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舞>

  什麼小聲公,在人界他是知道有研創出一種能變換各種聲音的器材,只是並不像他手上拿著的那一個,更別說還能只發聲給特定對象。昊瞪著盤腿在地板上的老伯,意識到他剛才說的話,不禁皺了雙眉。

  「你說其他人?」該不會是將霓月和白雷困在結界裡的人?

  「是啊、是啊!那些人可是快要到了,再磨蹭下去可是連我也幫不了你們。」老伯咧了咧嘴,倏地將臉轉向他處,下一秒轉回來時依舊是笑容滿面,語氣卻是不容暫緩的催促著。

  「嘖!」聞言,心裡雖然還有著懷疑的昊也不再遲疑,他快速將手再覆上那無形結界,微低頭緊閉起雙眼。

  這期間昊只覺得自己的感官似乎完全專注在那道結界之上,不知過了多久,雙手才感覺到瞬間震動,下一秒身前已傳來轟天巨響。

  錯愕的瞪開眼眸,眼前是霓月帶著驚訝的虛弱神情,相隔在他們之間的無形結界似乎已然消失,讓還反應不過來的昊因為阻力消失加上重心影響伸著雙手就要往前倒下,幸虧他即時跨出一步穩住自己,否則只怕下一刻他就要壓在霓月身上。

  有些茫然將雙手緩緩伸回,他看不見那道結界是否真的被破壞,只能以自己能靠近霓月確定結界已經消失,將攤開的兩手掌心朝向自己,昊瞪著雙手,懷疑這是否真是自己所為。

  但是……他不是魔族……

  來不及再繼續疑惑下去,噗地一聲拉回他的心神,迅速抬眼,霓月已然因為過於虛弱而昏倒在地,一旁白雷看來精神也不太好,但牠仍是撐著自己站了起來,嗚咽咽靠著霓月舔拭近乎慘白的雙頰。

  昊連忙趕了上去,伸手確認她還有微弱的呼吸後便暫時鬆了口氣,至於心中再度升起的擔憂與著急,昊這時也無暇再去細想。

  「不錯啊!年輕人,你的力量我從沒見過,老頭子我開始好奇起來了。」

  嗓音響起,這才讓昊想起那老伯的存在,他扶起霓月轉身。「剛才那個不是我造成的,我只是個人類,並沒有什麼魔族的力量。」

  昊在想起老伯的存在後,便覺得其實剛才是那老伯幫忙,只是因為不好出手,才設計出是自己破壞結界的假象,至於為什麼要這樣,昊不認為自己需要多問。

  「人類嗎?……」帶著深意看了昊一眼,老伯由他眼神中便看出昊的想法,笑了笑。

  就讓他先這麼認為吧!現在的情況不適合解釋什麼,反正以後他自會明白。

  「隨我來吧!」他說,並站起身子,矮瘦身軀輕鬆將比他高出許多、已然昏迷的絳雲扛在肩上,不再說第二句話,轉身朝另一個方向前進。

  愣了下,見絳雲被他帶走,無可奈何之餘,昊只能背起霓月,示意白雷跟上的隨老伯前進。

  自來到魔界之後,許許多多的謎似乎慢慢浮上枱面。

  昊雖然認定是老伯幫忙解開結界,腦海深處卻又不禁對自己的身分起了些懷疑。

  他真的,只是人類吧……

※※※
 
  在昊隨著老伯各自背或扛著霓月及絳雲離開後,不遠處傳來輕悄不易察覺的腳步聲,然後是三名黑衣人出現在原先困住霓月一行人的空地上。

  中間那名黑衣人撫著自己前胸,幪住臉孔的黑布之中僅露出一雙深思不解的眸子。

  「我能確定剛才被困在結界中的,是霓月還有那隻白虎,照主子所說,那個人類應該沒力量破壞結界才對。」

  卻沒想到情況反而超出主子所預測,他的結界不但被人破壞,甚至連帶影響到他自己本身。

  「你想會不會是絳雲?」右側黑衣人猜測道,轉向看了中間那人一眼。

  「不,不可能是他,那毒不輕易解,雖慢性卻深入肺胕,他應該已經陷入昏迷才對。」左邊那人聞言立即搖頭,對自己研發的毒藥極有自信。

  「咳!」中央的黑衣人身軀猛然一傾並咳了聲,由於臉被黑布幪住,直到一滴腥紅的液體漟在地上,另外兩個人才驚愕的發現他竟咳出血來,轉眼一望,被大範圍浸染的黑布呈現在眼前。

  「你的傷怎麼那麼嚴重!?」右側的人急忙扶住他,語氣很是訝異。

  真要說來,他也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高手,區區一個人類怎能只透過結界便將他如此重創?

  「這裡是潛魔山,說不定有高手相助。」左方的人想了想,認為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其他兩人也認同的點頭,最後是受傷的黑衣人艱難說道:「不管如何,我們都得先回去跟主子覆命。」

  他知道自己不但失敗又讓人逃脫,不管有沒有受傷,回去也肯定活不過主子手下,只是他還是希望主子能手下留情讓他能活著將功贖罪。

  語落,他撫著胸口率先轉身離去。

  見他如此,左右方兩人對看一眼,眼神中閃過同樣訊息,剛才還扶著他的那人猛然出手,一道長鐮般的藍光破空而出,而他的最後印象,便是漫天灑出的鮮血,和瞬間躍上又落下的畫面……

  兩名黑衣人站著冷眼看向地上那具無頭身軀,落下的頭顱在地上彈躍幾下後滾至他們腳邊,瞪大的眼似乎詢問著──為什麼?

  「主子早已下令過了,若你失敗直接處決,我們則繼續執行任務。」剛才的攙扶彷彿只是假象,早該明白的不是嗎?他們這些人即使在一起也從無感情可言,就算這顆頭顱的所有者,其實是他們兩人的哥哥……

  「走吧!最先要做的是找出他們在哪裡。」不再多看那具軀體與頭顱一眼。

  點頭,並肩離去,自始至終,那兩雙眼裡只有冷漠。

=======================================

後段出現的三個人其實是路人甲、乙、丙,要接著續文的話話可以不用理他們。= ="
既然只是路人甲乙丙,那為什麼又寫出他們呢?
誒……這個嘛!其實舞是想啊~~主角們跑掉了,自然也該寫出讓他們跑掉的人會有什麼下場(啥)
另外一個呢!則是間接點明那個"主子"有多麼冷血殘酷(雖然連我也不知道這個"主子"到底是誰←喂)
因為是想順應著故事趨向去走,因此這個"主子",理所當然是話話或夫人所說的那個那個。
(我說妳們想出的好像不是同一個人啊?一個是分家,另一個咩~~呣呣呣~~委託蒼夜的人好像跟分家沒關係的樣子←抓頭)
所以這個主子會是誰,就讓妳們去決定唄(笑)

關於潛魔山,那是硬拗出來的(汗)
因為冒出個老頭,舞便自動自發把他列成隱居型的高手級人物(高手?似乎也沒見他出手哩)
很神祕的一個老頭(冒汗)
原先看時我有一種不知道該寫他什麼的錯愕想法(欲哭無淚)
至於帶他們去了什麼地方~~喵!這是話話的責任了←邪惡的推卸

下一棒→<神話>(辛苦妳了,加油趕作業啊←這該叫火上加油呢?還是雪中送炭?←絕對不會是後者)


話:呵、呵呵…呵呵呵呵…嘻嘻嘻哈哈哈喔呵呵呵嘿嘿嘿……反正不到六月中,我是不可能接的下去的…呵呵呵呵呵呵呵…

創作者介紹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