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看似燦爛的笑臉背後,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陰影。

曾經,我以為我是因為渴望陽光的照耀而追尋;
直到後來我才發現,其實陰影遠超過光芒的範圍。

人們的陰影往往來自原生的背景,
這是永遠、不足為外人道的痛苦。

因為,不論跟多少人抒發有關的一切,
只要不是頂著特別頭銜的「那個人」,
實際上都於事無補。

除非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否則永遠無法逃離那種境地。

而我所能做的,也只是短暫的陪伴著那個傷口,
讓它的痛能夠在那一瞬間稍微停頓…

每當我認清這個事實,都會忍不住悲傷。
對我而言如此重要的人們,我卻無能為力。

他們的需要我無法給予,一開始就注定了的。
正如我的需要,他們也無法成全一般。

其實我的需要很簡單,只是「被人需要」而已。
然而,我永遠無法跨越的那條線、是咫尺天涯的無奈。

…或許,比天涯更遠。

在不同的階段審視著自己與那些重要的人們,
卻意外發現自己與他們的共通點:
大家互相擁抱著舔拭傷口,
沒有相似陰影的人就無法有共鳴,
只會漸行漸遠。

我們都是在「那個地方」格格不入的人,
與「那個地方」的人們有關的似乎只有身上流的血;
但我們卻又不是時時刻刻握住對方的手的人,
因此只能閉上眼睛、摀住耳朵,
以滿不在乎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創痛。

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對別人打開心房的過程都很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wa 的頭像
shinwa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