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長夫人(翾翎)>


很難得地,魔界在這一天下起了傾盆大雨。由天上潑灑下的雨水,漸漸掩蓋了緹雅斯大宅燃燒後的煙霧,像是一種儀式、一場洗禮,為那些在大宅中喪命的人們。

站在不遠山丘上的山洞口,眺看著這個本來是她最溫暖的家,而現在只剩斷垣殘壁的建築,霓月泫然欲泣,但在最後關頭卻忍了下來,因為她明白,現在並不是為此神傷的時候,自己還背負著要替這些家人們報仇的使命,她必須振作。

「霓月。」

另一個也帶著煩惱的人,在她身後輕聲喚著。昊現在的情緒十分矛盾,他明明隨時都可以輕易地殺死霓月,但卻始終下不了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然而像這樣的情緒其實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三年前,他第一次單獨出任務時,接到的任務便是要綁架並殺害一個幫派的少主,然而那名少主只有僅僅三歲,要他為了錢殺掉一個無辜的小孩,他實在是做不來,最後,還是師父下的手,那一次師父將他修理的很慘,本來他還怪師父太冷血,但他卻振振有辭地責備他:「呸,什麼叫他只是個無辜的小孩?他老爸殺死多少人家的無辜小孩你算過沒有!」最後還補上一句:「收起你混帳廉價的同情,我們只管拿錢辦事!」

是同情嗎?對這個已經家破人亡的女孩?

昊一邊整理行囊,一邊思考著,眼光瞟向有些落寞的霓月。

「這些東西都不要,只要帶著錢和幾件換洗的衣服就好。」霓月淡然地表示。手也沒停地幫著昊整理東西。

「霓月小姐,我在這附近找到這些果子,待會兒路上可以果腹。」霓月虛弱地笑著,從絳雲手上接過這些果子。近距離地看著絳雲,霓月發現他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對勁,不僅是膚色過分慘白,黑眼圈極重,且似乎正不停冒著冷汗。

「你病了嗎?絳雲?」

「啊?」絳雲被霓月突如其來的問句問得心一震,懷裡的果子全灑了一地。

「哎呀,對,對不起,小姐,我來檢……。」說著,絳雲變蹲下身要撿果子,但一隻手卻突然被人用力舉了起來,絳雲驚訝地抬頭看著昊。

經過幾秒的沉默,昊有些怔然地道:「你中毒了?」

霓月驚訝地看著絳雲,而最讓人訝異的是,絳雲竟然也是一臉錯愕。

「我中毒了?」他一臉的不敢置信。

「你連自己中毒了都不知道嗎?」霓月驚訝地瞪著絳雲。

「我,我並不知道啊……」

下一秒,昊也不知是從哪裡端來一碗水,先是押著絳雲含了一口在嘴裡,接著是要他把手泡進水裡,只見水依舊清澈,昊便將水給潑了,將碗遞給絳雲。

「好,你把嘴裡的水吐到碗裡。」絳雲雖然感到困惑,但也照做了,只見他吐出來的水,是一片墨黑。
霓月嚇得到抽了一口氣,抓著昊的肩膀直問:「這是怎麼回事?」

「看來你已經把毒給吃進嘴裡了,手是乾淨的,所以可能不是今天中的毒,加上你現在的狀況,應該中毒有一段時間了。」

絳雲緊皺著眉頭,先是有些怔然地望著昊,最後卻又落寞地垂下眼,點點頭道:「也好,反正,妹妹死了,我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了,中毒死了也罷了。」

這樣的反應令在場的二人感到生氣,然而實際行動的只有霓月,她一舉手就是給絳雲一巴掌,打得絳雲七葷八素地向後栽倒。

「我真為你妹妹不值,我要是你妹妹,死了也不要見你。」霓月對著絳雲吼,轉過頭瞪著昊,似乎正尋求著他的支援。

「我沒意見。」昊一攤手,滿不在乎地說道。

絳雲有些怔然地看著昊,霓月也驚訝地瞪大眼。

「你怎麼這樣講啊?」霓月有些生氣地質問。昊則不耐地撇撇嘴。

「激勵人的話我不想再說一次,要死要活本來就全依你,只是請你要想清楚了,你為什麼現在還跟我們待在這個山洞裡?不就是要為妹妹報仇嗎?如果你覺得報不報仇都無所謂的話,要自殺或等死你請自便。」

「啊,這麼說,你有辦法救我囉?」絳雲激動地站了起來,滿懷希望地盯著昊。

「不,我沒辦法救你,我不是醫生。」昊坦白地表示。絳雲的臉又黯了下去。

「那你跟他說那些幹什麼?」霓月責備似地白了昊一眼。

「我是要告訴他,他這是慢性毒,反正終要一死,在這裡等死還不如利用剩餘的時間拚一拚,不管報不報得了仇,至少有臉去見他妹妹吧?」昊看著霓月說出這句話,明顯這是順承著霓月的話來的,霓月似乎聽的有些不自在,有些羞赧地垂下了頭。倒是絳雲明白地接收到這句話的要義,似乎也不這麼消沉了。

「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我們上路吧!」說著,三人歉然一笑,各自收起行李,霓月也召來了白雷,準備上路了。

第一站,就是要先到分家……報仇。

***
我說啊……因為不知道絳雲到底要不要死,所以暫時不讓他死〈自爆〉
還是將他交給別人處理吧……絳雲的媽,你決定一下要不要讓他在分家大戰中戰死好了〈嘆〉
是說,這一段對劇情發展一點幫助都沒有的樣子捏……唉,接棒吧,阿美。

下一棒>>阿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wa 的頭像
shinwa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