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


就在蒼夜離開這棟已無生命氣息的大宅院前,漠然的眼神掃過血跡斑斑的長廊,心中突然有些感慨。

「生命…依然如此脆弱…。」但這就是大自然的法則,誰都無法抗拒命運的捉弄。他伸手推開大門,發現一名女子站在門口的不遠處,似乎全程目睹方才上演的大屠殺,此時蒼夜的眼神閃過一絲錯愕,但又隨即恢復之前的從容,因為他看見那對熟悉的金色眼眸。

「沒想到…妳會在這兒出現,該不會霓日的毒是你派人放的吧?」蒼夜緩緩走向那名女子,一邊擦拭著沾滿血的武士刀。

「我才沒那麼無聊…」女子柔柔的嗓音,在這空盪的之處顯的更加清晰,讓人有種鬼魅在你耳邊低喃的錯覺。

「哼!也是…,那麼妳來是來找我的?還是…」蒼夜盯著眼前的女子,嘴角勾起了弧度。她有一頭黑色長髮,魔魅的金瞳更代表著她高貴的身分地位,紫色月光灑在她身上,映得衣裳的飾品閃閃發亮,仙女下凡也不過如此。

女子向蒼夜微微點頭示意。

「快說…我很忙。」蒼夜不耐煩的回應,催促的意思表示的很明顯。

「孩子…」那女子用微小到幾乎無聲的音量道出這兩個字,但蒼夜卻沒錯過。

「我以為你不在乎…亦或是…忘記…。」蒼夜鄙夷的看著那女子。

「老實說,我起初是真的認為那孩子早該在赭魔峰喪命。被你撿回去撫養的確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女子漠然的像是在敘述一個故事。

「妳怎麼知道孩子是我帶走的?」蒼夜的眉間多了幾道的褶痕。

「克爾貝羅茲說的…。」女子抬起頭望著月,月光照在她皎潔的容顏上,讓人臆測不出她的年紀。

「那老傢伙話還真多!」不知道他還洩露的多少秘密,下次該找他算帳算帳。

「呵呵~那老傢伙是我們家的人,他不說也不行。」

「少拿身份壓人,我可不吃妳這套。」這女人在這世界真要論起權勢,有誰能敵啊…

這世界就是該死的注重勢力!否則緹雅斯家族本家就不會有如此的下場。

「倒是那孩子叫…昊?聽說他跟著你幹殺手這行…」

「讓他生活在險境中,不正合妳意?」

「我可沒這麼無情…我很清楚那孩子目前也在這個世界,總會有遇到的時候。」女子的口氣依然淡薄而沒有感情。

「靖亭!」蒼夜突然開口喚住欲轉身離去的女子。

「他體內有著魔族的血液,這是不能否認的事實!你該讓那孩子決定自己的去留…魔界還是人類界?蒼夜,做人不能如此的自私…話就說到這。」名叫靖亭的女子話一畢,立即消失的不見蹤影….。

* * *

高掛的紫月顏色逐漸淡薄,遠處的山頭出現了第一到曙光。

「哥哥!」霓月突然驚醒,經過沿途的趕路,她不久前才疲累的趴在白雷身上小睡片刻。

「怎麼了?」昊的詢問是立即的,絲毫沒有猶豫。

「昊……我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襲上身。」霓月坐起身子,她的臉龐顯得蒼白,並且就像落水的時候捉住唯一的浮木般,緊緊的抓住身旁人的手臂。

「什麼預感?有外星人要侵略地球?」 哈哈!事實上這個世界的人已經是外星人了吧!?

昊感受到霓月的手越抓越緊,似乎是真的有不祥的預兆。

「不對…」她思考了一會兒後,猛烈的搖著頭,像是要將不好的預感給甩出心頭。

「妳家宣告破產?」昊盯著被緊緊捉住的手臂瞧。她是大力士嗎?他好像聽到他的骨頭發出喀喀作響的聲音……。雖然痛的是手臂,但為什麼他會連胸口也一起難受?難不成他有心臟病嗎?

「………」霓月皺起了眉頭,顯得她不是很同意這種說法。

「看來好像不是….那我講個比較正經一點的假設好了!那………」昊伸手按著太陽穴一副傷腦筋的樣子。「你們當家的私奔去了!如何?」

「……這是什麼爛假設!」霓月翻了翻白眼,就當作昊的某根神經接錯。

「呿!不想聽就算了。」哼!好心給雷打。

「我是認真的!沒有在開玩笑…」覺得自己被嘲笑霓月微微的嘟起嘴,以表達她的不滿。

「這樣阿……那妳休息夠了就從白雷身上下來吧。牠也夠累的了!」昊一副方才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態度回應的同時,只見他朝著更前方走去。

霓月看昊無意搭理她的樣子,也乖乖的從白雷身上下來,順順牠的毛…在耳邊輕輕的說:「辛苦你了!」現在她的思緒好像平靜多了,難道剛剛昊是為了幫她轉移注意力?不不不!絕對不可能,他只是無聊鬧著她玩而已!別想太多…別想…別…想…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快回家…!

====================================================================
我一直很想替男主角提升人氣,努力想要讓他有個不平凡的出身>"<
(我錯了嗎?...阿美錯了嗎?)

然後男女主角這段...老實說我很想盡量讓劇情好笑,可是...
好像太冷了 = = 真的非常抱歉~小女子才疏學淺~幽默感不足 orz

大家加油吧!!!!

下一棒 → 炎舞

創作者介紹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