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了一天的冷風之後,我果然生病了= ="
的意思就是,這是我來到台北之後第四次感冒Orz
不到半年的時間,我竟然生第四次病了=口= 距離上一次感冒只有兩個禮拜呀囧
今天在學校,聽說我的臉都很紅。我懷疑那個顏色跟煮熟的章魚差不多。

可是去量耳溫的時候,又只有36.6度,沒有到發燒的地步。
雖然臉紅+燙不代表發燒,可是我連看字都覺得充滿水氣、模糊不清了,怎麼也不應該是沒事吧。
…難道說,是我早上提早起床背詩所以睡眠不足嗎=口=?
在上台灣文化概論的時候,我強烈的覺得我喉嚨開始痛了。
很好果然是感冒。可惡。
雖然我是永和出生的,可是小時候住台北就真的一直生病;搬到新竹之後我感冒的次數越來越少,高中三年更是難得生病,除了高一的盲腸炎開刀之外,我的假單只用在推甄的事假跟去文藻說故事比賽的公假上。
但是,來台北不到半年,我已經第四次感冒了,之前還有兩次都有發燒。唉。
新竹果然是個地靈人傑的好地方。空氣比較好、颱風災害不大還可以放颱風假XD

可是…我果然還是喜歡台北XD←我已經開始語無倫次了,哈哈

明天要交阿煩的詩。
有一首我對寫詩的抱怨,不知道能不能交啊XDD

<我不是詩人>

童稚的眼看到的是純粹的美,
花鳥蟲魚草木山水。
當他偶有佳句為人稱許,
稚嫩的聲音發下豪願:
「媽咪,我以後要當詩人!」

少年的眼看到的是朦朧的美,
愛、情人、憂鬱煩惱等等。
當他送出的情詩被退回,
粗嘎的嗓音開始懷疑:
「老師,我能否成為一位詩人?」

青年的眼再看不到身邊的美,
僅剩冷漠、醜惡、陷害、恐怖。
當他為了生計心力交瘁,
冷靜的思維令他醒悟:
「老婆,我果然不是個詩人。」

一位母親鼓勵孩子;
一名老師敷衍學生;
妻子揪起丈夫的耳罵道:
「什麼詩人?還不去洗碗!」


他爹的廢話,我本來就不是什麼詩人,我是寫小說的!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