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瞄手錶,他忍不住嘆了口氣。

  又到了要上班的時間了。晚上六點,是他開始忙碌的時刻。

  他其實不喜歡現在的工作,因為那與他的個性不符,而且賺的錢,都是出賣自己的身體與時間所換來的。思及此,心中浮現一股自我厭惡感。

 

  但是,又能怎麼做呢?一個小時一千五的優厚待遇,可是少之又少;而且,雖然每次上班時,都會覺得自己的良心就像是被畫上了一道濃重的黑墨,但下班之後,他可以休息兩、三天再去面對那些似乎只需要他陪笑的客人。

  對,他的客人們多半只需要他去陪笑,大多數是女性,只要有時候和她說說話,其餘時間安安靜靜的陪在一旁,其實就夠了。這更讓他覺得,自己拿了不該拿的錢。

  「喂,老哥,你今天不是要去家教嗎?」弟弟見他呆站在那裡,不禁問道。

  他緩緩轉過身,一臉憂鬱。

  「每次都只是陪在學生旁邊,她有問題就隨便唬爛她幾句…又不能抖腳又不能看漫畫,這種沒有自由的黑心錢我賺不下去了啦!」

創作者介紹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