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舞>


  「小姐,您還好嗎?」絳雲關心詢問,看著一張張衛生紙在被霓月抽出後擦拭後,變成一顆顆滾落在地的餛飩。

  「嗯……」點了點頭,霓月的眼眶還泛紅著,但那淚已經不再流了。

  見霓月似乎情緒平復了些,絳雲看了看不遠處那等待著的男人。

  她剛才說的讓絳雲心裡很是感動,可是昊說的也是事實,霓月心地太善良了,加上被大當家保護的很好,自然不懂得外面世界究竟有多麼險惡,換作是他,自然也會希望她能懂得保護自己,畢竟他剛才的行為與反應,的確讓人質疑。


  「小姐,其實我……」猶豫了一下,絳雲再度開口想說出自己剛才來不及說出口真正的原因,卻又猛然被霓月打斷。

  「絳雲,我、我……我傷到昊了嗎……剛才那些話……你知道的,可是我不懂……我說我們不需要提防你……他、他怎麼反而認為我的意思是要提防他呢……」疑問之中帶著些抗議,霓月在提起這件事時顯然是委屈佔了居多,她剛才的確為了絳雲跟昊起爭執,可她脫口而出的那句話沒有多餘的意思,純粹是想讓昊理解對於絳雲他們可以百分之百信任而已啊!

  這樣一件簡單的事,為什麼他要想得那麼複雜?

  「小姐……對不起……都是因為我……」除了道歉,他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什麼。

  「不是你的關係。」搖了搖頭,霓月微側過頭看向昊,那男人看著不遠處的房子,凝肅的表情不知想些什麼,是還在為她說的那句話生氣嗎?

  難受的在心裡反覆想了又想,愈想霓月愈覺得自己根本沒錯,一句話就這麼簡單的意思,明明就是昊自己想太多了;而愈這麼想,她就愈覺得自己委屈,緊緊捏住手上拿著的最後一張衛生紙,她感覺自己剛才真是白流了一堆眼淚!

  原本還難過的表情消失了,下一秒就見霓月蹙起雙眉,不吭一聲的站了起來,沒再對絳雲說什麼,她橫眉豎目的往昊方向走去;對於這樣急速且突如其來的變化,絳雲愣了,茫然看著霓月走到昊的身旁停下,昊卻依然看著那間房子,維持雙手環胸等待的動作,霓月不說話,他也就像沒有發現身邊多了一個人似的。

  ……

  幾分鐘過去,兩人之間仍是一片寂靜,霓月瞪著昊,而昊是仍舊沒看過她一眼。

  這個男人……是非要自己先開口不可嗎?霓月瞪著,覺得自己又想哭了,都是昊害的,明明是他自己想太多,為什麼反而要她來承受?

  微嘟起嘴,霓月愈想愈不甘心,而那眼淚順應心中滿滿的不甘與委屈,又澕啦澕啦流了下來,她霎時咬緊唇瓣,忍耐的不讓嗚咽聲脫口而出,整個表現出來就是一種沉默的抗議。

  ……

  刻意無視霓月,卻無法不去注意,昊第無數次在心中嘆氣,為了這個沉默流著眼淚的女人。

  她剛才對絳雲說的話他其實也聽到了,不得不承認她說的沒錯,一時間脫口而出的話根本就沒那個意思,是他自己要對號入座的莫名發起脾氣,該怎麼說呢?也許是因為自己當初接近她的目的本來就不單純吧?才會在她說出那句話時備受刺激。

  是自己心裡的因素導致那種被刻意劃分、撇除在外的錯覺……只要想到一旦被她發現他接近的目的,還有他與殺害她兄長那個人的關係,他就覺得心裡萬分焦躁,無論如何都無法平息。

  昊無法釐清自己心裡到底怎麼了,只知道愈接近她,他愈變得不像自己……

  ……

  又是幾分鐘過去,兩人之間依舊寂靜,無聲的世界裡,霓月不知道自己流下的淚愈多,昊心中的嘆息也就愈多。

  抹了抹臉,極近無聲的「嘖」之後,男人終於轉頭面對了女孩──他認輸了。

  「是我的錯,妳別哭了。」面紙早已在剛才交給了絳雲,被霓月揉成了一堆餛飩,昊只能用自己的手,略顯粗魯的抹去那些眼淚。

  「我、我、我沒有……沒有那個……意思……」見昊終於開了口,霓月緊咬住的唇瓣霎時鬆開了,一連串話伴隨著哽咽,流竄出來。

  「我知道……是我自己多想了……」又是嘆了一口,昊不自覺放柔了眼神,連手上動作變輕了也沒有察覺。

  「那你……剛才說的……」淚眼汪汪看著昊,霓月問起他剛才跟自己耳語時說的,她不希望他真的在事情完成之後消失不見。

  她已經沒有親人了,身邊就只剩下他、絳雲和白雷而已。

  「……那只是氣話……」幾秒的沉默之後,昊這麼回答她。

  他知道在這件事結束之後,真正的考驗才算來臨──究竟是要違背委託保護她,還是憑著初衷狠下心腸殺了她──他,已經愈來愈無法捉摸自己對她的想法,卻也肯定沒有第三種選擇。

  「那你還生氣嗎?」眼淚,漸漸停了。

  「是妳在生氣吧?」他挑眉,剛才被瞪的人貌似是他吧?

  「你也假裝沒看到我啊……」霓月撇了撇嘴,看來心情好多了。

  ……

  看著兩人合好之後又如平常開始鬥起嘴來,絳雲露出了微笑,看來是自己白擔心了。

  相信就算以後自己不在了,昊先生還是能這樣處處關心、保護著小姐吧……

=========================================================================

哇咧!我很自然的就以他們爭吵、合好為重心來寫耶!= =(汗)
完完全全撇開了絳雲的真正原因&那個還在屋內等待他們光臨的人……(默)
嗯~~是有點刻意避開啦!(抓頭)
因為我真的想不出有什麼真正原因啊(淚)
這邊想不出來,理所當然~~也就猜不透屋子內會有什麼在等著他們了(掩面)
所以所以!
這些重點就交待給話話來處理了!XDDDDD
加油啊!話~~~~~我愛妳哦!(所以不要扁我哦……)

下一棒→<神話>

某話:囧,那我就會知道嗎!?這個梗不是阿美鋪的嗎?XDDDD 是說我那天心裡的OS(幹)真的不是針對妳XDDD

創作者介紹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