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幾天我難得非常想喝四神湯。

因此,昨天在走了還滿久的波折(?)距離之後,我終於到信義金山路口坐上22號回家。
捷運站旁邊有一間小攤販,很開心的,我花了四十塊買到了四神湯。

大家都知道,100-40=60。(什麼?不知道?數學給我從國小開始重學!)
老闆娘找給我一個10元、一個50元,我隨手將它們放進了外套的口袋當中。

後來,我走進-4,買了一罐10元的飲料。我掏出口袋裡的10元,回到家中。
在脫外套的時候,我聽到了清脆的聲響,但是我找不到任何東西。

晚上十點半,我姊回家了。
忘了是為什麼原因檢查了外套,但是…

我記得我本來有一個50元。
…但是我找不到(囧)

所以,剛剛掉下去那個清脆的聲響,是我的50元。
我馬上開始找錢,一邊還一直唸說:『奇怪了五十元明明應該在這個房間的為什麼會連床底下都找不到這到底是為什麼咧?』
我還盧我姊陪我一起找,可是找了很久之後,還是找不到我的50元。

我姊看我趴在地上,就說:「不過是50元而已嘛,就算了咩。」
『嗚嗚嗚50元很大耶可以買我的一餐有時甚至是兩餐耶!!』

後來,我姊也不小心掉了50元下去。她馬上也蹲下去撿錢。
…在應該有50元的地方,卻沒有任何圓圓的東西。

『…我的50塊咧?!』這句話來自我姊。
我:『哈哈哈妳終於了解我剛剛的心情了厚!』
『雖然是這麼說沒錯…奇怪了我的五十塊咧~?』

結果最後,她沒有找到她的五十塊,我的五十塊也不見了。

…也許我家有一個洞專門吃掉下去的50塊。(是妳的腦袋破洞了吧!)

如果之後我搬家的話,下一個房客可能就能一次賺到100塊了。(想到突然好不甘心XD)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翾翎〉

  「媽的,王八蛋」這是蒼夜醒來的第一句話。

  想到剛才被人從後頭射了一箭差點喪命,讓他簡直氣炸了,也氣惱自己的疏忽,居然讓人有機可乘。他掙扎著想起身,感覺身軀有些沉重,好像有什麼壓在自己的身上,仔細一看,是倒在一旁的昊的一隻手。

  「哼,這小子……」蒼夜看了昊一眼,嘴角微微上揚著。

  「啊啊──好痛!」被突來的痛覺驚醒,昊整個人驚叫著跳開,過去的訓練讓他警覺地立刻摸上了他的槍,直指著眼前的人。

  「師父?」只見蒼夜一手抓著刀鞘,一臉怒意地瞪著他。

  「臭小子想謀殺親師啊?把你的噴子給我收起來,媽的半個人壓在我身上,差點沒被你壓死……」霹靂啪啦地把昊罵了一頓,然而昊卻完全不生氣也不難過,才親眼見到師父從鬼門關走一遭,現在見到他清醒了,臉上難掩笑意。

  「……臭小子,笑什麼!」說著,抓著刀鞘又要往昊的頭上揮。昊來不及閃躲,猛吃了一記。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美〉

  瞬間,絳雲的懷中只剩下那件暗紅色對襟及烙印在地上不完整的亡靈印記,將這一切收進眼底的霓月早已泣不成聲。

  「謝謝…謝…」她除了謝謝這兩個字之外,已經想不出還有什麼話可以對他們兄妹倆說。都是為了忠誠本家他們才會過著這種不如人的生活,她其實很歉疚,但因為絳雲以前提過,只忠於本家是出於他自己的信念,所有的結果與下場他會自己承擔、負責,所以他不希望從她口中聽到表示歉意的話語。

  呵…一都結束了!她對這世上也沒什麼好留戀的,霓日哥、多羅、絳雲、本家所有的護衛及侍女,我好想你們。我可以到你們的身邊去嗎?

  會發生這種情況是在潛魔山時早就預料中的事情,昊因負傷而蹲坐在一旁,看著情緒似乎失去冷靜的霓月說:「別哭,血仇都報了!讓他們安心的走。妳知道妳現在能活著是犧牲多少性命才換來的,所以妳有替他們繼續活下去的義務。」

  「我是說,本家如果真的只剩下妳一個人存活,妳就有傳承延續本家血脈的責任!懂嗎?給我堅強的活下去,把妳那輕生的念頭給我丟掉!」

  況且……不是還有我陪著妳嗎?昊默默的在心中補上這句話。

  「嗯…我知道了!」霓月知道昊的這番話是在給她活下去的目標,雖然他說的話一點都不溫柔,但是她感受到了。把淚拭乾,她向昊露出獲得救贖般的微笑,想讓他放心。但…他怎麼不太對勁?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