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就某方面來說,還真是誤打誤撞

本來只是因為電燈不小心開了整晚,想讓家裡的電器休息一下,
所以才想說下午來去全聯買個東西,還帶了個袋子在身上。

在全聯的時候,挑東西挑了滿久,出來的時候發現「咦?剛剛捷運站鐵門不是打開的嗎?怎麼突然關起來了?」又想說,「啊,去領個錢好了。」還順便去了星巴克一趟。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三 戀


『我是真的很喜歡妳,非要這麼在意是不是「情人」這個稱謂?』
「……如果不是,就不要對我說喜歡。」
否則,就連分開了都不能說我曾經和人交往過。

『妳在我心中的排名,可是「第一」呢。』
「…如果可以,我更希望會是「唯一」…」
呵,「第一」最後還不是落敗,成為她生命中的塵埃。

『我喜歡妳。』
「…你認錯人了吧?今天不是四月一日。」
果然是被耍了,但是另外那個渾蛋一定爲此狂笑不已,想到就火大。

『…對妳來說,我到底算什麼?』
「…妳是我的秋天。」涼爽,卻沒有假期。
一直一直,從以前到現在,我都在傷害妳…至少我後來獲得報應了。

『…從昨天開始,我就一直…』消音,令人害羞的語句是我們的秘密。
「…如果是妳的話,哪裡都可以唷。」
現在,套一句小說台詞: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來,看看哪一塊才是屬於我的。

『因為,妳是獨一無二的啊!』兩人的身影,重疊。
【…我不要她在我心中的影像被別人覆蓋,不要。】
所以,我拒絕對妳打開自己的心門,只是為了保有她在我心中的模樣。

一連串的錯誤發生。
不知是靈魂的缺陷,或是上帝賜予的原罪特別深重。
我總是放不下那些、輕易就放開我的手的人。

「我不曉得要如何抓緊你,但是我很在乎你。」
然後,人總是在後悔中流著眼淚入睡。

「如果我當初不是因為自己那愚蠢的心結而推開你,現在是不是會不一樣?」
誰知道,反正回不去了。

但是,只要一張寫著「愛妳」的紙條,或一句無心的佔有話語,
就算只是玩笑話,我也願意跟你走。

我瘋了嗎?
我想是的。

因為,在我不得不用最冷酷無情的刀刃剖析自己時,
才發現也許我所追尋的並不是那個最初的身影,
而是一場永不結束的愛戀。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二 煉

在夢裡,我還可以看見與你整夜不睡的瘋狂;
醒來,那十五頁曖昧至今也不過是個玩笑。

在夢裡,我還可以想起妳大方的擁抱;
醒來,絲毫不帶情分的漠視冰冷有如嚴冬。

在夢裡,我還可以感覺到他外套上的溫暖;
醒來,他人在何處我根本不知道。

在夢裡,我還可以聽見她對我所唱的「當你」和「童話」;
醒來,我卻看見自己雙手染滿帶有她真心的鮮血。

在夢裡,還可以想起那十指交扣、輕柔觸吻;
醒來,只剩下當時無法放過自己的心酸,與永遠問不出的話語。

在夢裡,我還可以聽見那個令我無奈的暱稱;
醒來,不耐煩與刻意忽略卻清楚寫在臉上。

在夢裡…。
永遠不要清醒,多好?

如果不能長久,相戀一旦成為過往,只會成為相煉。

就算說著「我們還是朋友」,但是心裡都清楚,
在午夜夢迴的時候,原本被填滿的空缺會開始侵襲自己,
直至下一個身影的到來。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一 鏈

最近很愛一首歌,SID的「謊言」。
中間的某一段歌詞,哼著唱著都會想哭。

あの日見た空 茜色の空を
ねえ 君は忘れたのでしょう
約束千切り 初夏の風に消えた
二人 戻れない

這一段詞,總是可以勾起很多回憶。
好的,壞的;關於你(妳)的,關於他(她)的。
最關鍵的,在於最後一句。

戻れない

記憶如同枷鎖般,始終禁錮著人們的心。
無數的人影重疊,發生的故事也重疊。

然後,在不斷重複著的相遇與交談中,
找尋被覆蓋在最底層的那個最初的身影。

是追尋吧?
不管經過多少碰撞、流了多少鮮血,
甚至是放棄了整個世界,
都只是為了唯一不想放手的那個溫暖。

「語言」,是記憶中最堅韌的鎖鏈。
讓人可以為了一句「喜歡」或是「愛」,
甘心萬劫不復。

「愛妳。」

在回不去的那場夢裡依然美麗,
但也是這句話將人拖入了地獄。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都快一個月沒打過網誌了。

好笑的是,我家那位倉庫主人最近才開始迷上打網誌。
當我點進去看她的網誌內容時,其實還是會忍不住讚美她的文筆。

她不是寫些散文或是其他,也沒有什麼雕琢的語句,
而且每天看到她的臉,都曉得其實她寫的東西多半只是拿來拐某人的假象,
可是她的文字,還是讓我這隻倉庫裡的笨兔子不禁思考,
我是不是真的沒有了解過她?

也許是吧。
…就如我沒有真正了解過他們一樣。
雖然,我還是不懂,他們怎麼能毫不在意別人的心情到如此的地步。
所以說,「我」和「他們」再也不可能成為「我們」了嗎?
與世隔絕,
其實也不是我刻意這麼做;
只是回到了家,
數據機好像壞了,有時亮有時不亮的,網路一直無法好好連上線,
還得從房間走到外面的電腦,再次按下數據機的按鈕,等待區域網路的建立,
然後數據機突然睡著,又斷了線。

這令人火大的東西。
「老子不上網了總可以吧!」

然後,就在我不碰電腦之後,數據機的燈一直乖乖的亮著。
「…去你的。」

現在這篇東西,是在電腦裡先打好的,
趁著來事務所的時候用一下網路而已。


什麼時候才能登入MSN呢?
天曉得。
小V跟QQ、連著那台數據機一樣,都是傲嬌。

媽的,跟圖書館借的書又要罰錢了Orz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