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你知道嗎?我到現在還是不懂你。

  曾經,我與你朝夕相處,但我始終摸不透你的想法。

  曾經,我以為你是我失去的另一半靈魂,但後來我才發現,另一個人與你更加相合。

  好幾次,我對你默念著予你的情話,你明不明白,我不明白;但我知道,有些事情,你知道,但我不知道。

  就像那個吻。

  那個你帶著靦腆與溫柔、我錯愕卻毫無排斥感的吻。

  即使是蜻蜓點水,我心中的漣漪卻擴展到海角天邊,掀起一波滔天巨浪。

  與你的曖昧,糾纏了我三年。

  我掙扎,卻逃離不了;而在我終於決定向你坦白,你卻乾脆的放了手…於是,所有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如果真的是原點,那我為什麼會這麼痛苦?


  「--皓?」
  身旁的朋友喚醒了恍神的我,他的左手牽住了我的右手,而右手放上了我的額頭。「不舒服嗎?奇怪了,沒發燒呀?」

  我向下望,看了眼自己被他牽住的右手,又抬頭望向大後方的隊伍中,你正與別人嬉笑玩鬧的笑臉。

  我習慣站在你的左邊,所以我的右手已經習慣由你來牽,當他像你一樣握住我的手,我卻無法找回你的溫度…心頭的溫暖,降了好幾度。

  我告訴自己,這只是我還在想念你,因為習慣。

  有人說,習慣是第二個上帝。

  身體的器官會有慣性,如果已經習慣了一個動作,短時間內就會很難改掉,尤其是壞習慣。
  
  終於有一件事,是我知道而你不知道的了。

  你,就是我戒不掉的壞習慣。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