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長夫人(翾翎)>


很難得地,魔界在這一天下起了傾盆大雨。由天上潑灑下的雨水,漸漸掩蓋了緹雅斯大宅燃燒後的煙霧,像是一種儀式、一場洗禮,為那些在大宅中喪命的人們。

站在不遠山丘上的山洞口,眺看著這個本來是她最溫暖的家,而現在只剩斷垣殘壁的建築,霓月泫然欲泣,但在最後關頭卻忍了下來,因為她明白,現在並不是為此神傷的時候,自己還背負著要替這些家人們報仇的使命,她必須振作。

「霓月。」

另一個也帶著煩惱的人,在她身後輕聲喚著。昊現在的情緒十分矛盾,他明明隨時都可以輕易地殺死霓月,但卻始終下不了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shinw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