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翾翎〉

  「媽的,王八蛋」這是蒼夜醒來的第一句話。

  想到剛才被人從後頭射了一箭差點喪命,讓他簡直氣炸了,也氣惱自己的疏忽,居然讓人有機可乘。他掙扎著想起身,感覺身軀有些沉重,好像有什麼壓在自己的身上,仔細一看,是倒在一旁的昊的一隻手。

  「哼,這小子……」蒼夜看了昊一眼,嘴角微微上揚著。

  「啊啊──好痛!」被突來的痛覺驚醒,昊整個人驚叫著跳開,過去的訓練讓他警覺地立刻摸上了他的槍,直指著眼前的人。

  「師父?」只見蒼夜一手抓著刀鞘,一臉怒意地瞪著他。

  「臭小子想謀殺親師啊?把你的噴子給我收起來,媽的半個人壓在我身上,差點沒被你壓死……」霹靂啪啦地把昊罵了一頓,然而昊卻完全不生氣也不難過,才親眼見到師父從鬼門關走一遭,現在見到他清醒了,臉上難掩笑意。

  「……臭小子,笑什麼!」說著,抓著刀鞘又要往昊的頭上揮。昊來不及閃躲,猛吃了一記。

  「噢,師父……」撫著中擊的頭部,感覺一如往常的疼痛,受了傷的師父打人力道依舊。

  「笑笑笑,我以前教你的都白教啦?你哪時看過殺手有這麼憨的笑容的?媽的我頭給你……」說著,又舉起刀鞘要打昊,這會兒他倒閃得快。

  「我又沒在執行任務,而且,是看到師父醒來,覺得高興而已。」這句話說得誠懇,配上昊臉上的笑容,讓一向冷血的蒼夜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噢!」果然感動只是一時的,說這種不要臉的話果然會受到教訓,才剛說完就被蒼夜一腳踹倒在地上。

  「噁心肉麻,你小子怎麼就改不了?」

  「不是嘛,師父,我……」昊話還沒說完,就又被蒼夜給打斷

  「我欠你一條命。」這句話讓昊聽得一愣。

  「師父!」怕師父是誤會自己了,他可從來沒要師父欠他,立刻在蒼夜面前跪下。

  「徒兒不是這個意思,師父教育我養育我,師恩浩大,哪還有讓師父欠我的道理?」

  「你救了我一命。」蒼夜淡然地表示。

  「那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想著不要讓您死,結果……」回想起當時,自己真的只是希望師父不死,至於自己究竟是怎麼辦到的,他實在是想不起來了。

  「別婆婆媽媽的了!」蒼夜不耐地表示。

  「你要想惹我生氣浪費時間,就繼續跪著,要想去就那丫頭,就趕快扶我起來!」

  「師父?」

  「留她一命,就算我還你的,臭小子執行任務還有閒情給我把馬子……怎麼?不想救那女孩?」

  「不,謝,謝謝師父!」昊高興地上前將蒼夜扶起。

  蒼夜緩緩起身,撫摸身體被箭刺穿的部位,沒有外傷。試圖感覺體內的疼痛,卻也沒有感覺。他瞟了昊一眼,心裡知道這孩子體內本有著非常人的力量,那是可能連『寡』都無法抵擋的力量。蒼夜在心裡忖度著,將這麼危險的人物納入自己的門下,實在不知道是福是禍,可以確信的是,在這孩子明白自己的身世之後,恐怕會有不小的災難,然而自己,也將捲入其中。

  「師父,那個偷襲你的人,您知道是誰嗎?」

  聽到這樣的問句,蒼夜白了昊一眼。

  「也是,這麼多仇家……」

  「你說甚麼?想挨揍啊?」說著,蒼夜又抬起手作勢要打,昊立刻護住頭部。

  「沒,沒有啦。」

  「笨蛋,想也知道,能從這麼遠的距離射中我,可見不是泛泛之輩,況且,一般人要進入潛魔山並不容易,就算誤闖了,面對那些魔物大概也活不了……」

  「您的意思是指……是魔界的人?」

  除了能遠距射中目標,還能完全掩藏自己的氣息,讓他一時完全感覺不到,就連有寡在身邊,也無法馬上偵測到,能做到如此的,只有……那一家人。

  「師父?您幹嘛一直盯著我看?」猛一抬頭,對到蒼夜帶有深意的目光,昊不禁怯怯地向旁靠了些。

  「瞧你蠢!莫名其妙,早知道剛剛就一刀砍了你。」用力地推開扶著他的昊,蒼夜瀟灑地大步向前走。

  見蒼夜身手俐落一如以往,昊的確有些驚訝。

  師父不是受傷了嗎?

  但是現在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師父沒事,而且有了師父的幫助,要救霓月實在容易,思及此,昊的心裡原本緊繃的情緒也得到了舒緩,快步向前追到師父的後頭。

* * *

  魔界,在這裡的黑暗,總是比其他結界要深沉許多。當這樣的黑存在於人的體內,是所有痛苦的深淵。沒有救贖。

  黑暗的甬道,答答的腳步聲幾番迴盪在空氣中,更顯得這個空間的空洞。打開一到木門,原本的回音陣陣停止了,然而燈光一就昏暗,只是回音被周遭的其他雜物給吸去了。
腳步來到身邊時停止了,她沒抬眼,眼前燭光搖曳,長長的餐桌伸向房間的另一端,桌上擺設簡單的吃食,她正用餐。

  「主人,有訪客。」奴僕彎下身,恭敬地通告主子。

  她依舊沒有回應,只是舉止優雅地放下餐具。奴僕已然接受到指令,挺起身子,向房門外的人招了招手,那人這時緩步進入房間,走近餐桌,恭敬地彎下腰行了禮,道:「小的勞德洛夫,給靖亭公主請安。」

********************************************************************

差點沒嚇死!本來以為之前不小心判了阿話家兒子死刑,現在換阿美來殺我家兒子了,幸好他及時手下留情啊〈汗〉果然人不能做壞事〈真心〉。
至於靖亭為什麼會變公主……我可以不管嗎?哈哈~
舞姊,交給你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wa 的頭像
shinwa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