器材。「說……的也是,收工了、收工!」

  黃瀨的經紀人走到青峰和黃瀨兩人身邊,對兩人眨眨眼:「涼君,今天的工作結束了哦,你想要我先送你回去嗎?」儘管她不覺得自己對黃瀨非常了解,但畢竟當了他六、七年的經紀人,眼前膚色黧黑的少年--或許該說是即將成為青年的少年--是黃瀨自中學時期便開始交往的對象,這點她還是知道的,甚至他們兩人會在這裡相見,是因為她把黃瀨的行事曆和工作人員證給了青峰。

  不過,這點黃瀨涼太不會知道。

  「我晚一點跟小青峰一起走好了。」黃瀨搖搖頭,答道。他很久、很久沒和小青峰一起游泳了,難得有這次機會,他才不會放過。

  「好,那我就先走囉!」她笑著,轉身離開,順便帶走幾隻原本想藉由工作機會和黃瀨拉近關係,卻被青峰的氣場嚇到當場僵化的小貓兩、三隻。

  偌大的泳池,瞬間只剩下青峰和黃瀨兩人。原意便不是來游泳的青峰看著裸露上半身的黃瀨,突然悶悶地說了句:「你,就算我在場,以後也不要在別人面前笑成那樣。」

  「哪樣?」黃瀨歪著頭問。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表情,只知道看到小青峰,他真的很開心。

  青峰沒有回答,只說道:「不游了的話去清洗一下吧,這天氣感冒的話是笨蛋。」

  黃瀨朝他吐了吐舌做鬼臉,一邊和青峰一起往淋浴間的方向走去:「小青峰明明就比我笨吧,我才不會感冒呢!」

  「呵,難說。」

  「哼!如果我感冒就傳染給你!」

  「我等著看你怎麼傳染給我啊!」

  「就這樣啊!」

  泳池邊沒了聲音,只剩下兩個相擁的身影,以及親暱的吻。

 

當天晚上,黃瀨涼太,因為頭髮沒吹乾就跟著青峰去吹冷氣看電影,果然,發燒了。

 

 

  「笨蛋。」看著發高燒燒到三十九度、躺在床上有如一灘爛泥的黃瀨涼太,青峰大輝只能無奈吐出這兩個字。

  「小……青峰……才是、笨蛋啦……」儘管發著高燒口齒不甚清晰,黃瀨口頭上還是不會被佔便宜的。

  青峰走到床邊,撐起渾身癱軟無力的黃瀨,一邊哄著他:「好啦,嘴巴張開,吃退燒藥。」

  「好……」黃瀨看著他,眼睛盈滿水氣,努力張開嘴含進藥丸,青峰餵他喝水,水卻哽在喉頭下不去,直接嗆到咳了出來。「咳咳、咳咳咳……」

  「果然是笨蛋……」青峰有些心疼。「小心點,再吞一次。」

  終於順利餵完退燒藥,黃瀨不停喘息著,滿頭是汗。

  青峰打了盆水,幫黃瀨脫去被汗浸濕的衣物,開始替他擦身體。發著高燒的黃瀨,因為高熱而身體泛紅,看起來格外性感,青峰畢竟還是高中生,身下這具曾讓他無數次高潮的白皙身體,不論自己擦拭的動作是輕是重,都會輕輕顫抖著,而那平時清亮的男中音,也在此時發出了有些甜膩的聲音,像是磨刀般不斷削薄少年青峰的理智。

  偏偏,黃瀨在青峰將他上半身拉起、讓他的頭靠到自己肩上,以便替他擦後背的時候,竟然張口輕輕咬了青峰的肩膀一下,並伸出舌舔著他的脖子。

  如同被按下開關一般,耐性從來就不好的青峰終於被點燃了。「你自找的。」

  他開始吻遍癱軟無力的黃瀨全身,盡情在他身上留下吻痕--平時他會顧慮黃瀨的模特兒工作,盡量不在他身上留下痕跡,不過今天他顧不得那麼多了。

  想到今天黃瀨在別人面前露出那種他專屬的笑容,心中的妒火便不可抑制的燒了起來。他啃咬著黃瀨的頸子,令黃瀨不斷發出輕吟聲,動作完全稱不上溫柔。

  「啊、啊嗯……小、青峰……」黃瀨伸出無力的雙臂,輕輕攀上青峰的背,送上一吻。

  青峰一邊吻著黃瀨,一邊撐開黃瀨的雙腿,擴張著下面的穴口。

  手指一插進高熱的柔軟窄穴中,出乎意料地並沒有受到排拒,反而逐漸收縮著、將他的長指更往深處帶,彷彿邀請他進入他一般,他毫不考慮的伸進第二指、第三指。

  「嗯……哈啊……」意識雖有些模糊,但黃瀨仍在青峰的第三指插進體內時皺了眉頭,發出喘息。「小、青峰……」

  青峰抽出手指,扶著自己的分身猛地刺入黃瀨體內,感受他強烈的熱度。

  「啊!」黃瀨昂頭尖叫一聲,身體因痛楚而痙攣,但卻因為四肢無力,只能任由青峰擺佈。「痛……」

  聞言,青峰的動作趨於緩慢,但這卻像是軟刀子拉肉般,更加深了黃瀨的知覺,那無法言喻的酥麻與痛感,讓早已無法思考的黃瀨,腦子更加脹痛。

  身體叫囂著要身上的人快點給予自己快感,他的下半身無法控制的扭動起來。

  「你真是……」青峰為了不傷到黃瀨,原本已是咬著牙放慢速度,沒想到這傢伙卻自己動了起來,為了將主控權重新掌握回手裡,他懲罰性的用力抽動起來,惹來身下的黃瀨一陣呻吟。

  「啊、啊嗯……不、嗯……哈嗯、哈嗯……」

  濕潤的金眼慢慢凝聚水光,最後超越承載,自眼角滑落。快感蔓延四肢百骸,黃瀨只感覺自己體內的敏感點不斷被衝撞,每一次壓碾都幾乎令他崩潰,他抽泣起來:

  「不、不要了……嗚……小、青峰……夠、夠了……唔嗯……」

  已經分不清究竟自己體內的熱度是情欲的熱度,抑或是發燒的熱度,黃瀨在青峰帶來的高潮中,徹底頭暈目眩、不省人事了。

 

  「咦?什麼時候被拍了這張照片,我怎麼不知道?」黃瀨看著刊載自己照片的最新一期的雜誌,疑惑地喃喃自語。

  「啥?」正躺在他腿上的青峰,示意黃瀨翻那頁給他看。

  果不其然,便是那張天使笑顏。

  青峰猛地起身,狠狠在黃瀨唇上一咬,看他痛得皺起眉頭,一邊無辜地眨眨痛得泛淚的眼,心情立刻好上許多。

  「小青峰你幹麼啦!」

  「誰叫你一點防備都沒有,笨蛋!」

  「我又做什麼了!把感冒傳染給你哦!」

  「來啊!你這白痴!」

 

  結果,不論黃瀨親了青峰多少次,青峰都沒有被傳染感冒。

                                         《END》

 

**************************************************************************

因為當初特典其實是在極限的情況下生出來的,所以數量很有限XD"

但是又想說這篇就這樣再也不會出現在大家面前了好像有點可惜,

所以還是把特典文給放了上來XD

謝謝大家(?)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