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舞>


 「嗚……你們是誰?」

  就在昊思忖間,低沉哽咽的嗓音傳出,兩人聞聲一看,哭泣的臉龐正對著他們。

  還沒回答,又見三顆頭顱晃了晃,角度一轉,猙獰的臉上赤紅雙眼已經瞪向兩人,「吼!不用問那麼多!殺了他們!殺了擅闖者!」

  被那赤紅又狠戾的眼神一瞪,再聽聞「牠」所說,昊臉色嚴肅,全身緊繃保持戒備狀態,而令他自己也不明白的,雙手似有自己意識般,竟將霓月攬到身後保護著。

  他只是不想自己的獵物被人奪走小命,並不是在保護她!

  昊皺著眉,在心裡這麼告訴自己。

  「噓……別怕,怒瞳只是脾氣暴燥了些,呵呵……告訴我,你們是何人?」

  蛇身再度蠕動,角度再度轉換,將眼笑瞇成一條線的臉龐上,那笑容並不似語氣那般顯得和悅,反而讓人有種笑裡藏刀的感覺。

  十足十的小人面孔!

  「不好意思,我們並不知道這裡不能進入,只是迷路了,才會走了進來。」發現霓月在身後一直想要出來,昊不動聲色緊緊將她攬住,一雙眼直視那三頭怪蛇,小心翼翼的護著身後人慢慢後退。

  「嗚啊……騙人!他們騙人!這世界沒一個好人……嗚嗚嗚……」哭泣的頭顱抬起一喊又再度低下,控訴的語氣滿是哀怨,像是全天下的人都對不起他似的。

  「我沒有騙人,真的是迷路了。」他說的是實話,但昊不覺得眼前這三頭怪蛇會相信。

  那三顆頭這樣湊在一起各說各的,就彷彿一個人擁有三種不同人格,在他們人界裡肯定會被當成百分之百的精神病患──看起來就很像!

  「昊……不用跟他們說那麼多啦!」霓月被緊攬在昊的身後無法往前,只好推了推他的右肩,好心當起說明員……「照牠的模樣看來,這裡應該是喪魔岩,我們來不到該來的地方了。」

  「哦?小女娃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呵呵一笑,笑臉伸長頸子往前探了探,卻看不透被昊緊緊保護著的女孩究竟長什麼模樣。

  「是啊!我還知道你們的名字。」也學著呵呵一笑,霓月不顧昊緊握暗示的阻止,兀自繼續說道:「怒瞳、笑顏、喪泣,是喪魔岩的守衛,我說的對不對?」

  「既然妳知道,為何還帶著他走入這裡?」吼叫一聲,怒瞳瞪大那雙紅瞳,脖子一彎也跟著湊到笑顏旁邊,兩張不同表情的臉龐霎時形成一種絕妙對比。

  「哎!雖然我知道你們是誰,但我不知道喪魔岩長什麼模樣,走著走著,誰知道會走來這裡啊?」霓月對天翻了個白眼,語氣之中,大小姐的氣勢完全顯現。

  「……」昊聽著他們一言一語,心中直是哭笑不得,剛才聽霓月說時,原本還想她是不是有方法治這頭怪蛇,沒想到只是跟他們「閒話家常」罷了。

  「殺了他們……嗚嗚……擅闖禁地者,該死!該死!」喪泣晃了晃,哭喊的同時蛇身上那腐爛翅膀搧了搧,一股比先前更加濃厚的惡臭倏地爆發。

  「咳、咳咳!」由於護在霓月面前,昊首當其衝聞到那股惡味,被嗆得咳不止時,三顆頭顱同聲一吼,又是哀泣又是尖笑又是怒吼的騰空一起,蠕動著蛇身就要往昊身上撲去。

  倏地拉著身後的霓月往後再退數步,昊動作迅速打開武器膠囊,與先前拿著的狙擊槍不同,變換出的武器是一把銀色手槍,內裝數十顆子彈不用開啟保險匣的功能遠比一般手槍要來得精妙多了,在這種驚險時刻,讓他可以不用花費太多時間瞄準便能反擊。

  但他顯然用錯武器──只見幾顆子彈分毫未差射中三顆頭顱,卻無產生任何影響!

  「啊!」沒時間去理清那抹疑惑,昊只能以肉體博擊的手法,穩當擋下笑顏的攻擊,並伸出長腿來一記飛踢。

  被這麼狠狠一踢,怒瞳頭顱倏地朝一旁歪去,連帶將笑顏及喪泣也給一起拖離。

  如此攻擊反擊不到十秒,蛇身與他們距離又更遠了些。

  始終被昊護在身後,想脫離讓他和自己能單獨行動,卻無奈掙不開那力道的霓月,只能抓緊胸前的頸鍊頻頻呼喚。「昊!放開我、放開我!」

  她又驚又急,知道自己能保護自己,但昊似乎早已忘記她先前的能耐,只將她當作尋常女子般緊緊守護著;雖然對於這點霓月心中有些感動,但她並不想因此讓昊受到任何損傷。

  犀利的雙瞳原本還緊盯著前方動靜,卻在聽見霓月呼喊時,讓昊瞬間分了心神,他微一側頭,沒注意到怪蛇已經爬起並再度襲向他們。

  「小心!」瞪大雙眼看著笑顏那擴大般的笑容,內裏顯露尖牙即將咬上昊的頭顱,霓月不知打那兒生來一股力量,掙脫昊緊攬的雙手甚至將他往右邊推離。

  原本昊已感覺到動靜正想反擊,卻不意被霓月給掙脫並推開,一穩身體就想再度衝上前阻止,卻只能眼睜睜看著霓月即將喪命在尖牙之下──

  「呀啊──!」

  就在霓月以雙臂驚恐擋在自己面前的同時,頸鍊發出一道白光,從裏竄出的白雷準確一咬,同時三顆頭顱的頸項全咬在它的嘴裡,不停蠕動掙扎的蛇身被那巨大的虎掌壓在地面之上。

  「來得好!」看到白雷出現,昊心喜的眼睛一亮,迅速收起銀色手槍再度握住另一顆膠囊,「白雷,就這樣別動!」

  命令一下,他將膠囊打開,只聽聞咻咻幾聲,昊才鬆一口氣的放下手中那把十字弓拏,轉頭看向霓月。「沒事吧?」

  驚魂猶未定的搖了搖頭,霓月愣看著昊幾秒後,才又看向被白雷踩在地上的怪蛇;三支鐵箭分別「釘」在三顆頭顱的眉心中央,還有一支「釘」牢了那仍蠕動不已的蛇身。

  微開小嘴,霓月有絲驚歎,那三顆頭顱上的箭竟是分毫不差穿過昊原先以手槍射中的位置!
  好厲害……

  「幸好有你。」見霓月沒事,白雷自是歡喜的朝他們走來,昊笑了笑,在白雷低頭時摸著牠讚許,想到剛才的景象,他又不禁為霓月捏了把冷汗。

  太危險了!這小妮子差點因為要救他而喪命!

  複雜的情緒糾結,昊看著霓月觸摸白雷,不知該怎麼釐清心中既要殺她又不想殺她的矛盾情感……

===================================

嗯~~呵呵!(汗)
收到話話的通知時,舞人在楠西老公家餐廳幫忙的說,無法上網看文真讓人有些心癢癢的。
忙到昨天回台南今天終於看到文啦!(灑花)
接連著打了打,嗯~~希望這樣的發展不會讓大家覺得奇怪才好!
附註:我說話話,黑羊是指誰啊?(那個不肖二弟嗎?噗呵呵呵呵)

下一棒→<神話>

創作者介紹

殘音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